第八八九章 你们青春的荷尔蒙还没挥洒干净??!~



    铃木美术馆附近。

    某幢大楼的地下停车场内。

    一辆空间很大的面包车内,峰不二子坐在车后座上,耳朵里塞着耳机,看着笔记本电脑上显示的监控画面,静静等候着。

    忽然间,汽车引擎声传来,一辆轿车停在了面包车旁边,紧接着鲁邦三世从车上下来,急吼吼地拉开面包车的车后门,笑嘻嘻地向着不二子扑去:“不二子,我来啦!你是不知道,那个可恶的除灵师又设下圈套坑我,我的心灵很受伤,要不二子你亲亲抱抱才能恢复……”

    “呃……”不二子看着嘟着嘴巴的鲁邦三世凑了过来,立刻一脚踢了过去,把鲁邦踹了出去,摔了个屁墩儿,“……那你就别恢复了!”

    “哈哈哈……不要这么绝情嘛,不二子!~”鲁邦坐在地上挠着头,次元大介也下了车,看都没看某个逗比一眼,直接问不二子道:“……不二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不二子瞄了一眼笔记本电脑,开口道:“……刚才警方已经把除灵师交出来的‘回忆之卵’真品放进了展示台的钢化玻璃罩内。另外,展示厅的警力又加强了一些,不过这些应该不是问题……”

    “那个除灵师呢?”次元大介继续问道。

    “不太清楚,不过可以确定,他确实是离开了,赶回来需要一段时间?!辈欢踊胤帕艘幌录嗫厥悠?,扭头看向鲁邦道,“……鲁邦,如果真的想要偷‘回忆之卵’的话,现在是个好机会哦!没有那个除灵师在,其他人根本挡不住我们……”

    “嗯,这话倒是没错?!甭嘲钊牢恍?,然后站起身来,抬手看了下手表,“……既然如此,那我们这就开始行动吧!我们争取速战速决,要是能不惊动那个除灵师就把‘回忆之卵’偷走的话,就最好了……”

    鲁邦三世说着话,又扭头看向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道:“……大介,五右卫门,你们陪我一起行动吧?”

    鲁邦话落,次元大介立刻道:“……你让五右卫门陪你吧,我就不去了!我留在这里配合不二子,看有没有机会偷走别的美术品……”

    妈蛋!陪你一起行动?万一那个坑货除灵师真的突然出现,你拖着老子一起土下座怎么办?

    我特么丢不起那个人!

    次元大介拒绝,鲁邦又期待地看向石川五右卫门,石川五右卫门一脸冷漠地仰头望天,抽出斩铁刀:

    “……你特么敢拉着我下跪,我就砍死你!”

    ……

    晚上八点钟。

    铃木现代美术馆附近,寺井黄之助藏身的房间内。

    黑羽快斗坐在笔记本电脑前,利用之前留在美术馆监控系统中的后门,偷偷观察着美术馆内的情况:“……美术馆内的监控基本上遍布每个楼层、每个房间,这里视频里都没有舒允文的影像,现在看来,那个坑货应该是真的暂时离开了……”

    “……不过,那个坑货不在,也并不意味着安全??!鬼才知道那家伙到底布置了什么后手……”

    快斗一脸忧郁地思索着,忽然间,窗户前的寺井黄之助开口道:“快斗少爷,您、您过来看!那辆车子上下来的人……似乎是鲁邦?”

    “什么?鲁邦?”快斗愣了一下,立刻走到了窗户前,拿起望远镜向下望去,果然看到鲁邦三世从一辆轿车上走了下来,和一个怀里抱着一把刀的人一起翻过美术馆的围墙,小心翼翼地向着美术馆内潜去。

    看着这一幕,快斗眉头皱起——

    抱着刀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鲁邦三世的伙伴,石川五右卫门吧?

    可是,他们两个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他们也是为了“回忆之卵”而来?

    一想到这里,快斗两眼一亮,嘴角挂上了笑容——

    虽然搞不明白鲁邦三世为什么会来这里,但这家伙既然来了,那就让他当一个“探路先锋”吧!

    假如这真的是个陷阱,鲁邦肯定会被整的很惨,他也不必再傻兮兮地跑去送人头~

    当然,如果这不是陷阱、鲁邦那家伙成功偷到“回忆之卵”的话,那就别怪他横插一脚,把“回忆之卵”抢走了!

    从鲁邦手里抢“回忆之卵”,肯定要比从舒大坑货手里抢“回忆之卵”容易不是?

    嗯,我简直太特么机智了!

    ……

    美术馆附近。

    依旧没电的咖啡厅内,柔和的烛光下,舒允文、冢本数美吃着蛋糕、喝着咖啡,十分惬意。

    萝莉哀一手托腮,无趣地看着窗外,另外一只手偷偷地在衣服里面挠痒痒,忽然间,萝莉哀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柯南、服部他们两个又在对面跑了个来回……”

    “是吗?”冢本数美微微一笑,“……这都第三次了吧?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唔……是不是脑壳瓦特了?”舒允文默默地吐槽一句——

    话说,这俩货到底搞什么?

    一会儿跑过来、一会儿跑过去的……你们青春的荷尔蒙怎么还没挥洒干净??!~

    舒允文有点无语,忽然间手提电话响了起来。

    舒允文愣了一下,连忙拿出了手提电话,按下了接听键,开口道:“你好,我是舒允文……”

    舒允文话落,对面忽然传来几声长短不一的响声,然后电话立刻挂断,舒允文脸上也浮现出了笑容,开口道:“……数美,灰原,我们该回去了,有‘客人’去了美术馆了……”

    数美、萝莉哀都应了一声,一起站起身来,走到吧台前结账,服务生立刻躬身道:“……客人您好,因为停电的缘故,我们的服务可能不太好,还请多多见谅……另外,如果客人是因为本店停电想要离开的话,请您稍等片刻,我们借来了发电机,马上就可以恢复供电了……”

    “呃……和停电没关系,我们就是有事要走了?!笔嬖饰陌诹税谑?。

    “我明白了,期待您下次光临?!?br />
    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快步走出了咖啡厅,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车赶往美术馆。

    车子刚开走不到半分钟,咖啡厅内恢复供电。与此同时,正在另外一侧街道上挥洒青春荷尔蒙的柯南、服部也发现了这家咖啡厅,都是一脸诧异:

    “奇怪,刚才对面那家咖啡厅也有电吗?”

    “呃……应该没有吧?可能是刚刚供上电?!笨履瞎吠伦派嗤反?,摇了摇头,然后提议道,“……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顺便……喝杯汽水?”

    “嗯,听你的,喝杯汽水……”服部平次点了点头,擦了把头上的汗水,仰头望天——

    话说,舒允文那家伙到底跑什么地方去了?

    我特么都快跑的脱水了,都没找到那家伙……那货该不会根本没去喝咖啡,说瞎话逗我们玩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