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美术馆附近。

    某幢大楼朝向美术馆方向的一个房间内,寺井黄之助耳中戴着耳机,手中拿着夜视望远镜,低头看着舒允文和冢本数美、灰原哀快步离开,消失在了街道拐角,眉头紧皱,脸上表情狐疑:

    “……这个除灵师居然把真品‘回忆之卵’留在了美术馆里面,自己和女朋友一起去喝咖啡了?这是真的假的?该不会是陷阱吧?”

    寺井黄之助嘀咕着,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才拿出了一个手提电话,拨通了快斗的号码。

    几秒钟后,电话接通,寺井黄之助立刻问道:“……快斗少爷,你现在怎么样了?那两个侦探还有警方没有追上你吧?”

    “那当然,他们怎么可能会追上我?”电话里传出了快斗的声音,不过声音听上去似乎略显忧伤。

    “没有就好,那您现在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寺井黄之助又问。

    电话另外一侧,快斗一副怪盗基德的打扮,坐在某幢大楼楼顶的防护墙上,身后洁白的披风随风飘扬,一脸忧郁地抬头看着月亮,一双明媚的眼睛略显朦胧,似乎带着一个中年痴汉尾行失败后的落寞、寂寥与伤感,嘴里面低声道:“……赏月?!?br />
    “呃……”寺井黄之助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

    妈蛋!这种悲伤、看破红尘的语气是个什么鬼?

    还有,赏月又是什么情况?这像是我家快斗少爷会做的事情吗?

    哪怕你说你躲宾馆里偷看我送你的小电影我也信??!

    寺井黄之助有点懵逼,然后低声道:“……快斗少爷,我有重要的情况要告诉你!就在刚才,允文同学他……”

    寺井黄之助“巴拉巴拉”地把他通过窃听器、监控摄像听到、看到的东西说了一遍,最后才总结道:“……也就是说,允文同学他现在把真的‘回忆之卵’留在了美术馆里面,自己离开了??於飞僖?,如果您想偷‘回忆之卵’的真品的话,现在可以过来看看……”

    “……不过,我总觉得,这事有点怪怪的,可能是个陷阱……”

    寺井黄之助话落,电话另外一头的快斗也是一头雾水——

    他也觉得寺井黄之助说的没错,这件事情整个都有股怪怪的气息,十有**是个陷阱。

    可是,舒允文这货故意布陷阱引他过去有什么意图?难道是想配合警方把他抓???

    这念头刚一冒出来,快斗立刻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

    话说,舒允文那个坑货虽然老是坑他、整他、欺负他、虐待他、凌辱他、调戏他(此处省略三万八千四百六十二个字)……两个人之间也早就已经不共戴天(大雾~),但是,那个家伙应该还不至于想让警察抓住他??!

    说句不好听的,假如他真的有可能被警察抓住,舒允文那家伙十有**还会故意制造机会,让他顺利逃脱……

    这一点,快斗可以肯定!

    不过,既然舒允文不是想抓他,那个家伙故意引他过去做什么?

    难道说,那家伙今晚还打算再整他一次?那货应该没有这么恶趣味吧?

    快斗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立刻催眠自己——

    不!不会的!大家都是高中生了,怎么可能会这么无聊?!

    嗯……说不定这根本不是什么陷阱,他的感觉都是错觉……都是错觉……都是错觉??!

    快斗催眠了自己,又想想“回忆之卵”,咬牙道:“……寺井先生,你等着我,我这就过去!我要再偷一次,那颗蛋,我必须得搞到手!”

    快斗话落,寺井黄之助立刻干笑着问道:“……那……如果这只是一个故意引诱您过去自投罗网的陷阱呢?您岂不是又会被允文同学他……”

    “呃……”快斗想到了自己被坑的一部部血泪史,忽然哆嗦了一下,然后仰头望着夜空,觉得世间的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寺井先生,咱别提这茬成嘛?”

    ……

    与此同时,直升机上,怪盗基德也收到了不二子传来的消息,一手捏着下巴,猴子脸上露出笑容:“……大介掉头,别回幼儿园了,我们先去铃木美术馆那边,去偷那颗真的‘回忆之卵’!那颗蛋,我必须得搞到手!”

    次元大介应了一声,然后开口道:“……鲁邦,这很有可能是那个除灵师的陷阱!那个除灵师酷爱坑各种大盗,他要是出手的话,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陷阱吗?”鲁邦三世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正色,“……假如这真是那个陷阱布置的陷阱,那我也只有出狠招了!”

    “出狠招?”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都是一愣——

    鲁邦这个家伙的意思是要大开杀戒吗?

    话说起来,他们这家直升机上确实装载着机载机枪、小型导弹、强效燃烧弹等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些武器要是全力发射的话,那个除灵师绝对不是对手……

    可是,这只是为了偷东西而已,那个除灵师也不是什么坏人,至于要做到这一步吗?

    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陷入了沉思,正想着要不要劝一下鲁邦,鲁邦又继续说道:“……没错,那颗‘回忆之卵’我必须搞到手!除灵师要是百般阻挠的话……”

    “……那我也只能跪地求他啦!”

    鲁邦这货一秒变逗比,严肃脸消失不见,笑嘻嘻地说着:“……那个除灵师虽然很讨厌,但人其实还是不错的!像是上次为了救不二子,我求他把‘海洋之魂’暂时借给我的时候,那家伙不是马上答应了嘛!~”

    “……所以说,我只要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他,他肯定也会答应我的恳求的!对了,你们两个也一起土下座陪我求他怎么样?咱们三个人跪一排,他绝对能感受到咱们的诚意的……”

    鲁邦三世逗比地说着自己的“狠招”,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两个人画风瞬间崩了,脑门儿上崩出一个“井”字,手按着自己的手枪和斩铁刀,不断地说服着自己——

    嗯,不行!我不能嫩死这个逗比,这个逗比是我们的伙伴……的伙伴……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