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说面具少了一面?”

    园子闻言,一脸惊讶:“……可是,诅咒假面不是只有200张吗?苏芳红子把面具送来的时候我也在场,她当时可是很得意的说,她好不容易才凑齐了肖布鲁所有的假面……”

    园子说着,语气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至于允文大人你想买下苏芳红子的这200张假面,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苏芳红子亲口说了,这些面具就是她的命根子,别人出多少钱她都不会卖的……”

    “呃……是吗?”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继续说道,“……那你有她的电话没有?我亲自和她谈谈……”

    “她的电话???”园子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我这里没她的电话,不过茶木警视和西野秘书他们那里应该有这次美术展所有美术品所有人的通讯录?!?br />
    舒允文闻言点了点头,目光一扫,看到了站在展示厅门口的茶木神太郎,快步走了过去,笑着问候了一句,然后直接问道:

    “茶木警视,请问你知道苏芳红子女士的电话吗?”

    “苏芳女士?那个诅咒假面的主人吗?”茶木神太郎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掏出一张通讯录,找到了苏芳红子的号码,“……苏芳女士的电话号码是……允文大人,你问这个做什么?”

    “嗯……没什么,就是有些小事要找她谈谈而已?!?br />
    舒允文和茶木神太郎客套了几句,转身走出了展示厅,找了个角落,拨通了苏芳红子的电话。

    几秒钟后,苏芳红子的电话接通,舒允文立刻自我介绍道:“喂,您好,请问是苏芳红子女士吗?我是舒允文,有件事情想要请教一下……”

    ……

    晚上七点半。

    街道上的路灯、红绿灯的供电已经恢复,交通也变得通畅起来,柯南、服部坐在摩托车上,一脸郁闷地抬头看着头顶:

    “……可恶!基德那个家伙,故意利用高层建筑躲避我们的视线,居然又被他溜掉了!”

    “……是??!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大晚上的,我们也只有两个人、一辆摩托车,跟丢了也很正?!?br />
    “可是,真是不甘心??!”

    “没错!我们明明都推理出了一切,只是晚了一点点,就被那家伙逃掉了……”

    “……”

    柯南、服部说着话,然后又齐刷刷地“唉”了一声,一脸心塞。

    两个人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服部平次又忽然问道:“对了,工藤,鲁邦三世怎么也会出现在那里?难道说,他的目标也是那颗蛋?对了,你在现场有什么发现没有?”

    “我也不知道鲁邦三世为什么会出现,至于发现……”柯南从身上掏出了一张卡片,“……我倒是在现场那里找到了一张卡片,不过一直都没来得及看……”

    “卡片?什么卡片?让我看看!~”服部平次有点惊讶,和柯南一起看起了卡片,念了出来:“……基德,让你把预告函扔到我的脸上,看老子怼你一脸——怪盗小子,沃德天……”

    柯南、服部看完了卡片上的内容,顿时一脸懵逼——

    妈蛋!什么怪盗克星?什么怪名字?你特么就是舒允文那货对不对?!

    不过,这家伙的卡片,为什么会出现在基德偷东西的现???

    柯南、服部平次对视一眼,然后一起开始脑补起来:“……舒允文那家伙下午约好一起去玩的时候,最后才从美术馆出来,所以他十有**知道中森警官要把‘回忆之卵’移到别的地方去……”

    “……他很可能早就推理出基德预告函的含义,只是在装傻而已!”柯南补充,而且还找到了证据,“……他下午还偷偷跟我吐槽说,毛利叔叔推理的答案肯定是错的,他如果不是已经知道正确含义,怎么会那么肯定?”

    “……再然后,那个家伙应该是给他的手下下令,一路跟踪中森警官他们到了那个仓库,并且偷偷布置下了什么可笑的机关,用卡片打基德……”服部咬牙切齿。

    “话说起来,那个家伙对付基德很有一套!他既然知道基德会找到中森警官那里,那中森警官他们带走的那颗蛋也很有可能是假的!他是‘回忆之卵’的主人,有的是机会掉包那颗蛋!”柯南恨恨地咬着乳牙。

    “没错,就是这样!”

    “……”

    两位东西部的高中生名侦探你一言、我一语,推理出了“真相”,然后两个人都抑郁了——

    好心塞啊,真是太心塞了!

    舒允文你个坑货明明早就解开了基德的预告函,还知道中森银三他们藏身的地方,却跟我们俩装傻,看我们俩的笑话……

    妈蛋!没你这么调戏人的啊魂淡~!~

    两位名侦探对视一眼,都是满脸悲愤:“……走!咱们一起去美术馆,找那坑货问一问,他为什么要瞒着我们!”

    “对!咱们找他问个明白!”

    真是想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之徒!

    我们当你是朋友,你却这么坑我们,咱们以后还怎么愉快地玩耍?!

    ……

    铃木现代美术馆,展示厅外。

    舒允文看着手里的电话,正在无语中——

    话说,这个苏芳红子是肿么回事儿?

    他是真心想买她这200张诅咒假面,价钱都出到市场价的三倍了,她怎么就是不愿意卖呢?而且,他不断加高价码,似乎还引起了苏芳红子的警惕,苏芳红子直接说了,明天早上就会要求停止展览,收回这200张面具,这可真是……

    舒允文摇了摇头,收起了手提电话,然后一手捏着下巴,皱眉思索着——

    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200张肖布鲁的假面就是一件组合巫器,所以面具他要定了,而且要尽快入手!

    至于苏芳红子她不愿意卖?大不了先用点儿非常规手段把面具搞到手,事后再给她一些补偿就是了!

    说句不好听的,苏芳红子留着这一套满是阴气的面具,指不定哪天就会真的被“诅咒”,死翘翘了!

    这东西留在普通人手里,根本没好处!

    不过,他要用什么办法把肖布鲁的假面搞到手呢?偷吗?

    他这才和苏芳红子高价买面具,回头面具就被偷,肯定会成为怀疑对象??!

    舒允文虽然不在乎警方的调查,但是被这事缠身,也麻烦??!要是能有个人帮他背黑锅就好了……

    嗯?等等!背黑锅?

    舒允文脑中浮现出某两位知名国际大盗,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