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四章 鲁邦先生,我女儿好像特别喜欢你!~



    房间内,随着柯南话音落下,快斗、鲁邦三世一起看向门口,发现柯南后都是一愣,然后鲁邦三世最先反应过来,嘴角咧出一丝笑容:

    “……哎呀呀!是讨厌的侦探小鬼,我先走了,再见!”

    鲁邦三世说着话,拔腿跳到窗外,凭借敏捷的身手爬向楼顶,一边爬还一边祈祷着“坑货别坑我”之类的话。

    鲁邦三世一走,快斗又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回忆之卵”,忽然反应过来——

    话说,舒允文那个坑货既然想到了他会来这里偷“回忆之卵”、而且还布置好了圈套,又怎么可能会在这里放一颗真的“回忆之卵”嘛!

    所以说,这颗回忆之卵肯定是假的!

    他就说嘛,堂堂“世纪末的魔术师”喜一先生制作的宝物怎么可能一摔就碎。

    还有,鲁邦三世这个家伙走的未免太果决了一点儿……

    快斗想着这些,心念电转,忽然从腰间掏出魔术手枪,朝着房间正中间开了一枪。

    一瞬间,房间内光线刺眼,快斗则飞身一跃,跳出了窗外,滑翔翼展开,飞向远方。

    柯南捂着眼睛,大骂了一声“可恶”,连忙从门口冲向窗户口,然后看到了摔在地上的假“回忆之卵”,顿时愣住了——

    我勒个去!“回忆之卵”居然摔碎了?这玩意儿可是价值八亿??!

    这是谁摔的?

    等等!这个位置,似乎就是怪盗基德刚才站着的位置……

    还有,这一地的卡片是什么鬼?

    柯南正懵逼中,楼下忽然传来了服部平次的声音:“……柯南!你没事吧?我刚才看到怪盗基德、鲁邦三世逃了出来,鲁邦三世那家伙都上了直升机了……”

    服部平次话落,柯南来不及多想,连忙走到窗户前,大声道:“服部我没事!你等我下去,我们先追基德,允文同学的蛋被他摔了,碎了一地!”

    “你说什么?!”服部一脸惊愕,等柯南从楼上下来后,立刻骑摩托带着柯南,追着滑翔翼离开。

    与此同时,夜空中的直升机内,鲁邦三世看着摩托车开远,终于松了口气,笑嘻嘻地说道:

    “……那个侦探小鬼去追基德了吗?基德小家伙真是倒霉啊……不过这样也好,基德那个倒霉的小家伙替我挡了灾,这说明我的运气还不错嘛……”

    鲁邦三世有些得意,石川五右卫门眼皮子忽然跳了两下,一脸凝重地抬起头来,看向鲁邦:

    “……鲁邦,我觉得你的脸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呃……什么东西?”鲁邦三世来回扭头,还伸手摸了摸两边脸蛋,一脸诧异,“……没东西??!”

    鲁邦三世话音刚刚落下,忽然之间,只见他身前的空气似乎产生些许波纹,然后一个半透明的小鬼和一个女人突兀地出现在了的眼前,那个小鬼的嘴巴还一张一合地在他脸上啃咬着,看动作似乎很……开心?

    鲁邦三世愣了一下,然后“啊”地叫了一声:“……这是……呃……是、是你们?”

    鲁邦三世终于认出了云一惠理子和绫彩子,云一惠理子也慌忙把绫彩子抱回了怀里,伸手比划着说道:“……鲁邦先生,好久不见,我的女儿好像特别喜欢你……”

    “呃……”鲁邦三世看看在云一惠理子怀里盯着他吧唧嘴的绫彩子,嘴角抽搐了两下,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什么特别喜欢我?是特别喜欢吃我吧?

    上次见面的时候,你家熊孩子就抱着我啃个不停啊魂淡!~

    鲁邦三世吐槽不已,云一惠理子则又微笑着比划道:“……现在真是打扰了,不过我们马上就要离开,去找允文大人复命了……对了,上次见面没有自我介绍,我叫云一惠理子,这是我的女儿绫彩子,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云一惠理子说完,抱着绫彩子飞出直升机,留下了一脸崩溃的鲁邦——

    话说,大姐,你跟我自我介绍个毛线,我跟你不熟??!

    还“以后请多多关照”……

    你家闺女看见我就想吃了我,你还让我“关照”?我求你关照我才对好伐!~

    ……

    铃木现代美术馆。

    展示厅内,舒允文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跟前这堆肖布鲁的假面,神情变幻着——

    错不了的!绝对错不了的!

    这套肖布鲁的假面,绝对是一套组合巫器!

    所谓的组合巫器,就是指单件毫无效果,唯有凑到一定数目、或者全部凑齐后才会出现巫器异象的特殊类巫器!

    难怪他之前在北海道没有察觉那张肖布鲁假面上的异常,现在想想,应该是只有一张的缘故……

    舒允文思索着,一手按在了展示台上,手中巫力运转,引动着200张假面之间牵系的阴气,然后在【阴阳眼】的效果下,只见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道道阴气组成的假面,一层又一层地重叠在一起,最后形成了一副阴森怪邪的人脸,那张人脸似乎还在诡异地笑着!

    舒允文略微感应了一下,脸上的神情也越发开心起来:

    “……这种强度,组合形成的巫器应该能达到中级巫器级别,具体能力暂时感应不出来,不过应该不弱!”

    舒允文认真感应着,然后忽然感觉到了跟前面具上的阴气流转似乎断断续续的,脸上表情忽然古怪起来:

    “……不对!现在这200张假面组合而成的巫器,似乎还不完整,缺少了真正的核心部分!缺少核心还能组合成中级巫器,那要是加上核心,该不会……”

    舒允文正琢磨着,冢本数美看着舒允文,一脸担心地问道:“允文君,这些面具有问题吗?”

    “呃……没,没什么问题?!笔嬖饰囊×艘⊥?,然后扭头看向园子道,“……对了,园子,你知道不知道,收藏这些肖布鲁假面的人是谁吗?”

    “嗯?收藏面具的人?”园子愣了一下,然后点着下巴道,“……等我想一想,我记得,是个叫苏芳红子的慈善家吧?允文大人,您问这个干什么?”

    舒允文微微一笑,开口道:“……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这里的面具似乎少了一面。另外……”

    “……我想把她所有的面具都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