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现代美术馆,美术品展示厅内。

    除掉跑去支援中森银三的警察外,美术馆内大部分警察都在这里布防,把这里守的如同铁桶一般。

    警视厅的茶木神太郎是留守美术馆的指挥官,此时此刻,他正在陪着舒允文等人参观展示厅,顺便介绍着展示厅内的情况:

    “……从两天前开始,我们警方就开始在展示厅安排布防,一共布置了二十个监控摄像头,保证能全方位、无死角地监视到展示厅的每一个地方。另外,我们也仔细搜索过了展示厅内外的每一个角落,确保没有其他的摄像头、窃听器之类的电子设备,绝对不会让那些可恶的小偷掌握我们警方的动向……”

    茶木神太郎旁边,冢本数美、小兰、园子、和叶她们都听的有些入神,小兰更是惊讶道:“……那这里的防守岂不是绝对安全、万无一失咯!~”

    “那是当然!~”茶木神太郎点了点头,又看向舒允文他们道,“……事实上,今晚天黑以后,展示厅这里是不允许任何不相关人士进出的。当然,允文大人、园子小姐你们都不在此列,想来看的话随时可以,不过必须得由我们警方作陪才行……”

    茶木神太郎说着话,舒允文则听着成实、明美的汇报,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然后无语地看向茶木神太郎,低声问道:

    “茶木警视,你刚才说,这个展示厅里面一共有二十个监控摄像头?”

    茶木神太郎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是??!允文同学,请问怎么了吗?”

    “呃……没、没什么~”舒允文摇了摇头,有点无力吐槽——

    话说,成实、明美刚才搜索了一下展示厅,明明发现了二十二个摄像头好不好?

    警方既然只装了二十个,那问题来了,剩下的两个是谁装的?

    而且,除了摄像头之外,在“回忆之卵”的展示台那里,貌似还装着两个小型窃听器……

    这些条子叔叔,居然能让人在眼皮子底下多装两个摄像头还有两个窃听器,还特么一直没发现!

    难怪他们一直都被快斗那货当猴儿耍??!

    不过,他也懒得把这件事情告诉茶木神太郎他们了。

    毕竟这些条子叔叔太弱渣了,说不说其实也没多大区别,说了反而还会影响他们参观展示厅里的艺术品!

    看数美酱和萝莉哀的样子,好像对展厅里的东西挺好奇的,他说出来不是扫兴嘛!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一群人一起在展示厅内转悠了起来。

    舒允文陪着数美、萝莉哀,园子则拽着小兰、越水七槻、和叶她们在展示厅里面指指点点,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大片面具前面。

    小兰、和叶她们看着跟前的面具,都是“啊”了一声,似乎有点害怕:“……这、这是……好多面具??!”

    越水七槻凑到了展示台前一看,笑着说道:“……这是肖布鲁的假面!肖布鲁是一位西班牙雕塑家,因为某些原因憎恨人类,所以不断地制作面具,在做完200张以后就自杀了。据说他死的时候,这些假面就散落在周围,就像是在吸食他的鲜血一样,所以也有‘诅咒假面’之称……”

    越水七槻简单介绍了一下,园子惊讶道:“越水侦探,你对这个挺清楚的嘛!”

    越水七槻笑着回答道:“我之前搜集过一些资料的。另外,肖布鲁的假面,我之前在北海道见过一次,那时候允文同学也在……还有,这个面具不是有‘诅咒假面’的传说嘛,当时武田财团的武田夫人还请允文同学鉴定了一下这张面具,结果允文同学说,这根本就是普通的面具,根本没什么诅咒……”

    “是吗?”园子、小兰、和叶听的津津有味,然后园子忽然向舒允文挥手道:“……允文大人,这个肖布鲁的假面,真的没什么诅咒嘛!”

    舒允文闻言,扭头看向园子他们的位置,点了点头:“……是??!这面具也就是看上去恐怖一点儿而已……”

    舒允文话音未落,成实忽然道:“允文大人,其实我刚才就想说了,那些肖布鲁的假面,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

    “什么?你觉得不舒服?”舒允文皱了皱眉头,直接开了【阴阳眼】向着肖布鲁的假面看去,然后愣住了——

    在舒允文入目之处,那一堆假面之间,似乎有着一股淡淡的阴气彼此连接,从一个假面的嘴巴通向另一个假面的嘴巴,就像是什么线条似的……

    舒允文愣了几秒钟,然后快步走到了那一堆假面前,又认真地看了看,嘴巴微微张开,神情又惊又喜——

    我勒个去!有没有搞错?!

    这一套肖布鲁的假面……居然是组合巫器!

    ……

    泷泽货物仓库三楼。

    快斗也被狠狠地怼了一顿后,立刻把头上鲁邦三世的面具摘了下来,一脸悲愤——

    妈蛋!刚才那是个什么玩意儿?怎么会自己飘起来?

    难道这是那家伙的什么诡异巫术?可是,小泉同学似乎说了,那个坑货不会这一类的巫术??!

    话说,他现在貌似已经被那个坑货“逮”到了。

    以他的手段,别说从那个坑货手里面取走蛋了,就连逃走都不太可能……

    要不丢一把节操、土下座求那坑货把蛋给他?

    快斗心中乱想着,扭头看向鲁邦,却发现鲁邦不知何时跑到了桌子旁边,正拿着那颗“回忆之卵”看个不停。

    快斗见状,连忙道:“……鲁邦,那是我的蛋,你别乱摸!”

    鲁邦三世闻言,扭头看向快斗,表情那叫个忧伤:“……你想要?那就给你吧!”

    鲁邦三世说着话随手一抛,“回忆之卵”立刻飞向快斗。

    快斗“啊”了一声,手忙脚乱地打算把“回忆之卵”接住,也就在这时候,仓库的房门忽然“砰”地被人打开,吓得快斗手一个哆嗦接了个空,“回忆之卵”“pia”地一下摔在了地上,上面镶着的玻璃碎了一地。

    与此同时,门口传来了柯南的声音:“……嗯?什么东西摔地上了?算了……可恶的怪盗基德!嗯?鲁邦三世你也在?”

    “……你们两个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