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现代美术馆前。

    舒允文等人正聊着天,忽然间听到美术馆内一阵骚动,然后一大票条子叔叔冲了出来,一边冲向警车一边嚷嚷着:

    “快快快!我们速度快一点!”

    “目的地是泷泽货物仓库,中森警官他们只有四个人,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可恶!怪盗基德他为什么不来美术馆这边!”

    “……”

    条子叔叔们嚷嚷着上了警车,园子立刻兴奋地嚷嚷道:“……??!基德大人出现了吗?小兰,数美学姐,我们也一起去看看怎么样?”

    “呃……这个不太好吧?”小兰摇了摇头,冢本数美也摇头道:“我也不想去……”

    “啊~你们怎么都不陪我去?”园子一脸不开森,萝莉哀则默默地转身,向着美术馆内走去。

    舒允文见状,连忙扭头问道:“灰原,你去干什么???”

    “我想去展示厅里面看看那些美术品?!甭芾虬嬉獾鼗卮?,“……下午刚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想去欣赏一下,结果一直没机会……”

    “唔……看美术品啊……”冢本数美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道,“……那我陪你一起去吧!我也想去看一下……”

    “还有我,我其实也很想看看的?!焙鸵洞樟斯?,小兰也立刻点头道:“对对对,我也想看!允文同学、园子、越水侦探,大家都一起去吧!”

    “呃……看那些美术品?”园子眼皮子跳了两下,吐槽道,“……那些有基德大人好看吗?”

    “这怎么能比嘛!”小兰拖着园子往美术馆里面走,越水七槻也点头道:“那就一起去看看吧!怪盗基德虽然现身了,但鲁邦三世还没出现。现在美术馆这里的警察离开多半,万一鲁邦三世他们出现就不妙了……”

    越水七槻说着话,扭头看向舒允文道:“……对了,允文同学,既然中森警官守着的那颗‘回忆之卵’是假的,那美术馆里面摆着的那个,一定就是真的吧?”

    “呃……这个……”舒允文挠头干笑,“……你就当是吧……”

    我勒个去!你这个“就当是”是个什么鬼?难道说……

    越水七槻嘴角抽搐着,无力地吐槽道:“……允文同学,你到底有几颗假蛋?”

    听着越水七槻的话,舒允文眼皮子一阵乱跳,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什么叫“你到底有几颗假蛋”?你这话很有歧义的好不好?

    你再这么乱说话,咱分分钟跟你友尽你信不?

    ……

    “呃……”

    泷泽货物仓库三楼,鲁邦三世看着卡片上的内容懵逼了一下下,然后一脸黑线——

    妈蛋!神特么“怪盗克星”,还起了个英文名字……舒允文你这货换个马甲我也知道是你!

    不过话说起来,这个英文名字虽然感觉好有逼格、高大上,但怎么觉得有点怪怪哒?~

    鲁邦三世吐槽了几句,又仔细看了看上面的那句留言,然后忽然明白舒允文为什么要制作那个自动发射卡片的机器了——

    合则,基德小家伙曾经把卡片扔到了除灵师的脸上,这东西是除灵师造出来对付基德的?

    再然后,他易容成了基德出现在这里,所以就被当成基德给怼了一顿……

    想明白了前因后果,鲁邦三世郁闷地想要吐血,哭的像个裸奔后的基德——

    我特么不就是想伪装成基德偷个“回忆之卵”嘛,结果现在居然帮基德背了锅,被坑货除灵师狠狠地怼了一顿……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早知道,我特么还不如不伪装呢!这一顿挨的……我真冤??!

    鲁邦悲戚声声,直升机上,次元大介拿着望远镜道:“……鲁邦那个家伙,好像又被除灵师给坑了!果然,那个除灵师最喜欢坑大盗……”

    次元大介说着话,忽然抬头看向仓库的屋顶,“啊咧”一声:“……五右卫门,那个仓库的屋顶上……好像有人?”

    “……那张脸……呃……怎么是鲁邦?!”

    ……

    泷泽货物仓库楼顶。

    快斗一副鲁邦三世的打扮站在楼顶,抬手看了下手表:“……时间刚好七点二十分,到我出场的时候了……解决守着‘回忆之卵’的银三大叔他们,然后再把蛋偷走……三十秒足够了!”

    快斗嘴角带着笑容,顺着系好的绳子,模仿着鲁邦三世的动作从天而降,直接跳进了房间里面,正准备说几句鲁邦三世的招牌话时,一看房间里的情况,顿时一脸懵逼——

    妈蛋!这是怎么回事儿?银三大叔他们怎么都已经倒在地上了?这是谁干的?

    还有,那个坐在地上、头戴圆礼帽一身白的家伙,感觉好眼熟??!

    快斗正奇怪着,坐在地上的鲁邦三世也察觉了身后有人,一张变形的脸扭头看向身后,顿时把基德吓了一跳——

    卧槽?!这人的脸怎么扭曲成这样?看这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的,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丑的一张脸?

    等等,这张脸怎么感觉也很眼熟?

    快斗盯着鲁邦三世,几秒钟后终于反应过来——妈蛋!这张脸是我的脸!这身衣服也是我的衣服!这到底是哪个混蛋伪装成了我,还把我的脸弄的这么丑?!

    也就在这时候,鲁邦三世也被快斗无耻的伪装气个够呛,和快斗异口同时的咆哮道:“你这家伙是谁?为什么要伪装成我?!”

    两个人说完后都是一愣,然后指着彼此道:“等等!你是怪盗基德(鲁邦三世)?”

    快斗、鲁邦三世同时识破了彼此的身份,也同时想明白了彼此的目的——

    妈蛋!这家伙居然伪装成咱的样子来偷东西、给咱扣黑锅……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两位国际级大盗大眼瞪小眼,几秒钟后,之前受尽侮辱的鲁邦最先反应过来,咬牙切齿道:“……你想不想知道我刚才经历了什么?”

    “嗯?”快斗一脑门儿雾水,正觉得奇怪时,鲁邦三世又大声道:“……这家伙才是基德!”

    鲁邦三世说话的时候,云一惠理子也确认了快斗的身份,立刻把自动发射卡片的机器举到了快斗的跟前,在快斗懵逼的眼神儿中镖出了一堆卡片,打的快斗抱头鼠窜!

    鲁邦三世看着快斗的样子,嘴角露出了笑容——

    看到基德这家伙也被怼了一脸,他终于平衡了,心里面也舒坦了!

    嗯……等等!

    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妈蛋!他高兴个毛线??!基德现在用的是他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