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镇内,因为突如其来的停电,整个城市陷入一片黑暗。

    街道上,没了红绿灯的指引,交通变的十分混乱,每个十字路口都堵了不少车辆,被逼停的司机们大声争吵着,就算有交通警察帮忙维持秩序也无济于事。

    柯南踩着滑板,飞快地向着通天阁的方向飞去,一双眼睛不时地抬头看向空中,忽然间发现了一个黑色的小点飞在空中。

    柯南见状一愣,连忙按动着眼睛上的放大按钮,隐约看清楚了空中的影像:

    “……那是滑翔翼!应该就是基德了!可是好奇怪,基德今天的滑翔翼怎么是黑色的?他平时不都是用白色滑翔翼吗?”

    这家伙今天居然不装逼了?

    柯南心中嘀咕着,观察了一下滑翔翼的飞行方向,扭头打量了一下周围地形,滑进了旁边一个小巷里面:“……从基德的飞行方向来判断,走这条小巷要更快一些!”

    柯南在小巷中穿梭着,追赶着空中的基德,不过半分钟后,却发现自己进了一个死胡同里面——该死!前面没路了!

    柯南正着急着,忽然间听到旁边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然后一辆摩托车停在了他后方的巷子口,一个声音传来:“柯南,快过来!”

    “呃……服部?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柯南一脸惊讶。

    “废话!我当然是一路跟来的??!你这个家伙,怎么跑死胡同里来了?”服部平次立刻回答,然后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的小黑点,丢给柯南一个头盔: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

    中森银三等人藏身的仓库内。

    中森银三两眼恨恨地看着站在窗外的“怪盗基德”,表情有些狰狞:“该死!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你们两个笨蛋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呼叫支援??!”

    “啊……是!”两个中森银三的手下愣了一下,连忙拿起了对讲机,联络铃木美术馆那边的指挥部道:

    “……茶木警视,我们、我们现在在泷泽货物仓库,这里被怪盗基德发现了,你们快点来支援……”

    警员话音刚落,对面还没来得及回应,只听“嘎吱”一声轻响,仓库三楼的窗户忽然被打开。

    紧接着,“怪盗基德”从腰间掏出了一把魔术手枪,瞄准房间内的人“biubiu”四枪,四颗麻醉子弹射出,中森银三这三位警视厅的条子叔叔立刻中招,昏倒在了地上,钱行幸一却敏捷地躲过,然后掏出手枪瞄准了鲁邦三世,嘴角露出笑容:

    “……怪盗基德,我可不像是搜查二课的警察一样心软,我会真的开枪的哦!所以,你不想受伤的话,还是束手就擒吧!”

    鲁邦三世闻言,笑嘻嘻地挠了挠头,然后忽然从身后拖出一张大网,直接把钱行幸一罩住。

    钱行幸一顿时手忙脚乱,鲁邦三世又从裤子里掏出了枪,朝着钱行幸一的脸来了一发,然后钱行幸一也晕晕乎乎地昏了过去。

    鲁邦看着钱行幸一晕倒,才从窗沿上跳了下来:“老爹,特地为你准备的大剂量哦!哈哈哈!~”

    鲁邦三世斜着眼瞄了钱行幸一一眼,慢悠悠地走向放着假“回忆之卵”的桌子,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这么简单就到手了!果然,那个除灵师只要不和他正面交锋,其实也不算什么……”

    鲁邦三世说着话,手慢慢地伸向了装着“回忆之卵”的盒子。

    房间的窗户旁,云一惠理子抱着绫彩子,看着得意中的“怪盗基德”,一脸好奇:

    “……这个人是怪盗基德吗?他的声音怎么变来变去的?而且听起来还挺熟悉的,好奇怪啊……”

    云一惠理子犹豫了一下,然后又摇了摇头:“……真是的,我想那么多干什么?这个人的脸就是基德没错,声音一直变……可能是在变声期吧。对了,允文大人他还交代了我一件事情……”

    云一惠理子想着这些,飘到了墙角,把舒允文交给她的那个设备拿了起来,又慢悠悠地飘到了鲁邦三世跟前。

    桌子前,鲁邦三世刚刚把盒子打开,还没来得及确认盒子里的“回忆之卵”,却发现一个古怪的东西飘到了他的跟前——

    那个东西乍一看像个长方形的盒子,上方有一个凸起的摄像头,下方在则开着一道口子,里面好像还塞着什么东西……

    我勒个去!这东西怎么会自己飘在半空中?难道说,这是那个坑货除灵师……

    鲁邦三世刚一察觉异常,忽然听到前方的盒子传来“咔哒”一声,然后一张又一张的卡片就像是飞镖一样,打到了他的脸上。

    鲁邦三世“啊”了一声,连忙躲闪,古怪的盒子也紧随鲁邦,卡片一张接着一张,多半怼到了鲁邦三世的脸上,怼的鲁邦不得不趴在了地上,哭丧着脸说道:“允文大人是你吗?这是个什么鬼东西,别打了好不好……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

    鲁邦三世见识过舒允文的各种手腕,自知自己不是对手,索性很没节操地直接求饶,然后偷偷地扭头看向旁边。

    与此同时,云一惠理子拿着舒允文的“复仇”工具,正准备继续怼鲁邦一脸,却忽然觉得不太对——

    话说,怪盗基德的脸怎么都变形了?看他眼睛、鼻子、嘴巴全都错位了……

    难道这个东西其实是允文大人很厉害的法宝?多么英俊一小伙儿啊,就这么被打成毁容了……

    云一惠理子不再动手,把盒子放到了地上,鲁邦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坐了起来,瞄了一眼地上的卡片,有点愤愤不平——

    话说,那个除灵师搞什么鬼?做了这么个自动发射卡片的玩意儿来对付咱国际大盗,太特么羞辱人了!

    你还不如把卡片换成刀子呢!这样我就算死了,也是有尊严的!

    嗯?这卡片上怎么好像还有字???

    鲁邦三世心里面吐槽着,然后捡起一张卡片一看:

    死基德,让你把预告函扔我脸上,看老子怼你一脸——怪盗克星,沃德天·维森陌·拉磨帅·帅德·布耀布耀德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