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钟。

    夜幕降临,街上灯火通明。

    铃木现代美术馆附近,舒允文、柯南、服部平次走在路上,柯南小鬼伸手捏着下巴,一副思索状地扭头看向舒允文,开口问道:

    “……喂,下午在自助餐厅,那个大胸美女,真的不是你派来整我的?”

    舒允文闻言,顺手在柯南的头上拍了一下:“……真是的!不是跟你说了不是嘛,你这家伙到底还要问几遍?还有,你自己也在自助餐厅里面找过了,一个隐藏式的摄像机都没有好不好!”

    “呃……”柯南听着舒允文的话,神情有点忧郁——

    下午的时候,他真的误会舒允文这家伙了吗?

    早知道那不是陷阱,他就应该和那位大姐姐多聊几句嘛!哪怕不能在大姐姐的怀里蹭上两下,多看几眼养养眼也好??!

    柯南叹了口气,服部平次两手背在脑后道:“……好了,工藤,别想你的那个大姐姐了!你有这时间,倒不如好好想想要怎样对付怪盗基德还有鲁邦三世!鲁邦三世团伙那可是国际超一流的大盗,听说每个人都不是泛泛之辈,而且还杀过人的!至于基德……”

    服部平次忽然笑抚柯南狗头:“……他虽然没杀过人,但他最近有猥亵小萝莉的前科,说不定对你这种小正太也感兴趣,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哟!~”

    尼玛!你给我死一边去!

    柯南瞪了服部一眼,然后扭头看向舒允文道:“……喂,允文同学,小兰她们大概什么时候能回美术馆?”

    “……不知道?!笔嬖饰奶挚戳丝词直?,“我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她们说在道顿堀那边正往美术馆走,估计要不了多久吧……”

    舒允文说着,又抬头看了看天空:“……我说,柯南,服部,你们俩就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比如说,这才七点出头天就全黑了……”

    “唔……”柯南、服部抬头看了看天空,“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难道不对吗?”

    “呃……”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有点无语——

    妈蛋!当然不对了!

    现在是夏天,今天是8月22号!正常情况下来说,大阪这里的日落时间应该是在七点十分左右才对!

    而且,就算是日落了,天色全黑也得半个小时才行好伐?哪里有七点出头就黑的和服部一个颜色的啊魂淡~!~

    舒允文心里面狠狠地吐槽了一波,扭头看了看柯南、服部,摇了摇头——

    算了,咱纠结这些干什么??!

    反正这俩货也就是两个鱼唇的NPC……

    ……

    晚上,七点十分。

    通天阁上空,一架直升机盘旋在附近,次元大介驾驶着直升机,鲁邦三世则坐在机舱内,人已经伪装成了怪盗基德的样子,翘着二郎腿把玩着柯南……的蝴蝶结,模仿着身旁石川五右卫门的声音,逗比地作死:“……我又斩了一些无聊的东西!可是我就是砍不断魔芋!哈哈哈,好有趣哦!~”

    石川五右卫门眼皮子一阵乱跳,默默地抽出了斩铁刀,横在了鲁邦三世的脖子上,鲁邦三世连忙伸手推开了斩铁刀,干笑着强行转移话题:

    “……哈哈哈!我就是开个玩笑嘛!这个蝴蝶结简直太有趣了……对了,不二子她现在应该已经到美术馆附近了吧,大介!”

    次元大介撇了撇嘴,开口救了鲁邦一命:“……是??!她已经在美术馆附近等着了。一旦美术馆那边防卫薄弱、有机可乘的话,她就会潜进去捞一笔……”

    次元大介说着,又继续说道:“……对了,鲁邦,怪盗基德那个小家伙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开始行动?如果要等到后半夜的话,直升机的燃油肯定不够……”

    鲁邦三世眯了眯眼,笑着说道:“抱歉抱歉!关于他出现的具体时间,我也没有从预告函上看出来。不过,我觉得应该不会到后半夜才对……”

    鲁邦三世正说着话,忽然之间,只见夜色中一架滑翔翼从远处飞来,最后停在了通天阁楼顶,变成了一个白衣装逼犯。

    次元大介见状一愣,为了避免被发现,先控制着直升机飞远了一些,惊讶道:“……那是基德?现在时间是七点十二分,他预告的时间就是现在?那个预告函到底要怎么来解释?”

    机舱内,鲁邦三世端着笔记本电脑,通过下午安装的摄像头观察着基德一举一动,然后抬手看了下手表,脸上忽而一笑:

    “……原来他预告函里的‘第十二个字’,是这个意思啊……”

    ……

    晚上七点十三分,铃木现代美术馆。

    舒允文、柯南、服部平次走到了美术馆前,迎面便看到西野真人正和一个女人、一个老人说着话。

    西野真人看到舒允文三人,连忙扭头看向舒允文,微微躬身道:“……允文大人,你们回来了?对了,园子小姐她们……”

    “……她们一会儿就到!~”舒允文随口回答,然后扭头看向站在那边的女人和老人,“……这两位是?”

    “他们是香阪夏美小姐和泽部先生?!蔽饕罢嫒肆樯艿?,“……香阪小姐是来找铃木会长的……”

    “找铃木会长?”舒允文愣了一下,“铃木会长现在不在吗?”

    “是??!因为距离基德预告的半夜三点还要很久,铃木会长就邀请毛利先生一起去喝酒了?!蔽饕罢嫒嘶卮?,然后又低声对舒允文道,“……允文大人,他们两个似乎是想找人谈‘回忆之卵’的事情,据香阪小姐说,‘回忆之卵’很可能是他们家遗失的传家宝,想请我们归还,他们愿意付出足够的价码……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您才是‘回忆之卵’的真正主人,要不要现在就告诉他们呢?”

    铃木财团把“回忆之卵”转赠给舒允文的事儿,现在知道的人并不多,在对外的宣传中,“回忆之卵”的主人,依旧是铃木财团。

    “……他们家的传家宝?想收回去?”舒允文愣了一下,扭头瞄了眼香阪夏美他们,皱了皱眉头——

    话说,这颗“回忆之卵”对他而言就是个玩物。

    假如“回忆之卵”真的是眼前这人的“传家宝”,他出手转让倒是也没什么。

    不过,眼前这人说的是真是假还不清楚,而且“回忆之卵”的价值可不低,真要让他亲自和这人谈,麻烦不说,估计要浪费不少时间……

    舒允文想着这些,看向西野真人道:“……不用了,还是暂时不要告诉他们了,我不想被打扰。另外,关于他们和‘回忆之卵’之间的关系,麻烦你们铃木财团调查一下。如果这真的是他们的传家宝,我可以以合理的价位卖给他们。如果是骗子……”

    “……那就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

    西野真人闻言,立刻点头道:“好的,允文大人,我知道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