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内,不二子微微一笑:

    “……不过,基德的计划既然已经被我们识破了,那最终的受益的,就是我们了!是吧,鲁邦!~”

    “没错!没错!”鲁邦三世笑嘻嘻地点头,“……我们知道了基德的手法,完全可以潜伏在暗处,利用基德帮我们创造好的条件,抢在基德之前偷走‘回忆之卵’……”

    “……对了!我还可以伪装成基德的样子,到时候就算被人看到了长相,别人也只以为是基德偷走了回忆之卵,不会怀疑到我的头上……”

    鲁邦三世想着自己的计划,一脸得意——

    利用基德创造的条件偷走“回忆之卵”,然后再让基德背锅,独自面对坑货除灵师的怒火……

    啧啧,我也太特么机智了!

    嗯?奇怪,我怎么要说“也”?

    鲁邦三世正得意着,不二子又继续补充道:“……另外,鲁邦你在伪装成基德偷走‘回忆之卵’时,最好可以给警察们留一点时间,让他们把消息泄漏出去。这样一来,警方自然会派出人手追捕基德,除灵师十有**也会跟去,美术馆那边的防守就会薄弱许多,我们也能再杀个回马枪,去美术馆那边偷点儿东西……”

    鲁邦三世“嗯嗯”地点头,然后站起身来道:“……那我们现在就行动吧!基德出现的地点应该是在通天阁,我们先去通天阁安装一些微型摄像头,方便观察……”

    “……对了,大介,麻烦你去搞架直升机,我们行动更方便一些?!?br />
    “好的,没问题?!贝卧蠼榈懔说阃?,鲁邦三世又忽然咳嗽了两声,挠头道:“……话说起来,我的嗓子今天不太舒服,想用变声术伪装成基德的声音似乎有点困难哎……”

    “你这家伙,居然在这种时候出状况……”峰不二子皱了皱眉头,然后又继续说道,“……对了,之前我们来日本时遇到的那个小小的名侦探,你还记得吧?他今天也来大阪了,身上很可能带着那个蝴蝶领结变声器,我去帮你借来用用吧!”

    “好吧!谢谢你了,不二子!”鲁邦三世嬉笑着道谢。

    ……

    下午三点半多,铃木美术馆。

    会长室内,众人闲聊了一会儿后,铃木史郎先把俄罗斯大使馆书记官、美术商之类的人送走,然后才拿出了“回忆之卵”,给没有看过的柯南、小兰他们介绍了起来。

    因为基德预告的时间是在晚上,众人看过“回忆之卵”后,服部平次、和叶邀请舒允文、冢本数美等人一起游大阪。

    毛利大叔对游大阪不感兴趣,一口拒绝,其他人则欣然同意。

    随后,舒允文先让服部、柯南、小兰、越水七槻他们去楼下稍等片刻,自己则和冢本数美、灰原留了下来,笑着向铃木史郎问道:

    “……铃木先生,我请您准备的东西,您应该准备好了吧?”

    铃木史郎连忙点头,吩咐秘书西野把两台约莫手臂大小的奇怪机器端了上来:“……当然。我按照您说的要求,专门委托相应厂家订制了两台便携式的设备,每台设备的重量不超过三公斤……”

    “哈哈,那就好,真是太感谢了?!笔嬖饰牡佬灰簧?,接过了那两台机器。

    “哪里,这只是小事儿而已……”

    舒允文和铃木史郎、毛利大叔又聊了几句,正准备起身离开,只见中森银三、钱行幸一带着两个手下走了过来,看了看桌子上的真品“回忆之卵”,开口道:“……铃木先生,真品‘回忆之卵’,我们就先带走了?!?br />
    铃木史郎沉吟一声,然后扭头看向舒允文道:“……允文大人,您看……”

    “……是要移到别的地方去吗?”舒允文之前在机场已经听铃木史郎说过这事儿,微微笑了笑,摆手道,“……你们随意吧!中森警官,钱姓警官,‘回忆之卵’就交给你们来?;ち?!~”

    “您放心,我们会把回忆之卵藏到一个除了我和钱行警官、我的两个手下之外,绝对没人知道的地方!”中森银三认真地点头,“基德那个家伙绝对不会想到,真正的‘回忆之卵’已经被我们藏起来了,展示厅的那个,根本就是假货!”

    “这一次,我们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

    中森银三说完,和钱行幸一他们带着“回忆之卵”转身离开,舒允文呵呵笑了两声——

    好吧,就你这个每次被快斗各种姿势玩耍的条子叔叔为什么会这么自信?

    算了,反正中森银三他们本来就是来打酱油的,随他们乐意吧!

    舒允文想着这些,又向着铃木史郎、毛利大叔道别一声,跟着中森银三他们下了楼,然后从冢本数美随身带着的包包里拿出一颗假的“回忆之卵”,又拿了一个和铃木史郎要来的奇怪设备,递给云一惠理子母女两个道:

    “……云一女士,麻烦你偷偷把那颗真的‘回忆之卵’换回来,然后跟着警方,守着那颗假‘回忆之卵’。要是遇到基德的话别客气,给我怼他!”

    “好的,允文大人?!?br />
    云一惠理子应了一声,拿着那颗假“回忆之卵”换回了真“回忆之卵”,递给了舒允文后,又重新回到了警车那边。

    舒允文接过真“回忆之卵”,又让冢本数美收进了包包里,才转身向着街道上的柯南他们走去——

    嗯,咱怎么可能把真品“回忆之卵”交到别人手里,那不是开玩笑嘛!~

    这种宝贝,还是留在咱自己手里面最安全啦!~

    至于中森银三他们带走的那颗假“回忆之卵”?基德要是真的找过去,就当是逗他玩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

    与此同时,黑羽快斗在大阪的藏身之处内,快斗看着监控中的录像,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哈哈哈!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会把摄像头装在鸽子的腿上,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现在,警方果然如我所料,带着‘回忆之卵’去了别的地方?;褂惺嬖饰哪歉隹踊跻埠团笥岩黄鹑ネ媪?,没有一直贴身守着‘回忆之卵’。没了舒允文,偷窃难度大幅度下降啊……”

    “……看着吧!这次我一定要亲手偷到‘回忆之卵’,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怪盗基德的实力!”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