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时间临近三点。

    行驶中的车上,舒允文一手抓着荻野智也、一手抓着绫彩子,看着车窗外:“……嗯?刚才过去的就是大阪府警察本部吧?”

    “呵呵……是??!”脸色惨白的西野真人擦着脑门儿上的冷汗,“……我们铃木财团新开的那家铃木美术馆就在警察本部附近,距离大概八百米,马上就到了……”

    西野真人说着话,眼神儿中带着欣喜——妈蛋!终于快到了!那两个小鬼老是想着方儿的折腾他……太特么欺负人类了!

    “马上就到了??!那就好!~”

    舒允文应了一声,没过多久,车队终于开到了铃木现代美术馆前。

    美术馆四周满是警察,提前一天赶到的园子以及跑来凑热闹的服部平次、和叶正站在门前等候着。

    看到舒允文他们下车后,园子他们立刻凑到了舒允文、柯南他们跟前,打起了招呼,服部这家伙更是径自凑到了柯南跟前,笑嘻嘻地轻抚柯南狗头:“喂,好久不见啊,工藤!你最近还好吧!”

    柯南听到服部“亲热”的问候,浑身都哆嗦了一下,然后咬牙切齿地看着服部使眼色,舒允文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那叫个无语——

    话说,服部你知道不知道,洗衣机这家伙为了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有多努力、有多困难??!

    你现在这一见面,直接喊出了他的真名,难道就不怕这家伙暴露吗?!

    身为洗衣机的朋友,你这可真是……干得漂亮??!~(姚明脸.jpg)

    舒允文正乱想着,小兰立刻按住了柯南,无奈地笑着:“……哎呀,服部你真是的,这是柯南,你怎么每次都叫他‘工藤’嘛!”

    服部平次愣了一下,然后挠头道:“……抱歉!抱歉!因为这个小鬼的眼神儿和工藤很像,所以我每次看到他,都会不知不觉就叫出来……”

    柯南斜着眼瞪着服部,一脸不爽,舒允文见状,笑眯眯地蹲到了柯南左边,然后伸出手指捅着柯南的脑袋:“……哈哈哈!服部你说的没错,这小鬼的眼神儿确实和工藤那家伙很像哎!一样那么自恋!”

    柯南闻言,扭头怒视舒允文——尼玛!你这货又冒出来干什么?

    服部平次听着舒允文的话微微一愣,然后一下子反应过来,蹲到了柯南的右边,也伸出手指,把柯南的头捅到舒允文这边:“是啊是??!一样那么嘚瑟!”

    舒允文笑眯眯地把柯南的头再捅过去:“……一样那么自大!”

    服部再捅过来:“……一样那么臭屁!”

    舒允文捅过去:“……一样那么欠抽!”

    服部平次捅过来:“……一样那么欠扁!”

    “……”

    柯南脑袋就这么倒过来、倒过去,整个人陷入了懵逼中,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啪啪”打掉了舒允文、服部平次的手,两眼满是杀气地瞪着身旁这两个坑货——

    妈蛋!你们这俩货捅起来没完了吧?我的脑壳都被你们捅疼了!

    柯南还没来得及发飙,小兰已经不满地辩解道:“允文同学,服部,你们两个真是的,新一才不像是你们说的那样!”

    小兰说着,又低头看向柯南,笑眯眯地轻抚柯南狗头,笑着说道:“……???你们看,柯南他好像生气了!柯南不要生气,允文同学和服部他们俩是在跟你开玩笑呢!对不对??!”

    小兰话落,抬头看向舒允文和服部,示意两个人帮忙哄一下柯南。

    舒允文见状,立刻轻抚柯南狗头:“……哈哈哈!抱歉啦,柯南,葛格我刚才是在跟你开玩笑哟!~”

    舒允文话音刚落,服部平次也笑眯眯地轻抚柯南狗头:“……没错!没错!柯南小迪迪不要生气啦,我们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尼玛!开个毛线的玩笑!你们这俩货就是在欺负我、调戏我!

    柯南一双死鱼眼狠狠地瞪了舒允文、服部一眼,躲到小兰身后,继续咬牙切齿——

    你们这俩货给我等着!

    咱今天有把柄落在你们手里,只能忍辱负重!

    等我工藤良辰恢复高中生身份之日,就是我报仇之时!

    柯南想着这些,猛地一抬头,然后……看到了小兰的安全裤,顿时想起了他从小兰那里领到的诸多“福利”,嘴角抽搐了两下——

    话说,他怎么忽然觉得,他好像没机会报仇了?

    ……

    下午三点,大阪,市镇的变电站。

    某处偏僻人少的地方,一辆厢型车停了下来,然后车后门拉开,一个猴子脸的大叔抬头出来,一双贼眼来回看了看,然后露出笑容:

    “……老爹他也真是的,咱们明明没有发预告函,他都能猜出咱们的目标是铃木家的美术品展,现在把美术馆那里围得跟个铁桶一样,想往美术馆的电力控制室装个炸弹都不行,害得咱们只能专门跑到市镇变电站这里来炸总站了……”

    “……没办法??!~”驾驶座上,峰不二子美丽的脸蛋凑到了窗外,笑眯眯地看着鲁邦,“……如果不把美术馆里的灯全都灭掉的话,我们偷东西的难度至少会加两倍。我们是小偷嘛,小偷当然必须得制造黑暗的环境。对不对啊,鲁邦!~”

    “啊哈!对对对!”鲁邦三世哈巴狗似的凑到了不二子跟前,“……不二子,我这就要去装炸弹了,为了此行顺利,请给我一个热情的吻吧!”

    鲁邦三世说着话,噘着嘴、闭着眼朝着不二子亲了过去。

    不二子眼皮子一跳,然后用力一开车门,把鲁邦撞倒在地上,紧接着又把副驾驶上的一个包包砸到了鲁邦三世的脸上,砸的鲁邦三世狠狠地抽搐了两下:“……少废话!快点去装炸弹!”

    “呃……是……”鲁邦三世挣扎着爬了起来,提着包包潜进了变电站内,一双眼睛观察着周围的设备,最后走到了某个控制美术馆附近的设备前,微微一笑:

    “……就是这个了!只要在这个东西上装一个??卣ǖ?,想让美术馆什么时候停电,它就得什么时候停电……”

    鲁邦三世低语着,从包包里面拿出工具,把跟前设备的外壳打开一看,顿时懵逼了——

    我勒个去!这是个什么情况?这里面的东西是……炸弹?

    这颗炸弹是谁装的?!

    鲁邦三世懵逼了几秒钟,然后脑中浮现出了一个穿白色礼服的家伙,嘴角挂上了笑容:

    “……唔……原来是你啊,小家伙……”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