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跑道旁。

    舒允文、冢本数美他们和铃木史郎、西野真人简单地聊了几句后,正准备上车离开,旁边西野真人身上忽然响起了电话铃声。

    西野真人道歉一声,走到旁边接起了电话,“嗯嗯”了两声后,凑到铃木史郎耳边低语起来。

    铃木史郎听着西野真人的耳语,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舒允文道:“……允文大人,诸位……大人,我刚才得到消息,毛利侦探和越水侦探他们乘坐的客机也即将抵达这里的机场,如果可以的话,还请诸位大人稍等片刻,我们顺便接上毛利侦探他们……”

    “……嗯,不用太久,最多十分钟就好?!?br />
    “毛利先生他们的客机也到了吗?”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好吧,那我们就等一下吧!~”

    话说,和舒允文相比,毛利大叔、越水七槻这两个一个月没委托的侦探地位明显要低许多。舒允文搭乘的是铃木财团随时自由飞降的专机,他们两个就只能拿着机票坐普通客机……

    铃木史郎立刻躬身道:“……抱歉,真是给诸位添麻烦了?!?br />
    “哪里,小事儿而已~”舒允文摇了摇头,旋即抬头看了看天上,“……铃木先生,今天的天气好像有点热,我们不如去车子里面等等吧?”

    “呃……也对?!绷迥臼防傻懔说阃?,“……这大夏天的太阳,确实是火辣辣的……西野秘书,绫子,接毛利先生他们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br />
    “好的?!蔽饕罢嫒?、铃木绫子应了一声,挥手招了两个手下,直接向客机即将降落的跑到走去,至于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他们则一起上了铃木财团准备的豪车。

    这辆车的后排空间很大,有两排相对的座位,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上车以后占了一排座位,铃木史郎正准备上车,舒允文忽然又开口道:“……唉?智也、绫彩子,你们两个怎么也上来了?你们又不会觉得热……”

    铃木史郎动作一僵,抬头看向那排空荡荡的座位,嘴角抽搐了两下。

    舒允文没有察觉铃木史郎的动作,继续无奈地说道:“……真是的,想坐车就给我好好坐好,别在座位上滚来滚去,都给我听话!”

    舒允文话落,又扭头看向铃木史郎,微笑着说道:“……铃木先生你请上车吧,我们对面中间那个位置还空着……”

    “呃……”铃木史郎看着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什么叫中间那个位置还空着?左边一个鬼、右边一个鬼……你觉得我坐得下去嘛!~

    铃木史郎纠结了几秒钟,才干笑着说道:“……不用了,允文大人,我站在外面就好……”

    “站在外面?你不觉得热吗?”舒允文愣了一下。

    铃木史郎呵呵一笑——热?热个毛线??!听了你刚才的话,我特么现在全身都凉飕飕的……

    嗯,早知道是这情况,咱还不如把秘书留在这儿,自己去接毛利他们呢!

    铃木史郎嘀咕了两句,没过多久,西野真人也把毛利大叔、越水七槻他们接了过来,柯南、小兰也都跟在后面。

    几个人简单地打了声招呼后,众人纷纷上车,准备离开。

    另外一辆后座双排的豪车内,柯南、小兰、毛利大叔、越水七槻面对面坐着,毛利大叔两手挽在胸前,脸色不太好看:“……听西野秘书说,铃木先生要在另外一辆车里招待舒同学……真是没想到,舒同学他在铃木先生眼里挺有地位的嘛,比我这位名侦探还要重要……”

    柯南一脸呵呵,小兰则干笑一声道:“……好啦!爸爸!你怎么还计较起这些来了?不过……我听园子说,允文同学在他的圈子里面地位确实很高的……”

    小兰正说着话,忽然间只见车门打开,铃木史郎、铃木绫子一起上了车,深深地松了口气。

    毛利大叔见状一愣,惊讶道:“……铃木先生,您不是要坐允文同学那辆车吗?”

    “哈哈哈……我坐这辆车就好……”铃木史郎干笑两声,“……允文大人他们,我交给西野秘书来招待了……”

    铃木史郎话落,毛利大叔一脸开森:“哈哈哈……是嘛!~”

    嗯,现在招待舒允文的是西野真人,招待他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却是铃木史郎……一个是秘书,一个是财团会长,果然,在铃木史郎眼里面,还是他这位名侦探的地位更高??!

    毛利大叔非常得意,舒允文他们那辆车子里面,舒允文一手抓着绫彩子,无奈道:“……绫彩子!你怎么把脐带缠到西野秘书的脖子上去了?我不是跟你说了不准这么做吗?快点把脐带给我松开……”

    舒允文对面,西野真人仰头看着车顶,身上冷汗刷刷的——

    妈蛋!神特么脐带!那个小女鬼该不会打算把我的脖子也给勒下来吧?

    我说铃木史郎那个老王八蛋怎么自己不坐这辆车,让我坐……没你这么坑秘书的啊魂淡~!~

    我特么要辞职、要跳槽,我不干了!

    ……

    大阪,铃木现代美术馆外。

    寺井黄之助一副美术馆工作人员的打扮,站在草丛里清理着卫生,瞄了美术馆四周的条子叔叔一眼,然后按着无线对讲耳麦道:

    “……快斗少爷,我刚才偷偷打听过了,铃木财团的会长刚才亲自去机场接机,‘回忆之卵’就在那架专机上,那个允文同学也在上面……”

    “呃……那个坑货要到了?”快斗立刻回答,“……那……寺井先生你一定要小心,别被那个坑货给坑了……”

    “好的,快斗少爷!”寺井黄之助应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对了,快斗少爷,我刚才听警方说,那位国际大盗鲁邦三世似乎也盯上了这次的美术品展,您一定要注意,尽量不要和他起什么冲突……”

    “嗯?你说什么?鲁邦三世那个家伙又来日本了?”藏身之所内,快斗一脸惊讶,然后想起了之前和鲁邦三世的那次交锋,一脸怀念——

    话说,那次他和鲁邦他们都被舒允文那货坑得好惨,想起来都是泪??!

    不过,鲁邦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两次伪装成他的样子偷东西……真是个臭表脸!~

    等等!伪装?

    快斗忽然两眼发亮——

    既然鲁邦也盯上了铃木家的美术品展,那咱大可伪装成鲁邦三世的样子偷东西??!

    这样一来,只要咱速度够快、在没有惊动舒允文那个坑货前偷到东西离开,舒允文肯定就把矛头指向鲁邦,不会针对咱了!

    嗯……让鲁邦帮咱背锅,我太特么机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