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时间到了8月22号,大阪铃木美术馆开馆前一天。

    下午两点钟,关东国际机场。

    伴随着巨大的声响,一架铃木家的专机从空中降落,停在了跑道上。

    机场的空乘人员慌忙把出舱梯摆好,随着飞机舱门打开,在跑道旁等候的铃木史郎、西野真人连忙走了过去,一起向着刚刚走出飞机的舒允文、冢本数美躬身行礼道:“……允文大人您好,欢迎您来观看我们铃木家的开馆美术品展,真的非常感谢……”

    “呃……哪里,铃木先生您真是客气了……”舒允文、冢本数美都被大张旗鼓的铃木史郎吓了一跳——

    话说,今天咱这谱是不是摆的有点太大了?

    铃木史郎亲自来机场迎接不说,看这跑道旁边居然还停了一连串豪车,豪车旁标配专职司机……这特么是国宾级待遇了吧?

    唉,咱明明是这么低调的一个人,为什么别人都不想让咱低调呢!~

    舒允文眯着眼睛,牵着数美的手,一起走下了梯子,萝莉哀手里面提着“回忆之卵”,和铃木绫子并排走着,跟在两人身后——

    舒允文他们这一次搭乘的飞机,其实就是铃木家运输展览艺术品的专机,而“回忆之卵”这个怪盗基德的目标,从一上飞机时就被交到了舒允文的手中。

    用铃木绫子的话来说,这架飞机上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舒允文身旁,所以就把“回忆之卵”交给舒允文来?;ち?。

    对此,舒允文只想说……绫子你就喜欢说大实话!

    话说,舒允文这次为了应对黑羽快斗的挑战,可是喊了一堆“朋友”。

    快斗要是能在他的这些“朋友”眼皮子底下掉包了“回忆之卵”,那他也认了!~

    和铃木史郎他们简单地聊了几句后,铃木史郎才张望着舒允文身旁,开口问道:“……允文大人,我听说,蜘蛛仙神明大人今天也陪您一起过来,?;ぁ匾渲选钦娴穆??”

    舒允文闻言,笑着点了点头:“……没错,美莎小姐就在我们旁边呢!”

    舒允文话落,武田美莎的声音也突兀地出现在铃木史郎他们耳边:“……铃木先生,西野先生,你们好?!?br />
    “……哪里,蜘蛛仙大人您客气了,我们还要多谢您今天前来帮忙……”铃木史郎说着话,扭头看向舒允文身旁,躬身道,“……能有您倾力相助,是我们的荣幸……”

    铃木史郎说着话,忽然之间,只见舒允文身旁突兀地出现了一个男人模样的灵魂,比划着指了指另外一侧,意指武田美莎在数美旁边,然后又隐匿起了身形。

    铃木史郎看着这一幕,嘴角抽搐了两下,舒允文连忙干笑着说道:

    “……那什么,铃木先生你问候的方向错了……这位是我的一个朋友,是一个神明,是我喊来帮忙的?!?br />
    “呃……神明?”

    铃木史郎愣了一下,有点懵逼,然后才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惊讶道:“……这位神明大人,该不会就是米花神社那位附着在虾蛄仙人掌上的神明大人吧?”

    “嗯,没错!~”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说道,“……除了山口先生,我还另外请了两个朋友来帮忙。这位是荻野智也,是个神灵熊孩子;这是云一惠理子母女两,她们可以说是不灭的子母鬼,不过惠理子她闺女绫彩子也有点熊,不管着就捣乱……”

    “……哎哟我去!智也你这个小鬼,我说你怎么又捣乱了?不是跟你说了,别乱拽绫彩子的脐带嘛!”

    “……唉!绫彩子你别拿脐带勒智也的脖子,他的头掉了损耗香火之力的……”

    舒允文说着一连串让人惊悚的话,紧接着云一惠理子、绫彩子、荻野智也都显露出了身形,众人眼中,绫彩子正拿着一根连着她和惠理子之间的脐带,用力地勒着智也的脖子,然后……

    智也的脖子又掉了!又掉了!掉了!了!

    铃木史郎他们看着这一幕,一个个有点崩溃,舒允文则无奈地运转巫力,在荻野智也、绫彩子的屁股上各打了一巴掌:“……你们俩小鬼都给我老实点儿!智也你别装可怜,快点把你的头捡起来给我一边儿玩去!山口先生,麻烦你照顾一下智也?!?br />
    舒允文教训了一下两个小家伙,然后才扭头看向铃木史郎,尬笑一声道:“……抱歉,这熊孩子特别讨人厌……那什么,美莎小姐她就在惠理子女士的旁边,你们打招呼吧……”

    “……”铃木史郎、西野真人嘴角抽搐了两下,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你觉得我们看到刚才那一幕后,还能愉快地打招呼嘛!~

    拖着脐带乱跑的母女……头掉了还让人捡起来一边儿玩去……咱的神经再怎么大条也有点Hold不住啊魂淡~!~

    铃木史郎他们沉默了几秒钟,把碎成渣的三观重新拼起来后,先和武田美莎打了声招呼,然后看向舒允文道:“……允文大人,您的这些朋友,都是来帮忙?;ぁ匾渲选穆??”

    “没错?!笔嬖饰牡懔说阃?,铃木史郎立刻继续说道:“……那真是太好了,有您的‘朋友’相助,‘回忆之卵’一定万无一失!我听警视厅的警官说,另外一位国际大盗鲁邦三世又盯上了我们铃木家的美术品展览会,担心会被他们有机可乘……”

    铃木史郎话落,舒允文楞了一下:“……你说什么?鲁邦三世盯上了美术品展?你听谁说的?”

    “这是警视厅的警官先生昨天晚上告诉我的?!绷迥臼防苫卮?,“……据说是那位专门追捕鲁邦的国际刑警钱行幸一警官直接找到了警视厅,提供的情报。因为这个缘故,警视厅的中森警官还提出要把真品‘回忆之卵’秘密藏到别的地方……”

    “呃……好吧?!笔嬖饰挠械阄抻铩?br />
    话说,这又是个什么鬼情况?

    鲁邦三世这货什么时候又来日本了?而且居然又盯上了铃木家的美术品展?你们这是偷铃木家上瘾了吧?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两句,然后又摇了摇头——

    算了!懒得管那么多了!

    鲁邦这货要是真的跑来作死,那就顺手收拾了呗!~

    嗯,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