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保险柜?”鲁邦三世一愣,“……这怎么可以?我们是来这里找基德打听消息的,怎么能偷他的东西?!”

    鲁邦三世坚定地拒绝,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见状,不由得欣慰地点了点头——

    真是没看出来,鲁邦这家伙平时虽然不着调,关键时刻还是有节操的??!

    不过回头想想,他们不也正因为鲁邦三世身上这种坚守底线的人性光辉,才会和鲁邦走到一起的吗?

    “哎呀!~有什么不好的嘛!”峰不二子抱着鲁邦一条胳膊,夹在胸前晃啊晃,神情动作那叫个妩媚,“……再说了,我们本来就是大盗,哪有遇到保险柜不打开的道理?咱们就干一票嘛!”

    鲁邦三世被峰不二子晃得魂儿都飞了,两眼盯着不二子的胸口,口水都流了出来:

    “……哈、哈哈,既然不二子你这么说了,那咱们就干一票吧……”

    峰不二子伸出手指,勾着鲁邦三世的下巴,微笑着说道:“……那鲁邦你就跟我来吧!那个保险柜的密码锁有点复杂,我打开要花太长时间了,你帮我开吧……”

    “……好啊好??!”鲁邦三世吐着舌头,就像峰不二子的小狼狗一样,屁颠屁颠地跟在不二子身后,一起走向快斗的卧室。

    两个人身后,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看着鲁邦被不二子“勾”走,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我特么才刚夸你有节操,你的节操就喂狗了?

    还有,说好的人性光辉呢?被你把“吧嗒吧嗒”往下掉的口水浇熄了嘛!

    大哥,咱没你这么打脸的,你信不信我们俩分分钟退团啊魂淡~!~

    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心里面狠狠地吐槽了一波,然后对视一眼,跟在鲁邦他们身后,也走进了快斗的卧室里面。

    卧室内,峰不二子指出了保险柜的位置,鲁邦三世立刻打开暗门,看了一样藏在墙体里的保险柜,猴子脸上咧出一丝笑容:

    “……原来是这种型号的保险柜??!内部构造都有消音处理,只能凭借微弱的手感来感应密码锁的对错,难怪不二子你要让我来开锁……”

    “……当然,这种锁对我来说,很简单啦!~”

    鲁邦三世话落,从衣服里面掏出了开锁的工具,然后脑袋凑到了保险柜前,轻轻地伸手敲了两下:“……嗯,听这声音……保险柜里面好像都装满了!”

    “装满了吗?那岂不是有很多宝物?”峰不二子继续妖娆地给鲁邦三世加兴奋剂,“……怪盗基德他平时也偷了许多宝石,该不会全都放在里面吧?”

    “哈哈哈!说不定哦!不过既然是藏起来的保险柜,里面肯定会有许多好东西!”鲁邦三世也有点小兴奋,手里拿着工具,小心翼翼地开着锁。

    约莫十几秒后,伴随着“咔嚓”一声,保险柜的锁头打开,峰不二子立刻激动地问道:“鲁邦,锁开了吗?快点打开看看!”

    鲁邦“嗯”了一声,手伸向了保险柜,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也好奇地看了过去——

    他们两个也有点想知道,保险柜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宝贝。

    鲁邦、不二子他们都是一脸兴奋,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保险柜,在一片“吱呀吱呀”的声音中,保险柜的门缓缓打开,鲁邦等人看到保险柜里的“宝藏”后,一起“啊”了一声,往后面退了几步,一脸懵逼——

    妈蛋!这特么是个什么鬼情况?

    这特么不是保险柜吗?里面怎么会塞了满满一柜子的咸鱼?咱说好的宝藏呢?

    还有,这些咸鱼为毛全特么是脑袋朝外摆,这种无数双“死不瞑目”的咸鱼眼一起盯过来,很惊悚的好不好?

    众人懵逼了一会儿,对宝物最为上心的不二子眉头皱起,一把把鲁邦推开,抓起成堆的咸鱼往外扔:“……怎么会这样?这不是保险柜吗?怎么全都是咸鱼?基德那小家伙搞什么鬼……呃……这是什么?”

    峰不二子往外扒拉咸鱼的时候,一张字条飘了出来,鲁邦三世连忙捡起来一看,一字一顿地读出了字条上的内容:

    “……咸鱼收好,回头我再收拾你——鲁邦三世……”

    鲁邦读完了字条上的内容,顿时一脑门儿黑线,把字条揉成一团,扔到了地上——

    卧槽!这特么又是个什么鬼情况?!

    咱什么时候往这保险柜里面塞过咸鱼了?

    谁特么往我背上扣锅?这锅我特么不背!

    鲁邦身旁,峰不二子、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都有点懵逼,然后次元大介捡起地上的字条一看,嘴角抽搐了两下:

    “……鲁邦,你往这个保险柜里塞过咸鱼吗?”

    “……你说呢?~”鲁邦扭头看向次元大介,一副“你蠢你走开”的表情,紧接着,鲁邦三世看着次元大介那张忧郁的脸,忽然想到了什么,“……等等!往这个保险柜里塞咸鱼的,该不会是那个除灵师吧?”

    “……十有**!”次元大介沉重地点了点头。

    峰不二子也开始忧郁了:“……我总算明白,基德那个小家伙为什么不在家了……”

    就现在的情况来推断,基德哪里是提前去大阪勘察情况,明显就是被那个除灵师找上门儿来,吓的不敢回家了好伐?

    至于这一保险柜的咸鱼,肯定就是那个除灵师故意堆在这里、恶心人的!

    话说起来,基德也真够惨的,家住日本东京……看这家伙的苦逼日子,有家都不能回,只能在外面飘荡……

    唉!苦了这孩子了……

    “现在我们至少可以确定,基德昨晚就是被那个除灵师给坑了?!贝卧蠼榉治?,“……看样子,我们想偷‘回忆之卵’,没那么简单啊……”

    “是啊……”鲁邦三世他们都是心有戚戚。

    几个人确定了专坑大盗的除灵师要?;ぁ盎匾渲选焙?,都有点丧气,然后收拾起了房间,打算离开。

    峰不二子把所有咸鱼重新塞回了保险柜里面,正想关上保险柜的门,鲁邦三世忽然喊了声“等等”,然后拿起那张舒允文留下来的字条,提笔把舒允文留下的留言画了个“×”,在字条的背面写了行字:

    咸鱼才不是我放的——鲁邦三世

    低头看了看自己暴丑的字,鲁邦三世“嗯嗯”地点了点头,然后把字条重新放回了保险柜里——

    那个该死的坑货除灵师比咱厉害,咱认了,但是你污蔑咱往别人保险柜里塞咸鱼,这不是毁人清白嘛!

    咱鲁邦三世怎么可能会做这么Low的事儿?

    所以,这锅咱绝对不能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