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区的大屏幕前,鲁邦三世等人懵逼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听鲁邦开口道:

    “……我说……这到底是个什么鬼情况?怪盗基德那个小家伙不是最重视自己的形象嘛,现在怎么会……”

    同为世界级的大盗,鲁邦三世看着电视里的内容,只觉得基德真鸡儿丢人!

    太丢他们世界级大盗的脸了,快点褪裙吧!

    峰不二子眯了眯眼,然后开口道:“……基德那个小家伙的实力貌似还不错,怎么可能会这么丢人?他该不会是惹了什么麻烦吧?还有,电视里刚才说,他好像也盯上了‘回忆之卵’……”

    “……这么说来,我们和他这次就是敌人咯?”

    峰不二子话落,次元大介忽然想到了什么,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捏着帽檐道:

    “……我说,鲁邦,不二子。如果基德他真的惹上什么‘麻烦’的话,你们说,那个‘麻烦’会不会是那个除灵师啊……”

    “呃……”鲁邦、不二子眼皮子一阵乱跳,“……应该不会吧?”

    次元大介又幽幽地说道:“……可是……你们没觉得很巧吗?那个除灵师貌似拍过基德裸奔的视频,之前是裸奔,这次是裸飞,都是裸……”

    “呃……”鲁邦、不二子听到“裸”字,顿时有点忧伤——

    话说起来,他们俩也被那个坑货除灵师拍过小电影,鲁邦当时貌似就穿了条短裤……我勒个去!那家伙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吧?

    鲁邦三世忽然觉得菊花一紧,又问道:“……可是,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次元大介继续说道:“……你忘了我们之前搜集的关于那家伙的情报了吗?他似乎以坑世界级大盗为乐,之前那次咱们不就被坑的很惨吗?”

    “呃……”鲁邦三世、峰不二子他们也想起了最初的那份情报,嘴角抽搐了两下,仰头望天——

    妈蛋!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人,居然以坑世界级大盗为乐?太特么凶残了……

    几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峰不二子忽然扭头看向鲁邦三世道:“……就算大介的推断很有可能是真的,我们这次的目标,也不能放弃,没错吧?鲁邦!”

    “嗯……那是当然?!甭嘲畹暮镒恿成下侨险?,“……那颗‘回忆之卵’,可是我和别人的一个约定啊……”

    鲁邦三世说完,两手掏着兜,继续向着机场外走去:“……好了,我们走吧!不管怎么说,在我们行动之前,先搞清楚昨晚基德裸飞的事情,是不是那个除灵师在搞鬼……嗯,那个小家伙的老巢在江古田吧?我们直接杀到他的老家,问问他这个受害者吧……”

    “唔……好吧?!贝卧蠼榈懔说阃?,跟在鲁邦三世身后,忽然问道,“……鲁邦,既然要打听这件事情,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问那个除灵师?”

    “呃……”鲁邦三世停下脚步,一脸忧伤,“……难道你想见到那个家伙吗?”

    次元大介想想之前的遭遇,立刻摇头道:“……不想!”

    “……那我们为什么要去找他?”鲁邦吐槽了一句,然后继续忧伤,宛然是一个忧郁的中年大……猴子:

    “……再说了,你刚才不是说了嘛,那家伙以坑大盗为乐,我们真的去找他,那不就送上门了嘛……”

    ……

    下午两点半多。

    一家咖啡厅内,数美酱去了厕所,舒允文坐在位置上喝着咖啡等女友,旁边则是柯南、灰原、元太等等一连串的电灯泡。

    柯南坐在舒允文的身旁,吸了一口橙汁,然后开口道:“……搞了半天,铃木财团之所以请毛利叔叔,是在照顾毛利叔叔的生意??!”

    “是??!要不然你以为呢?”舒允文轻抚柯南狗头,“……我可是听说,毛利大叔一个月没收入,你都快饿死了……”

    “呃……”柯南拍开舒允文的手,一双死鱼眼很不开森,“……你才快饿死了呢!对了,关于基德留下来的那个预告函,你搞明白什么意思了没有?”

    “预告函?没有??!~”舒允文无所谓地摇了摇头,“……那玩意儿弄不明白也没什么,反正他也偷不走!~”

    你这家伙哪儿来的自信?

    柯南又斜眼看了舒允文一眼,一看舒允文那无所谓的表情,无奈地撇了撇嘴,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数美学姐说你今天上午去寻仇了,到底是寻什么仇???报了没?”

    “你说这个??!那家伙不在家,报仇失败了……”舒允文一想老是搞事的快斗,忽然觉得心好累,扭头看了眼柯南——

    嗯……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咱身边的人怎么就这么喜欢搞事情呢?好想掐死柯南、踹死快斗,这样一定就能天下太平了!~

    舒允文和柯南巴拉巴拉地聊了一会儿,数美酱上厕所回来,舒允文立刻起身道:

    “……好了,接下来我要和数美去看电影,你们这些小鬼头自己去玩吧!”

    舒允文、数美转身离开,萝莉哀也紧接着站起身来:“……江户川,我打算去实验室,你也一起去吧!”

    “呃……实验室?”柯南愣了一下,站起身来——算算周期,他今天貌似确实到了让萝莉哀检查身体的时候……

    柯南、萝莉哀一起起身,元太、步美、光彦他们的眼睛顿时都亮了:“……柯南今天又要帮小哀做实验吗?”

    “……我们好想看解剖……”

    几个小鬼说着自己的心声,柯南嘴角抽搐了两下,一脑门儿黑线——

    去你妹的解剖!这些熊孩子,为什么老是想害朕?!没玩了吧?

    ……

    下午三点钟。

    江古田,黑羽快斗的别墅内。

    鲁邦三世、峰不二子、次元大介他们在别墅里逛了一遍,然后回到了客厅里面。

    次元大介道:“……那个小家伙似乎不在家啊……”

    “不止如此哦!”鲁邦三世微笑着说道,“……基德家外面信箱里今天的报纸还没有拿出来,室内垃圾桶里的垃圾也没清理,房间也没打扫……”

    鲁邦三世话落,峰不二子也开口道:“……我刚才看了他卧室的衣柜,换洗衣服似乎少了几件,看样子,他这几天似乎不会在家里……”

    “嗯……是提前去大阪布局了吗?”鲁邦三世思索着,旁边峰不二子忽然凑了过来,微笑着问道:

    “……鲁邦,我刚才在小家伙的卧室里发现了一个保险柜,想不想打开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