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斗家大门前。

    舒允文思索着造谣快斗穿女装援(囧)交的可行性,然后心里面摇了摇头——

    话说,把女装快斗造谣成援(囧)交少女神马的,似乎有点太不像话了,快斗他好歹也是个生物,还是给他留点面子了吧……

    再说了,要是快斗没办法接受自己援(囧)交少女这个身份,跳楼自杀的话,小泉红子岂不是要找咱拼命?

    嗯……果然还是拿硬纸片怼他一脸更好一些。

    舒允文脑中乱想着,旁边中森青子则是一头雾水,奇怪地问道:“允文同学,你在想什么???还有,我问你的事情……你到底知道不知道??!”

    听着中森青子的话,舒允文回过神儿来,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说道:

    “……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儿……快斗他之所以穿女装,其实是在一家女仆咖啡厅打工挣钱!”

    舒允文顺口帮快斗捏造了一个还算纯洁的身份——

    话说,咱不说快斗援(囧)交,让快斗当女仆其实也是可以的嘛!~

    “呃……女仆咖啡厅?打工?”青子听着这个回答,顿时一脸懵逼,“……可是……快斗他是男生啊……”

    “……所以他才要穿裙子去嘛!你也知道的,快斗这个人长相比较娘,也会变声装女人说话,再穿条裙子,和女生没什么区别的!至于他为什么要女装去女仆咖啡厅打工,我倒是听他说过,那里薪水好像高一些……”舒允文继续胡扯,想要把快斗塑造成一个独立自强、为了生活努力打工的好骚年。

    “呃……真的是那样吗?”青子依旧还在懵逼中——

    话说,舒允文说的快斗形象,和她印象中的根本不一样啊……

    她印象里的快斗,明明是一个好吃懒做、下流好色、喜欢看小电影的咸鱼高中生才对……

    青子话落,舒允文立刻点头,肯定地说道:“……当然是真的!身为快斗的好朋友,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嘛!”

    “唔……我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啦!”青子连忙摆手道歉,然后一只手点着下巴道,“……这么说来,快斗昨晚穿着裙子和红子走在一起,是打工结束一起回家咯……”

    “呃……应该是吧?”舒允文应了一声,有点尴尬——

    话说,青子怎么理解成快斗、红子是一起去女仆咖啡厅打工了捏?

    幸亏咱之前没说快斗女装是去援(囧)交了,要不然青子现在说不定要说“快斗、红子一起去援(囧)交了”神马的……

    妈蛋!这话要是被小泉红子听到,感觉会友尽??!~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没想到,快斗他穿女装居然是为了打工……”青子没有注意舒允文的神情,向着舒允文微微躬身道,“……允文同学,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先告辞了!”

    “好的?!笔嬖饰奈⑽⒁恍?,看着青子走远,成实这时候忽然说道:

    “……允文大人,刚才你和中森青子聊天的时候,我和明美闲着无聊,又在别墅里面搜索了一下,发现快斗卧室的保险柜里有他留给你的卡片哦!~”

    “卡片?”舒允文愣了一下,“上面写的什么?”

    “允文大人您还是自己看看吧?!背墒得挥谢卮?。

    “你这还学会卖关子了??!”舒允文哈哈一笑,然后推门走进了快斗家,“……那我就自己看看?!?br />
    两分钟后,舒允文站在快斗卧室的保险柜前,看看里面的一堆假珠宝,又看看自己手里的卡片,嘴角抽搐了两下——

    这货居然敢说咱“愚蠢”?找死呢吧!

    妈蛋!好后悔,咱之前怎么就心软了呢?要不现在追上青子,告诉她快斗穿女装就是为了援(囧)交?

    不行!咱这个场子必须得找回来!

    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脑中有了主意,笑眯眯地说道:“成实、明美,咱们走,去附近的超市买几条咸鱼……”

    快斗你不是怕鱼嘛!咱就送你几条咸鱼,让你尝尝香!

    十五分钟后,舒允文看着保险柜里塞得满满的咸鱼,满意地点了点头,成实忍不住在旁边吐槽道:“……允文大人,你确定这是几条咸鱼吗?这都几百条了好伐!”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舒允文摆了摆手,然后又看向成实道,“……对了,成实,麻烦你再写个字条,内容就写……”

    “……‘咸鱼收好,回头我再收拾你——鲁邦三世’!”

    ……

    下午两点半。

    东京羽田国际机场。

    机场大厅内,刚刚下飞机的鲁邦三世打着哈欠、状似随意地观察着大厅内的人群,嘟囔道:“……真是的,老爹的鼻子好像更灵了,咱们才在巴黎待了不到两天,老爹居然就追过去了,也不知道他要多久才会发现我们在日本……”

    “应该很快吧?”次元大介回答,“……毕竟他知道我们经常去光顾香阪小姐的那家蛋糕店……”

    “唔……说的也是!”鲁邦三世微微一笑,“……话说起来,每次偷东西的时候没有老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峰不二子道:“被老爹盯上很不舒服,每次都会觉得碍手碍脚的……”

    鲁邦三世他们聊着天,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大厅等候区前。

    等候区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电视节目预告,鲁邦三世等人在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后不由得停了下来,一起扭头看向大屏幕,看着还没播完的节目预告:

    “……天价珠宝为何屡遭黑手?七岁小萝莉闺房哭泣,到底是何人所为?万人瞩目下半夜空中裸飞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性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敬请关注本台稍后为您播出的特别节目《黑暗中的怪盗基德》,让我们跟随着镜头走进基德的内心世界……”

    “呃……”鲁邦三世等人看着预告片中基德“优雅”的裸飞镜头,都是一脑门儿黑线——

    我勒个去!这特么是怪盗基德?

    话说,这到底是什么鬼情况?

    他们不过是坐了趟飞机而已,基德怎么就被做成这种变态感满满的电视节目了?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