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

    随着中森青子的声音响起,小泉红子愣了一下,停下脚步,至于小泉红子身旁的女装快斗则是动作一僵,立刻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脑袋慢悠悠地向着青子的位置转了过去,顿时懵逼了——

    我勒个去!怎么会遇到青子?

    青子你大晚上的不在家里面睡觉觉,在外面乱跑什么??!

    话说,咱现在可是穿着裙子,要是被青子发现的话……

    妈蛋!咱的形象会崩坏的好不好?!

    快斗还正乱想着,中森青子已经快步向着十字路口这里走来,小泉红子则扭头看了一眼快斗,回应青子道:“……中森同学你好,真是没想到,这么晚了还能在外面遇到你……”

    “我只是出来倒垃圾啦!~”中森青子微微一笑,然后又继续问道,“……小泉同学,你是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了吗?”

    “呃……”小泉红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中森青子已经看向了躲在小泉红子身后的快斗,一看快斗两手捂着脸的动作,不由得干笑一声道:

    “……小泉同学,你的这位朋友,感觉好像很害羞啊……嗯……嗯?嗯?!”

    中森青子说着话,又仔细地看着快斗,尤其是快斗头上那些呆毛,越看越觉得熟悉,顿时一脸狐疑。

    快斗察觉了青子的语气变化,心中涌起一种很不祥的感觉——

    话说,青子怎么忽然不说话了?这感觉……她该不会是发现了吧?

    不过,咱现在捂着脸还躲在红子身后,她怎么可能发现是我?

    嗯……这一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快斗想着这些,微微抬起头来,两眼透过手指间的缝隙看向青子,只见青子也正在仔细观察着他,然后两个人的目光顿时对上了。

    两个人目光接触了还没有半秒钟,快斗心觉不妙,连忙低下了头。

    至于青子,她看着这道熟悉的目光,脑中灵光一闪,“啊”了一声嘴巴张得老大,指着快斗道:

    “……快、快、快……快斗?!你是快斗对不对?!等等,你这家伙怎么穿裙子?!”

    妈蛋!咱怎么被认出来了?

    咱明明把脸全都捂住了,青子为什么会认出咱来?

    青子你开外挂了吧?!

    快斗继续捂着脸,用变声术改变了声音,做着最后的抵抗:“……这位同学,你说什么快斗啊,我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个名……”

    快斗话还没说完,忽然感觉自己两手被人抓住,然后一把拉开,露出了他那张英俊的脸,然后青子的脸直接凑到了他的跟前:

    “……你还狡辩?你就算变成灰,我都认识你!不过,快斗你为什么要穿裙子??!哈哈哈……笑死我了……”

    青子看着女装快斗,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快斗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无语望天——

    完了!咱的光辉伟大形象就这么完蛋了!

    不过,青子你笑个毛线??!

    快斗又成了忧郁小王子,青子则一边大笑着一边在快斗身上看来看去:“……哇!没想到快斗你穿裙子这么可爱??!对了对了,你晚上穿裙子和小泉同学一起去干什么了?”

    “呃……这个……”快斗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青子则又伸手抓着快斗的胳膊,继续大笑着:

    “……不行了!不行了!你这个样子太有趣了!走啦快斗,跟我去我家……”

    快斗被青子拖着往前走,猛烈地挣扎着:“……等等,我现在去你家干什么?”

    “……你这个样子太可爱了,让我妈妈也看一下嘛……”青子继续笑着,“……对了对了,我家里面还有摄像机,我要把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以后留作纪念……”

    青子话落,快斗顿时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拍录像留纪念?留个毛的纪念??!我特么最讨厌拍录像了!

    还有,青子你什么时候也和某个坑货一样,养成这个爱好了?乱拍别人小电影很低级的有木有!

    你扪心自问一下,你做这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事情时,良心不会痛吗?!

    快斗心里面吐槽了两句,又看看“满怀热情”的青子,身上一阵发毛,连忙挣脱开了青子,然后拔腿就跑:

    “……哈哈哈……我有点事先走了……”

    “???快斗你不要跑!”青子看着快斗穿着裙子一路跑远,恼怒地叉着腰,大吼道,“……快斗我告诉你,你逃不掉的!明天我去你家找你,到时候你必须得穿裙子给我看!”

    青子吼完以后,一扭头看到了一脸冷漠的红子,愣了一下后连忙道歉道:“呃……红子同学你好,如果不介意的话,去我家坐一会儿吧……”

    “……不用了,我也要回家了?!焙熳右涣巢豢?br />
    话说,你特么还知道我在??!

    刚才你们俩打情骂俏的时候,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小泉红子快步走远,青子则奇怪地眨了眨眼:“……对了,快斗之前还没告诉我,他为什么要穿着女装、而且和红子在一起呢……”

    “……算了,等明天去快斗家再问吧!~”

    ……

    法国,下午三点钟。

    鲁邦等人的秘密据点内,峰不二子看着刚刚到手的“回忆之卵”以及铃木家美术品展的情报,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

    “……哇!已经有人愿意用八亿日元购买‘回忆之卵’了吗?这可真是价值连城啊……”

    “不二子,不可以哦!”鲁邦两腿架在桌子上,背靠着沙发,笑嘻嘻地说道,“……那颗‘回忆之卵’我已经预定了!”

    “唔……小气!~”峰不二子浑然不在意地瞄了鲁邦三世一眼,然后又继续看着情报上的内容,笑吟吟地说道,“……话说起来,铃木家的这次美术展除了‘回忆之卵’,还有不少其他的好东西??!像是张大千的画、毕加索的石版画……嗯?这个是肖布鲁的诅咒假面?居然有人把二百张假面凑齐了?”

    峰不二子说了一串宝物的名字,然后看向鲁邦三世道:“……鲁邦,反正我们都是要偷东西,要不我们索性玩把大的吧?”

    “嗯?你的意思是……”鲁邦三世愣了一下,峰不二子则微微一笑:

    “……端了这个美术品展……怎么样?”

    “呃……哈哈哈……”鲁邦三世有点懵逼地尬笑道,“……你这玩的也太大了吧?”

    次元大介按了一下帽子:“……不二子,这次我们是去日本,而且目标又是铃木家的宝物,有可能会遇到那个除灵师,不宜节外生枝……”

    “……好不好嘛,好不好嘛,鲁邦……”峰不二子装作没有听到次元大介的话,把鲁邦的头压在自己胸口,给鲁邦三世发福利,看的旁边的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嘴角抽搐个不?!?br />
    妈蛋!又来色诱?根据以往的经验,鲁邦这个智障十有**……

    “哈哈哈!那我们就端了那个美术展吧!”鲁邦一下子就被“说服”了,两眼冒着心形,脸在不二子的胸前蹭啊蹭……

    次元大介、五右卫门无语地看着天花板——

    尼玛!就知道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