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三章 快斗你个没担当还吃软饭的小白脸!~



    晚上十点钟出头,米花町四丁目。

    夜空中,小泉红子骑着魔法扫帚飞在空中,一双酒红色的眸子闪耀着摄人的光芒,在空中找寻着黑羽快斗。

    没过多久,小泉红子终于发现了目标,鼎鼎大名、粉丝无数的怪盗基德此刻异常狼狈,被九架直升机追的到处乱飞。而且,小泉红子隐约发现,就在怪盗基德的身旁,似乎还有两个魂体,其中一个魂体还让她有一种熟悉感……

    小泉红子皱了皱眉,魔法扫帚从空中落下,走到了一条偏僻无人的小巷内,一双美丽的眼睛看向空中,口中念动着巫咒。

    随着咒语声响起,空气中诡异地出现了一股股水雾,阻挡住了直升机的视线。

    浮空之中,黑羽快斗也被周围的水雾吓了一跳,正奇怪时,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缓缓地向着地面上飞去,武田美莎、智佳子见状,也连忙跟在身后,飞向地面。

    在一片“啊啊”的叫声中,快斗的两脚终于着地,紧接着便看到了跟前的小泉红子,顿时一脸懵逼:“……红、红子?是你救了我吗?真是谢谢你了……”

    在看到小泉红子的那一刻,快斗就想明白了一切,心里面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话说,果然是人间自有真情在??!这个世界除了坑货舒允文外,还有红子这种关心他、爱护他的人……

    “唔……”小泉红子瞄了一眼穿条小裤衩、狼狈不堪的快斗,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然后忽然看向快斗的身后,清冷的声音响起,“……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小泉红子话落,快斗正准备回答,忽然之间,只见武田美莎、铃木智佳子一起显露出了身形,然后武田美莎微微躬身道:“魔女大人您好,真是好久不见……”

    武田美莎话一说完,快斗顿时石化了,来回看了看:“……你们认识?”

    小泉红子“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随口解释道:“……她是我之前去鸟取县的时候认识的?;八灯鹄?,我倒是听你说过以后要定居东京的事情……你现在已经在东京定居了吗?”

    “嗯,没错?!蔽涮锩郎阃?,“多亏了允文大人帮忙,给我建造了神社……”

    小泉红子、武田美莎就像是朋友相见似的,随意地聊了几句,然后小泉红子才又忽然问道:“……你为什么要和那边那个座敷童子追踪他,可以给我解释一下吗?”

    “追怪盗基德吗?这是允文大人的命令……”武田美莎立刻回答,小泉红子的脑门儿上则崩出了一个“井”字,一脸不开森——

    舒允文……果然又是你在欺负我家快斗??!你是不是欺负快斗上瘾了??!

    小泉红子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又黑着脸问道:“……为什么?”

    “呃……”武田美莎看看小泉红子那张黑脸,又看了快斗一眼,然后结结巴巴地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我和允文大人在铃木史郎先生家里面做客,本来聊得好好的,基德先生忽然从外面把一张卡片丢到了允文大人的脸上……”

    “……再然后,允文大人就让我们跟着基德先生,吓唬一下他……”

    “呃……”小泉红子听到这里,眼皮子狠狠地跳了两下,扭头看了眼快斗,一脸无语——

    话说,快斗你居然把卡片直接丢到舒允文的脸上?作死也没你这么作死的??!这特么根本就是挑衅好不好?!

    你一个魔术师,居然老是主动挑衅一个里世界的巫师……咱就算想帮你找场子都没办法出头??!

    把她和舒允文的位置互换、换位思考一下,快斗要是敢把卡片砸她脸上,她也要收拾这货……往死里揍!

    红子身旁,快斗看着红子那关爱智障的眼神儿,脸跟个苦瓜似的:“……那是个误会,我不是故意的……”

    红子默然,然后又继续问道:“……裸飞还有装变态欺辱小女孩儿是怎么回事儿?”

    “……那也是允文大人想吓唬他来着……”全程围观一切的武田美莎代为回答,“……成实大人在基德先生的身上留下了鬼火,不会烧伤人的那种,然后基德先生大概是担心鬼火,所以就找了一户人家的阳台换衣服,他刚把衣服脱个差不多……那个小女孩儿就出现了……”

    小泉红子又“呃”了一声,继续无语地看着快斗——

    话说,快斗今晚会闹成这样,貌似都是自己作死作的,她连打电话和舒允文要个说法的理由都木有??!

    小泉红子思索着,微微眯了眯眼,然后看向武田美莎、智佳子道:“……这一切的前因后果我都知道了,基德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了,回去吧?!?br />
    “好的,魔女大人?!?br />
    武田美莎应了一声,和智佳子微微躬身,然后消失不见。

    看着武田美莎他们离开,小泉红子扭头看了眼快斗,开口道:“……走吧?!?br />
    “呃……谢谢你,红子?!笨於酚α艘簧?,然后老老实实地跟在小泉红子身后。

    小泉红子走了没几步又停了下来,扭头一看跟在自己身后、只穿条内裤、眼神儿畏缩的尾行快斗,然后心里狠狠地抖了一下,莫名的生出一种不安全感,忽然有一种朝着快斗胯下来一脚的冲动……

    小泉红子抑制住了这股冲动,然后伸手从裙子底下一掏,掏出了一件衣服,递给快斗:“……穿上吧?!?br />
    快斗先偷瞄了一眼小泉红子的裙子,然后接过衣服抖开一看:“嗯?怎么是裙子?”

    “……我身上只带着裙子……”小泉红子冷着脸,“……再说了,你又不是没穿过裙子!”

    快斗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也对哦!咱本来就是女装大佬,穿个裙子神马的,不是很正常嘛!

    快斗拿着裙子,坦然地穿了起来,小泉红子看着快斗穿裙子的动作,忽然觉得他的心上人好惨,犹豫了一下,从裙子里面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舒允文的号码,幽怨地说道:

    “……允文同学,你能不能别老是欺负快斗……”

    铃木家,舒允文听着电话里小泉红子幽怨的声音,愣了一下后满脸鄙夷——

    什么叫“欺负”?快斗这货先惹了咱不说,居然还跑去找小泉红子恶人先告状,说咱欺负他?

    妈蛋!这个没担当还吃软饭的小白脸……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