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直升机驾驶员的声音传遍四周,让附近所有的条子叔叔、围观群众都是一脸懵逼——

    卧槽?怪盗基德居然脱光了衣服,对一个六七岁大的幼女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这个衣冠楚楚、道貌岸然、迷倒万千少女的优雅绅士,居然是个变态?

    众人都被这条劲爆的消息给震住了,紧接着,一道又一道的光束照射到了步美家的阳台上。

    阳台上面,快斗被无数道强光照的眼疼,两手护着眼睛,整个人的画风都是崩坏的,大声地朝着直升机咆哮道:

    “……这是个误会!这真的都是误会!我才没有做那种事情……”

    只可惜,和空中的噪音相比,快斗的声音简直太小了,根本没人听到。

    与此同时,中森银三也“确认”了楼上发生的事情,表情狰狞道:“……这个可恶的小偷,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一个变态,算我看错他了!所有人注意,今晚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变态,把他送到监狱里面去!”

    “是!中森警官!”所有的条子叔叔应了一声,然后又对快斗发起了围堵。

    快斗瞄了一眼下方开始行动的条子叔叔,满脸委屈,差点没有直接哭出来——

    妈蛋!我今天真的只是来送个预告函而已,怎么就搞成这样了?

    我怪盗基德的光辉伟大形象啊,居然被人误会成变态……

    我特么冤??!比窦娥还冤!

    快斗想要和警方解释一下,但是看看自己穿条小内裤的形象以及坐在后面“嘤嘤”哭泣中的小萝莉,顿时无语凝噎——

    话说,就周围这情况,他就算解释估计也没人信,要是被条子叔叔抓到的话,十有**会被扔进监狱里面,捡肥皂捡到死……

    不行!咱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必须得马上离开才行!

    快斗想着这些,又看看渐渐逼近的直升机,来不及多想,拿起旁边的滑翔翼往身上一挂,从内裤里掏出一颗瞬爆烟雾弹引爆,然后飞身一跃,向着远处飞去。

    快斗的逃亡能力着实不错,很快便逃到了相对安全的距离,远远地吊着跟在身后的直升机和地面上的条子叔叔,但是一想到自己成了“变态”,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跟个祥林嫂似的,一边飞一边悲戚地嘀咕道:

    “……呜呜……这真的是个误会,我才不是什么变态……不过,现在搞成这样,谁还会相信我……”

    快斗委屈的想死,这时候旁边忽然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基德先生,您别伤心了,就算别人不相信你,我们也会相信你的……”

    快斗听到这个声音,动作不由得一僵,然后脑袋就和机械似的,一点点地扭头看向自己右边,只见一只巨大的蜘蛛鬼怪飞在他的身旁,雾气笼罩的头部露出一双眼睛,目光那叫个真诚……

    “……基德先生,刚才的事情我们从头看到了尾,知道那是个误会,我们都相信你不是变态?!蔽涮锩郎哪抗庖谰烧娉?,看向快斗另外一侧的铃木智佳子,“对不对啊,智佳子女士?”

    “呃……”快斗嘴角抽搐了两下,又缓缓地扭头看向自己左边,只见一个小女孩儿的幽灵飘在自己左边,不断地地点头,伸手比划着:“……我相信你,你不是变态……”

    快斗看着这两个相信他的“人”,眼皮子狠狠地跳了两下,仰头望天,眼角两滴泪水滑落——

    我去你妹的!有“人”相信咱,咱是挺高兴的,不过这相信咱的为毛是这两个鬼怪?

    咱之前还以为终于摆脱掉它们了,结果它们两个居然还跟着咱……

    这到底有完没完了啊魂淡~!~

    ……

    “天呐!诸位观众请不要眨眼,看看我们拍到了什么!怪盗基德他真的脱光了衣服,只穿着一跳内裤!”

    “……观众们请盯紧电视屏幕,在**的怪盗基德身后,真的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儿!”

    “……真是难以想象,在怪盗基德从我们画面消失的三十秒内,他都对那个小女孩儿做了些什么?”

    “……今天,这位在全世界粉丝无数、被誉为大盗界绅士的怪盗基德,在电视上为我们展露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铃木家的客厅内,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以及铃木家的人一起看着日卖电视台的实况直播,一个个嘴巴张得老大,那叫个目瞪口呆,只觉得被基德狠狠地刷新了一次三观——

    话说,基德这货在搞毛线??!

    听直播主持人的话,他居然脱光衣服对小女孩儿做不可描述的事情……以前咱怎么就没发现,基德这货居然是个变态萝莉控?!

    啧啧,这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舒允文嗟叹两声,园子则觉得男神崩坏,手里面捧着快斗留下来的那张卡片,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是假的吧?基德、基德大人他怎么可能会、会……对了!这一定是别人伪装成了基德的样子,故意抹黑基德大人!”

    之前鲁邦三世伪装成怪盗基德偷宝石的事儿,园子可是记得的!

    舒允文抬头瞄了一眼园子,随口说道:“……这次真的是基德,不是别人伪装的……”

    “呃……我的基德大人怎么可能是变态……”园子眼皮子乱跳,忽然之间,电视里又传来主持人的声音:

    “……怪盗基德察觉我们发现了他,现在扔了一颗烟雾弹想要逃走!让我们镜头追踪……”

    “……天??!怪盗基德他居然没穿衣服,直接就这么飞走了,被誉为优雅绅士的怪盗基德现在在向我们展示什么叫做裸飞……”

    电视上,怪盗基德穿个内裤飞行的画面越来越远,园子小手一抖,基德留下的卡片掉到了桌子上——

    裸飞?基德他真的是个变态……

    ……

    江古田。

    小泉红子的城堡内。

    客厅里面,电视画面上播放着快斗裸飞的镜头,一只趴在沙发上的紫色猫咪看着电视,酒红色的眸子中闪耀着光芒。

    忽然间,紫色猫咪从沙发上跃起,身形变幻间,变成了小泉红子的样子,一脸惊诧和狐疑:“……快斗这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还有他身上的那种绿色火焰,感觉像是……”

    小泉红子皱了皱眉,一个闪烁出现在了玄关前,冷声道:

    “……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不用管我?!?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