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点半多。

    铃木家的客厅内,铃木史郎、铃木朋子被西野真人喊到了一旁说话,园子则站在舒允文身前,欢乐的像个大猩猩似的跳来跳去,一脸的开心和惊讶:

    “……允文大人,这张卡片上的符号是基德大人的标记吧?难道是基德大人来了嘛,允文大人你帮我抓住他好不好?我好想看看他的长相啊……”

    “呃……不好!”舒允文看看毫无淑女形象的园子,嘴角抽搐了两下,冢本数美也干笑着说道:“园子,你不是已经有京极同学了吗?怎么还……”

    “唔……嘘!”园子扭头偷瞄了自家爸妈一眼,然后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又低声道,“……数美学姐,拜托你小声一点,这件事情我爸妈还不知道呢……”

    园子说着话,声音又大了起来,一脸不开森:“……还有,阿真那个家伙,他的脑袋里面只有空手道,跟个木头一样,一点都不主动,真是有够无趣的……”

    冢本数美闻言无言以对,只能又干笑了两声,铃木史郎、铃木朋子他们也和西野真人说完了话,走回到了舒允文跟前,开口道:

    “……允文大人,事情已经搞清楚了。怪盗基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跑到了旁边副楼的楼顶,往客厅这里发射了卡片,不小心惊吓到了您。另外,我已经让下属向警方报警,全力缉拿怪盗基德……”

    “嗯,我知道了?!笔嬖饰乃婵谟α艘簧?br />
    话说,让警方抓快斗那家伙?以快斗的脑子,不把警方耍得团团转才怪!

    相较警方而言,舒允文更相信成实、明美他们!要是成实、明美他们能把快斗那货抓住,他非得把快斗绑了关进笼子里,然后买一车硬纸卡片,天天往快斗的脸上砸,砸到他怀疑人生!

    舒允文正琢磨着,成实、明美一起飞进了客厅里面,然后成实开口道:“……允文大人,怪盗基德他飞得挺快,我们又不好弄伤他,所以被他逃掉了……”

    “……他逃掉了?”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摆了摆手,“……算了,跑就跑了。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回头看我收拾他!”

    哼!鱼唇的快斗啊,你还真以为自己能逃得掉?

    咱可是知道你家住址的,看咱明天去你家门口泼油漆!

    舒允文话一说完,成实又继续说道:“……我们因为距离原因,没法追了,不过智佳子女士和美莎小姐还在跟着他,我们也和美莎小姐她们说要给他一些颜色看看……”

    舒允文闻言一愣,然后点了点头:“……这样啊,那今晚先吓唬一下这家伙也好……”

    舒允文和成实脑中交流了几句,铃木绫子忽然开口,好奇地问道:“……允文大人,怪盗基德留下来的那张卡片上到底写了什么内容???”

    “呃……我还没看呢!~”舒允文刚才看到卡片上怪盗基德的标记后就一肚子火,一直没有看卡片的内容,现在听了铃木绫子的话,连忙低头一看,认真地念了出来:

    “……从黄昏的狮子到拂晓的少女(黄昏の狮子から暁の乙女へ)

    没有秒针的时钟走到第十二字

    从光亮的天空楼阁降临

    收下回忆之卵

    世纪末的魔术师,怪盗基德参上……”

    舒允文念完了卡片上的内容后,顿时一脸懵逼——

    我勒个大叉!快斗这家伙搞什么鬼?他居然要来偷回忆之卵,而且还把预告函丢到了咱的脸上?

    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舒允文正琢磨着,铃木绫子已经“啊”了一声,惊讶地说道:“……怪盗基德要偷回忆之卵?这是不是搞错了?他不是只偷宝石吗?回忆之卵上根本一颗宝石都没有啊……”

    沙发上面,罗伯特闻言一愣,指了指桌子上的回忆之卵,惊讶道:“……这上面没有宝石?那这些闪光的东西是……”

    “……那些都只是玻璃而已!”铃木朋子回答,“……根据史料记载,俄国末代沙皇在制造这颗蛋的时候,皇室的经济非常困难,所以这颗蛋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贵重的宝石……”

    “原来如此,既然回忆之卵上没有宝石,那他为什么还要偷回忆之卵?”冢本数美奇怪地问着,舒允文则皱着眉头道:

    “……嗯……难道这家伙现在堕落了?什么值钱偷什么?”

    舒允文等人正思索着,园子忽然脑洞大开道:“……允文大人,我觉得,这说不定是怪盗基德大人的挑战!”

    “基德的挑战?”舒允文等人都是一头雾水,园子则继续说道:“……没错!就是挑战!允文大人您之前不是和基德大人交手过几次嘛,基德大人貌似一次都没赢过,心里面肯定很不舒服!”

    “……这一次,基德大人大概是听说了我们铃木家要展览一些美术品,所以专门过来看看有没有值得出手的宝石,结果又遇到了您,理所应当地想起了他多次落败的事情!也就在这时候,基德大人偷听到我们铃木家已经把回忆之卵送给了您,所以就灵光一闪,打算以这颗‘回忆之卵’为目标,向您发起了挑战,想要战胜您,挽回他怪盗基德的世界级大盗名誉!”

    园子说完,舒允文等人面面相觑——

    好吧,园子的这个推理,粗一听好像挺有道理的……但仔细一琢磨,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舒允文等人正思索着,冢本数美忍不住问道:“……园子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吗?”

    “依据?”园子愣了一下下,然后立刻点头道,“……依据我当然有!就是这张卡片!基德大人他那么厉害,卡片想打什么地方,就打什么地方!如果他不是在挑战允文大人的话,为什么要把卡片直接打到允文大人的脸上呢?!”

    “……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在用卡片告诉我们,这张卡片,他是专门写给允文大人的!”

    园子话落,众人顿时都被说服了,舒允文更是捏着下巴,眯着眼道:“……原来如此!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是……”

    不过,快斗这个渣渣居然敢向咱发起挑战?这是谁给他的勇气?

    难道说,咱有段时间没收拾这货,这货皮痒痒了?

    妈蛋,敢挑战咱,看咱这次不把你整出屎来!

    舒允文心中暗暗发誓,殊不知,快斗要是在这里听到园子的分析,能给气哭出来,拖上一把四十米长的砍刀找园子拼命——

    挑战你妹??!咱们有什么仇、什么怨,你特么居然往死里坑我……

    这一切都只是意外!只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