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六章 允文大人,“回忆之卵”送给您了!~



    法国巴黎,当地时间中午十二点。

    一家蛋糕店前。

    鲁邦三世身穿红色的西装,两手掏着兜,和次元大介一起走进了店内,在吧台旁的位置坐下。

    蛋糕店内播放着优雅的西洋古典音乐,吧台里面,一位糕点制作师傅坐在休息的凳子上,忧虑重重地看着手里面的东西。

    鲁邦三世、次元大介懒散地坐在椅子上,点了两杯咖啡后又点了两份蛋糕,简单地吃了一些后,鲁邦三世笑嘻嘻地对吧台内的女性糕点师傅说道:“……最近每次来到巴黎,都想来这里尝尝香阪夏美小姐你亲手煮的咖啡以及精心制作的蛋糕,味道果然还是一流……”

    鲁邦三世话落,香阪夏美连忙站起身来,微微躬身道:“……哪里,两位真是过誉了……”

    香阪夏美话没说完,次元大介也伸手按着帽子,少有地恭维道:

    “……没错,香阪小姐的手艺确实不错,而且这里的环境也很好……”

    鲁邦三世喝了口咖啡:“大介,我们明天也过来吧!对了,再把不二子、五右卫门叫上,一起尝尝香阪小姐的手艺……”

    香阪夏美听着鲁邦的话微微一愣,然后立刻说道:“……真是抱歉,如果两位明天也想要我为你们服务的话,我恐怕无能为力。我遇到了一些事情,打算请假回日本一趟,或许要半个月以后才能回来……”

    鲁邦三世闻言愣了一下,好奇地问道:“……香阪小姐要回日本吗?您回日本做什么?”

    “这个……”香阪夏美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道,“……大概一个月以前,我的祖母过世了。我在收拾她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破纸片、笔记,还有一把钥匙……”

    “……我本来也没有在意,但是刚才我日本家里的执事泽部先生打电话给我,说是铃木财团下周在大阪的美术馆举办的美术品展上,发现了和破纸片上图案一样的美术品,名字也一样,叫做‘回忆之卵’……”

    “泽部先生说,‘回忆之卵’很有可能是我曾祖父、曾祖母留下来的传家宝,我的母亲当初似乎也寻找过它,所以我必须得回去看看……”

    “‘回忆之卵’?”鲁邦三世闻言一愣,仔细看了看香阪夏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随后又认真地看向香阪夏美手里的东西问道,“……请问,我能看一下你手里面的那两个纸片吗?”

    “当然可以?!毕阙嫦拿腊蚜礁銎浦狡莞寺嘲钊?,鲁邦三世只扫了一眼,然后轻声说道:

    “……名为‘回忆’的复活节之卵……横须贺的城堡……”

    听着鲁邦三世的话,香阪夏美呆了一下:“……您怎么会知道横须贺城堡的……”

    鲁邦三世没有回答,盯着纸片看了一会儿,然后站起身来,把纸片还给了香阪夏美,微笑着说道:

    “香阪小姐,谢谢你的招待,也谢谢你告诉我们这条消息。顺便说一句,你像你的母亲一样漂亮、美丽……”

    鲁邦三世话落,转身向蛋糕店外走去,次元大介也站起身来跟在后面,留下了一头雾水的香阪夏美。

    鲁邦三世和次元大介走出了蛋糕店,次元大介两手掏着兜,随意地问道:“……鲁邦,有了新的目标了吗?”

    “没错,我得去一趟日本,拿到‘回忆之卵’……”鲁邦三世嘴角忽而一笑,猴子脸上少有的严肃:

    “……送给一个曾经想跟我浪迹天涯的女人……”

    “唔……原来如此?!贝卧蠼榛腥淮笪?,然后斜着眼睛看向鲁邦三世,“……所以这又是你的风流债吗?”

    鲁邦三世听着次元大介的话,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然后挠头眯眼道:“……哈哈哈!也不能这么说啦!只是一个关系很不错的朋友而已……”

    顿了顿,鲁邦三世又状似怀念地轻声道:

    “……她当初说,如果我能在她二十五岁以前帮她找回‘回忆之卵’的话,就抛下一切和我走,可惜我没有做到……”

    “……现在,我得把‘回忆之卵’送过去……哪怕她已经去世……”

    妈蛋!这就是风流债好不好?!

    次元大介看了眼鲁邦,伸手按着头上的帽子,提醒道:“……可是,鲁邦,这次的美术品展是铃木家的,你难道忘了之前‘海洋之魂’的事情?那个除灵师可不是省油的灯……”

    “呃……”鲁邦三世想起了某个坑货除灵师,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不太肯定地说道,“……我觉得,我们之前会被除灵师针对,完全是因为除灵师是‘海洋之魂’的主人。这一次,我们的目标‘回忆之卵’是铃木财团的宝物,除灵师跟我们的关系也很不错,他应该不会出手才对……”

    “唔……”次元大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

    “……或许吧?!?br />
    ……

    晚上九点钟。

    铃木家的展览室内。

    舒允文等人吃过晚餐后,铃木家的佣人已经把这次将要参展的艺术品摆在了展览室内,供舒允文等人欣赏。

    舒允文在一堆艺术品前转了两圈,最后站到了摆着“回忆之卵”的展示台前。

    展台前面,冢本数美、萝莉哀正在听园子介绍着“回忆之卵”——

    这颗“蛋”的外壳通体绿色,上面还有一些奇特的图案。打开“蛋”以后,里面则是黄金打造的末代皇帝一家一起看书册的金像。除此之外,“蛋”里面还有一道机关,在用钥匙转动后,还会出现金像人偶翻书册的动作,做工堪称巧妙。

    舒允文凑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然后点头道:“……这个‘回忆之卵’,倒是挺有趣的嘛!”

    舒允文话落,铃木绫子走到舒允文身旁,微笑着说道:“……允文大人,您要是喜欢‘回忆之卵’的话,就送给您了……”

    “嗯?送给我?”舒允文闻言一愣,有点不明所以。

    铃木绫子又低声说道:“……罗伯特先生的事情,是我们自作主张了……”

    听到铃木绫子这句话,舒允文顿时明白了——

    得!这是铃木家在为罗伯特的事情赔礼呢!别看说话的人是铃木绫子,实际上做主的人,绝对是铃木史郎夫妇两个!

    不过,咱不是都表态无所谓、懒得管了嘛,怎么还硬要送东西呢?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几句,然后两眼又看向“回忆之卵”,略一思索,微笑着说道:“……好吧,‘回忆之卵’我收了,谢谢你们了……”

    这东西是铃木家拿来赔礼的,他要是不收,铃木家说不定以为他还在计较罗伯特的事儿呢,所以还是收了更好一些!~

    再说了,这颗“回忆之卵”也确实挺有趣的,带回家当个收藏,貌似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