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节之卵?”

    越水七槻凑了过来,插话道:“……就是那种俄罗斯正教徒在庆?;礁椿畹母椿罱谏辖换坏牡靶卫裎锫??”

    园子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没错!没错!不过,我们家收藏的这颗回忆之卵,可不是一般的复活节之卵,而是俄国皇帝送给皇后的礼物哦!”

    “原来如此,那确实挺珍贵的?!痹剿邩仓遄琶纪匪妓鞯?,“……我记得,俄国皇帝送给皇后的复活节之卵,一共有五十颗吧?你们家收藏的是哪一颗?”

    园子得意一笑,然后回答道:“……我们家收藏的那颗复活节之卵,不在那五十颗里面,而是新发现的第五十一颗!话说起来,我们本来也不知道那颗蛋是珍贵的复活节之卵,是大阪府这边请的艺术品专家去我家里面挑选展览品时发现的。那些专家说,在俄国的相关文献中,那颗蛋的名字叫‘回忆’,所以才起了‘回忆之卵’这么个名字……”

    “……还有,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小时候觉得这颗蛋很有趣,还经常抱着它睡!”

    “……对了!对了!为了宣传我们新建的美术馆,我们铃木家还在电视上打了美术品展的广告,广告里也有提到这颗蛋……”

    园子“巴拉巴拉”地说个不停,冢本数美则微微一笑,有些期待地说道:“……是吗?俄国沙皇送给皇后的礼物啊,真想看看呢……”

    冢本数美话落,园子愣了一下,然后开口道:“……数美学姐你很想看嘛?那不如现在去我家看看吧!那颗回忆之卵现在就在我们家的美术品储藏室里面……”

    冢本数美微微一愣,连忙摆手道:“……现在去看?不用了,这太打扰了……”

    数美话落,铃木朋子立刻道:“数美你客气了,这有什么打扰的。对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和允文大人刚好也可以在我家吃个便饭……”

    “这个……”数美有些犹豫,舒允文则随口答应了下来:“……好吧,那就麻烦你们了?!?br />
    “哪里,您真是太客气了?!?br />
    舒允文他们客套着定下了晚上的晚宴,铃木史郎又转而看向罗伯特道:“……神明大人,罗伯特主持,两位今晚如果有空的话,还请赏光到寒舍小坐一下……”

    “这个……”武田美莎、罗伯特有点犹豫,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后,最后也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吧,那我们今晚也打扰了?!?br />
    “哪里,能招待诸位,是我们铃木家的荣幸!”

    ……

    下午六点钟。

    江古田,中森家中。

    因为最近没什么怪盗瞎折腾的缘故,中森警官的小日子过得不错,早早地就下班回家,然后便看到自家宝贝白菜和某个经常在他家蹭吃蹭喝、十有**会拱了他家小白菜的猪在日常拌嘴、争吵。

    中森警官见状,狠狠地瞪了两个人一眼,然后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电视上的节目是整点新闻,主持人在播报了一些时政新闻后,播放起了铃木近代美术馆开业的事情,也介绍了一下美术馆开业以后的美术品展以及即将参展的珍贵艺术品。

    中森警官看着电视,臭着一张脸:“……这些有钱的资本家,一有钱就喜欢搞什么展览,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么做会引来许多可恶的小偷吗?不过这次还好,美术品展里没有什么珠宝,那个可恶的怪盗基德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

    中森警官正嘀咕着,忽然觉得旁边多了个脑袋,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屏幕上介绍的东西:“……那颗蛋叫‘回忆之卵’?奇怪,这个名字,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嗯?快斗你怎么可能见到过嘛!”中森青子也把脑袋凑了过去,“……电视里不是说了嘛,那颗回忆之卵是在铃木财团的美术品储藏室内发现的,在那之前,根本没人知道它到底是什么……”

    “唔……”黑羽快斗皱着眉头,然后忽然灵光一闪——

    他似乎是在父亲留下来的笔记里,看到过关于那颗蛋的记载!只不过,内容却忘掉了。

    看样子,他似乎得回去翻一下笔记??!

    快斗正思索着,中森家的晚餐也做好了。

    众人坐到了餐桌上,快斗心不在焉地吃了几口后,借口有事,匆匆告别一声,回到了家中,翻出了黑羽盗一留下来的笔记,认真寻找起来。

    约莫半个小时过后,快斗终于在一份笔记里面找到了关于“回忆之卵”的内容。

    认真地把笔记里的介绍看了一遍,快斗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认真的笑容:

    “……真是没想到,那颗‘回忆之卵’,居然是由‘世纪末的魔术师’喜一先生辅助制作的复活节之卵,而且,喜一先生的夫人,居然会是末代沙皇的女儿,这还真是魔术界的大秘密啊……”

    “……笔记上说,那颗‘回忆之卵’是独属于喜一先生家的‘回忆’,可惜不慎遗失。喜一先生的外孙女和老爸认识,希望老爸能帮忙找到‘回忆之卵’,现在老爸不在,这就是我的任务了……”

    “……看样子,是时候发一张卡片了……”

    快斗正思索着,忽然想到这次的“回忆之卵”似乎是铃木家的宝物,而且还是在铃木家的美术馆内展览,紧接着,快斗不由得回想起之前偷“海洋之魂”的悲惨遭遇,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妈蛋!这次的行动,该不会又遇到舒允文那个坑货吧?

    嗯……应该不会!

    他上次会被舒允文针对,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想偷的“海洋之魂”是归舒允文所有,而这次的“回忆之卵”是铃木家的,和舒允文那货没有一毛钱关系,所以舒允文应该不会坑他才对……

    快斗强压着自己心底的不安,自我安慰了一下,拿出了一张空白卡片——

    嗯,不想那么多了!

    不管怎么说,今晚先把卡片发出去再说!

    那颗“回忆之卵”,他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