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蛋!窜门儿?

    神特么窜门儿!这儿是神社好不好?

    西野真人听着舒允文的回答,一脑门儿的黑线,然后又想了想舒允文的身份,顿时无言以对——

    好吧,眼前这位除灵师大人,确实是这里神社神明的朋友,说是来窜门儿也没错……

    不过,这说法总觉得怪怪哒~

    舒允文没有留意西野真人的表情,紧接着又问道:“……西野秘书,铃木先生、园子他们现在就在神社里面吗?”

    “没错,他们现在就在神社的会客室内?!蔽饕罢嫒肆Φ懔说阃?,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允文大人,您请跟我来?!?br />
    “好的?!笔嬖饰挠α艘簧?,和冢本数美、灰原、越水七槻跟在后面,进入神社,向着神社大殿后方的会客室走去。

    没过多久,舒允文等人走到了会客室外,西野真人敲了敲门,然后便听到一个日语发音非常奇怪的男人声音:“请进?!?br />
    那道声音落下,西野真人立刻拉开了门,舒允文向着房间里面一扫,看到铃木史郎等人后,笑着说道:“铃木先生,铃木夫人,你们好。我听说你们也在神社里面,所以就过来看……呃……呃……”

    舒允文正说着话,在看清铃木史郎对面那个人的脸后,顿时呆住了:“……罗伯特?!你怎么在这儿?”

    妈蛋!这货不是判了二十年、现在还应该在监狱蹲着嘛,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难道他逃狱了?

    舒允文正奇怪着,罗伯特已经起身行礼道:“……原来是允文大人您来了。我、我现在是保外就医……”

    “保外就医?”舒允文听着罗伯特的话,脑门儿上挂满了黑线——

    我勒个去!神特么的保外就医??!

    看你这货人高马大、活蹦乱跳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有病的人??!

    还有,你特么之前还说过自己是什么业余拳击联赛的冠军,保外就医个毛线??!

    舒允文心里面好一通吐槽,旁边的铃木史郎立刻开口道:“……允文大人,罗伯特先生的保外就医,是我们铃木财团法务部帮忙处理的。鸟取县的那起案子,罗伯特先生明明只有杀害根岸的罪名成立,但却判了二十年,量刑简直太重了……”

    铃木史郎话落,铃木朋子也紧接着说道:“……没错!罗伯特先生是蜘蛛仙神明大人选中的神社主持,怎么能在监狱里面待上二十年?可是,罗伯特先生又坚持认罪不上诉,所以我们才帮罗伯特先生办了保外就医……”

    “呃……”舒允文听着铃木夫妇的解释有点无语,又转而看向旁边的武田美莎和罗伯特,只见两个人的神情都颇为复杂,其中明显带着幽怨和哀求。

    会客室里面一片沉寂,几秒钟后,罗伯特才干巴巴地说道:“……允文大人,您、您是不是……要不我……”

    罗伯特当初之所以会果断认罪,多半是因为武田美莎的劝说。但真要说起来,让他在监狱里面待上二十年,怎么想都太痛苦了——

    最最重要的是,他还看不到武田美莎!

    所以,铃木家在提出“保外就医”这个方案时,罗伯特才会马上同意。

    舒允文看看罗伯特,又看看武田美莎,只觉得两个人都是可怜巴巴,不由得叹了口气,挥手道:“……算了,随你们吧!”

    唉!保外就医就保外就医吧!武田美莎、罗伯特这一对儿也不容易,咱又不是什么伟光正的法律维护者,这闲事儿懒得管了。

    再说了,罗伯特杀掉的那个叫根岸的,貌似是个毒贩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舒允文表了态,会客室里的人都松了口气,武田美莎更是出声道谢道:“……允文大人,多谢您了……”

    “别谢我,我只是当看不见而已?!笔嬖饰陌诹税谑?,“……罗伯特要是自己露出什么马脚再被人抓进去的话,我可不管这事儿……对了,罗伯特你办保外就医的病是什么???”

    “精神病,很严重的抑郁症,有严重的自杀倾向,必须得找个安静舒适的地方,慢慢治疗……”罗伯特立刻回答。

    精神???还特么抑郁症?这种病也能保外就医吗?

    舒允文一脸无语,撇了撇嘴:“……好吧,那你一定要好好养病,记住药不能停啊……”

    众人简单地说了几句后,舒允文、冢本数美他们也坐在了桌子前,一起聊了起来。

    就在这闲聊中,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五点钟。

    园子坐在冢本数美的身旁,“巴拉巴拉”地和数美说着话,然后提出邀请道:“……对了,数美学姐,一周以后,我们铃木家在大阪新建的铃木近代美术馆要开幕,到时候你和允文大人也一起去看看吧!”

    “美术馆开幕?一周后吗?”冢本数美眨了眨眼,算了一下时间,“……我倒是没问题……”

    冢本数美说着话,舒允文也随口说道:“……我也没问题……不过,铃木先生,你们财团怎么又新建美术馆???我记得光是东京这儿,铃木家的美术馆就不下十家了吧?”

    铃木史郎“哈哈”一笑,然后回答道:“……这家美术馆,其实是大阪府立项筹建的,然后我们投资部门觉得值得投资,所以就出了一部分钱,要到了命名权……对了,在美术馆开幕后的一个月,馆内会举办一场近代美术品的展览会,展览物品都是各方筹借来的珍贵艺术品,绝对会让您不虚此行的……”

    “哈……这样??!”舒允文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

    舒允文话落,园子又笑嘻嘻地说道:“……允文大人,这次的展览会,我们铃木家可是拿出了不少珍贵的美术品哦!像是张大千的人物画、毕加索的石版画还有法贝鲁杰的回忆之卵之类的……”

    “嗯?回忆之卵?”冢本数美愣了一下,“……这名字好奇怪??!~”

    张大千、毕加索这两个人,冢本数美都听说过,但是法贝鲁杰什么的,她根本没印象。

    园子正准备回答,旁边的萝莉哀幽幽地回答道:

    “……所谓的回忆之卵,其实就是复活节之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