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一章 咱家数美酱的手除了打人,还会织围巾!~



    “阿……阿嚏~~阿嚏~!~”

    某家庭餐厅前,舒允文一下车子,立刻连打了两个喷嚏,不由得伸手摸了摸鼻子——

    妈蛋!奇了怪了,怎么又打喷嚏了?是不是有人在背后偷偷说咱坏话?

    舒允文皱了皱眉头,然后低头看了眼嫌疑最大的柯南,只见柯南小鬼正失魂落魄、一脸忧郁地思考着人生……

    嗯,貌似不是这小鬼??!

    看柯南的样子,他现在应该忙着怀疑人生,根本没空琢磨别的!~

    舒允文心里面正嘀咕着,冢本数美站在了他的跟前,一脸关心地问道:“……允文君,你不会是感冒了吧?”

    “呃……应该不是吧!”舒允文摇了摇头,“……我没觉得不舒服??!~”

    舒允文话落,冢本数美犹豫了一下,然后打开了自己的肩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礼品盒。

    小兰、园子看到礼品盒后微微一愣,然后对视一笑,一个拉着柯南、一个拖着毛利大叔,先走进了餐厅里面,留下舒允文、冢本数美两个人独处,舒允文则盯着数美手里的礼品盒,一脸惊讶地眨了眨眼:“……嗯?这是……送我的礼物?”

    咱家数美酱又要送咱礼物啊,好开森!

    舒允文说着话,毫不客气地拿走了数美手里的礼品盒,拆开一看:“呃……这是围巾?”

    礼品盒里面,是一条蓝色的围巾!~

    冢本数美“嗯”了一声,然后有些害羞地低头道:“……允文君,这份礼物,你喜不喜欢?”

    “喜欢??!”舒允文立刻点了点头,拿起围巾往脖子上一缠,“……我正好少一条围巾,真是谢谢你了,数美酱……”

    “你喜欢就好~”冢本数美甜甜一笑,“……我第一次织毛线类的东西,一周时间也只织了一件围巾……”

    “……什么?这是你自己织的?”舒允文听着数美的话微微一愣,低头看了眼脖子上的围巾,忽然反应过来——

    话说起来,上周数美听说小兰在帮工藤新一那货织毛衣后,确实变得有点怪怪的,下午放学以后也不约会、直接就回家了。

    舒允文之前还以为,数美是家里面有事,现在想想……数美这是回家给他织围巾去了?

    舒允文想着这些,心里面顿时齁甜齁甜的,感动的要命,冢本数美反倒是有些担心地问道:

    “……嗯,是不是不太好看啊……我是按照商店里今年流行的款式织出来的,不过织出来以后感觉差好多……”

    舒允文没等数美把话说完,立刻道:“……好看!非常好看!而且很暖和,我很喜欢,谢谢你了,数美酱~”

    “嗯……真的?”冢本数美眨了眨眼。

    “当然是真的!”舒允文立刻回答,然后伸手抓住了数美酱的一双手,看了看——

    嗯?数美酱的手上怎么没有织针扎出来的印子?

    妈蛋!就知道八点半狗血剧里演的都特么是假的,织个毛衣怎么可能扎出血来嘛!都是假的!~

    不过,真是没想到啊,咱家数美酱的手除了打人,居然还有这功能!~

    舒允文脑洞忽然爆炸,冢本数美则一脸甜蜜,抓住了舒允文的手:“……我刚才看允文君你打喷嚏,所以才……嗯,允文君你喜欢就好,我过几天再帮你织件毛衣……”

    舒允文、冢本数美两个人牵着手,轻声聊着天,忽然间,舒允文眼睛余光一扫,只见家庭餐厅某靠近窗户的位置上,柯南、小兰、园子、毛利大叔一起趴在窗户上,俨然是一副前排围观的架势……

    舒允文见状,嘴角抽搐了两下,伸手牵着冢本数美进了餐厅,走到了柯南他们的位置前。

    柯南、小兰、园子他们看到舒允文、冢本数美,都是干笑一声:“……允文同学,你们来了啊,快点坐!~”

    舒允文撇了撇嘴,懒得和这些偷窥狂计较,一屁股坐在了柯南旁边,柯南小鬼立刻低声调侃道:“……喂,允文同学,好甜蜜哦,数美学姐亲手帮你织毛衣哎……”

    舒允文闻言,扭头看向柯南,有点不爽——话说,这小鬼话说的虽然没错,但这语气听起来怎么这么欠扁?

    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笑眯眯地轻抚柯南狗头,同样低声道:“……哪里哪里!~你不也收到了小兰送你的毛衣嘛……对哦!~你穿不上,好可惜哦!~”

    尼玛!你到底能不能好好聊天??!

    柯南怒视舒允文,也就在这时候,餐厅的服务生走上前来,微笑着问道:“……诸位客人你们好,请问是要现在点餐吗?”

    “嗯,是的?!壁1臼赖懔说阃?,然后笑着对小兰说道,“……对了,小兰,这里的儿童套餐很不错的,还送玩具,要不你就帮柯南点一份儿童套餐吧!”

    “嗯?会送玩具吗?”小兰还没开口,舒允文已经两眼发亮,扭头看着柯南,笑眯眯地说道:

    “……那就帮柯南点一份吧!柯南他肯定很喜欢玩具的!”

    柯南一双死鱼眼瞪着舒允文——尼玛!去你妹的玩具!老子是高中生!

    众人没人在意柯南的反应,冢本数美则微笑着说道:“……那就来两份儿童套餐吧,给小哀也点一份……呃……呃……”

    冢本数美说着话,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左右来回看了看:“……小哀呢?”

    “唔……”在场的人都陷入了沉默,彼此对视了两眼后,舒允文、冢本数美立刻站起身来:

    “……毛利先生,麻烦你开车带我们去一趟滑冰??!快~快~快!”

    ……

    滑冰场,诊疗室内。

    萝莉哀站在窗前,看着毛利大叔开来的车子停在滑冰场大门口,紧接着便看到宫野明美从车内飘了出来,很快飘到了她的跟前,一脸歉意地道歉道:

    “……志保,真的很抱歉……”

    “唔……姐姐……”萝莉哀表情可怜巴巴,扁了下嘴巴,“……你两个小时以前才说,绝对不会丢下我了……”

    “唔……”宫野明美微微一笑,“……志保,姐姐知道错啦,原谅姐姐好不好?姐姐向你保证,绝对没有下次了,我发4!”

    “嗯……”萝莉哀面无表情——

    这Flag立的……话说,她怎么有种非常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