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佐野泉老实认罪的缘故,警方的调查非常顺利,没过多久,目暮警官他们便完成了现场的搜证调查,准备搜队走人。

    舒允文、冢本数美、柯南他们一起把目暮警官他们送到了滑冰场的大门口,一群人站在门口的台阶下聊了几句后,目暮警官又躬身道谢道:

    “……允文同学,今天能这么快破案,真是多亏了你的帮忙!当然,毛利老弟你也是功不可没,虽然最后破案的并不是你……”

    舒允文笑着客套了一下,毛利大叔则打着哈欠,斜着眼看了一眼舒允文,一脸不爽:“……真是的,今天居然又被高中生拔了头筹,我刚才醒过来的时候,还以为我又破案了呢……”

    “哈哈哈……”目暮警官干笑两声,有些无力地吐槽道,“……毛利老弟,我知道你破案很厉害,行了吧?不过,我说你是不是也该找家庙烧烧香、去去晦气?你明明是侦探,遇到的案子比我这个警察还要多……”

    “呃……哈哈哈……”毛利大叔尬笑一声,“……目暮警官,你别那么说嘛,这是有案件在召唤我这位名侦探啦!”

    目暮警官瞪了毛利大叔一眼,然后伸手按了下头顶的帽子,告辞一声:

    “……好了,不说闲话了。我们得马上回到警视厅,继续处理今天的案子,先行告退了?!?br />
    “目暮警官你们慢走?!?br />
    一群条子叔叔开着警车离开,舒允文等人在大门口说了几句话,然后小兰的肚子忽然“咕噜噜”一声。

    小兰微微一愣,然后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肚子,眯眯眼笑着说道:“……我今天中午就没吃多少东西,刚才又配合警方办案,肚子早就饿了……”

    小兰话落,舒允文立刻抬手看了看手表:“……这都快九点钟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要是再去我们之前说好的餐厅,时间可能会拖得很晚……”

    “……那……我们就在附近选一家好了?!壁1臼牢⑽⒁恍?,提议道:

    “……我记得,这里附近有一家家庭餐厅味道很不错,开车过去也只需要五分钟,要不我们就去那里怎么样?”

    “嗯……”一群人彼此对视,然后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去那家家庭餐厅好了?!?br />
    众人商量好了吃东西的地方,毛利大叔拿出了车钥匙,打着哈欠道:“……我去开车,你们几个也都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忘掉什么东西!”

    毛利大叔挥手走开,数美、小兰、园子都看起了自己的包包,尤其是数美,更是偷偷转过身,确认了一下里面的东西,脸上忽而露出笑容。

    舒允文随意地瞄了一眼,然后扭头一扫周围,忽然觉得有点怪怪的,但又想不到是哪里奇怪。

    舒允文正琢磨着,忽然之间,柯南走到了舒允文身旁,一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的怀疑人生的表情,伸手扯了扯舒允文的衣角,一脸忧郁地问道:“……允文哥哥,你说……我真的是死神吗?”

    柯南话落,舒允文微微一愣,然后差点没有笑喷出来——

    我勒个去!柯南小鬼这是肿么了?居然跟咱问这种问题?

    话说起来,他之前让佐野泉帮了个小忙,一起坑一下柯南……看这情况,柯南这是掉坑里爬不出来了??!

    舒允文看着忧郁中的柯南,强忍着笑意,蹲下身子与柯南对视,一本正经、满脸严肃地说道:“……喂!柯南!你怎么一点信心都没有,居然怀疑自己?你摸着你自己的胸口问一下,你的心里面难道没有答案吗?”

    “嗯?”柯南看着一脸认真的舒允文,不由得呆住了——

    是??!我怎么能怀疑我自己?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死神,一切都是巧合而已!

    真是没想到,舒允文这家伙关键时刻也会安慰人啊……

    柯南想着这些,心里面不由得有一丢丢感动,也就在这时候,舒允文拍着柯南的肩膀道:“……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不是死神,谁是?”

    “呃……”柯南表情崩坏,差点内牛满面——

    尼玛!我特么还以为你给我的是一碗鸡汤,没想到居然有毒!

    呜呜呜……果然,我就是个死神……我就是个死神……呜呜呜……

    柯南又一次委屈成球。

    没过多久,毛利大叔把车子开到了滑冰场大门前,舒允文等人一起上车离开,赶往那家家庭餐厅。

    与此同时,诊疗室的窗前,萝莉哀手捧着杂志、看着某辆熟悉的车子渐渐开远,眼皮子狠狠地跳了两下,一双死鱼眼中满是忧伤:

    “……唔……他们就这么走了?没有一个人发现我不在吗……”

    “……今晚都第二次了……好气哦……”

    ……

    伦敦,下午两点钟。

    某家医院的病房内,平泽忧头上缠着绷带,半靠着枕头,躺在病床上,一张俏生生的脸上满是气愤和郁闷。

    平泽忧正郁闷着,忽然之间,只听旁边的病床上传来“嘤咛”一声,平泽唯也醒了过来,艰难地睁开双眼,伸手捂着头来回打量着,然后看到了平泽忧:“……??!小忧,你也在??!”

    “……嗯?!逼皆笥怯α艘簧?。

    平泽唯一脸呆萌,兴奋地问道:“……小忧,我们入学了吗?”

    “……没有,我们入院了?!逼皆笥峭虏哿艘痪?,“……姐姐,我们两个被骗了……”

    “被骗了?”平泽唯依旧一脸呆萌,也就在这时候,平泽夫妇一起走进了病房,看到平泽唯也醒了后顿时两眼一亮:“小唯,你也醒了?真是太好了!我们已经和医院商量过了,你们两个住院观察一天就可以出院,不用转精神科……”

    “唔……什么精神科?”平泽唯还是没反应过来。

    平泽忧只好解释道:“……姐姐,我们被那个坏蜀黍骗了,伦敦火车站根本没有什么魔法学院,他就是在骗我们撞墙……”

    “呃……没有魔法学院?”平泽唯终于想明白了,眼睛眨啊眨,“……那我们怎么当马猴烧酒?”

    “……坏蜀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