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九章 柯南他学坏了,所以罚他抄校规吧!~



    舒允文身旁,柯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又斜着眼问舒允文道:

    “……喂,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佐野泉就是凶手的?”

    柯南又一次落败,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和舒允文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听着柯南的问题,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实话实说道:“……这个啊……案发以后,我在卫生间第一眼看到佐野泉的时候就知道了??!~”

    “呃……”柯南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了自己胸口憋着的那口血,一脸“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你开玩笑呢吧?那时候我们才刚刚发现尸体,根本一点调查都没有做,你怎么可能那么快找出凶……”

    柯南话没说完,忽然想到舒允文当时的动作,忽然“明白”了:“……不对!你这个家伙那时候盯着地板上的血??戳撕镁?!你一定是发现了厕所地板上那个滑冰鞋冰刀留下来的血迹,又看到了佐野泉滑冰鞋上的血迹,所以才认定她是凶手的对不对?”

    舒允文听着柯南的解释,一脑门儿黑线——

    话说,这小鬼的脑洞依旧是这么大,每次都主动帮咱打补丁??!

    不过话说起来,柯南这次说的其实也没错,他当初发现佐野泉是凶手后,貌似真的在地板上找过那个滑冰鞋冰刀留下来的血迹来着……

    舒允文脑中乱想着,机智的柯南在揭晓了“真相”后,又咬牙切齿地看向舒允文道:

    “……你这个家伙,明明早就知道凶手是谁了,为什么还要和我比破案?这么逗我玩有意思吗?”

    “呃……”舒允文眨了眨眼,一脸无辜,“……你这话说的,是你硬要跟我比,提出要比一把的也是你,这也能怪我咯?”

    “呃……”柯南又被舒允文怼的无言以对,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又怒声道:“……那目暮警官他们来了以后,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出真相呢?”

    妈蛋!

    你这货老早就知道凶手是谁,却不告诉警方,看着咱像个傻子一样查案,你是在故意看咱笑话吧?

    “……你说那个??!我当时本来想说的……”舒允文连忙解释。

    “那你为什么没说?”柯南瞪着眼问。

    舒允文伸手指了指坐在医师办公桌前看杂志的萝莉哀,无辜地解释道:“……当时我不是发现灰原没跟来嘛,所以我就跑去滑冰场那边找灰原,然后……”

    “嗯?”柯南静等着舒允文的回答,舒允文则笑眯眯地轻抚柯南狗头:

    “……然后我就发现这里的烟花好漂亮,所以就和数美酱留在那里看烟花了??!~”

    去你妹的烟花!你这是什么狗屁理由?我裤子都脱了,你就告诉我这个……玩我呢吧?

    柯南怒视舒允文,觉得舒允文面目可憎起来,浴室又挥舞着小拳拳、踢着小短腿儿,打算打人。

    舒允文连忙伸手按住了柯南的头,一脸无语:“……你怎么又要打人?咱说的都是真话??!”

    柯南不理,继续挥手踢脚,然后旁边忽然响起了小兰的声音:“……柯南?你果然跑这儿来了……真是的,你怎么又要打允文同学,这样不乖哦!~”

    小兰说着话,从后面拉住了柯南,一看柯南那张因“仇恨”扭曲变形的丑脸,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扭头看向舒允文,皱眉道:

    “……允文同学,柯南他怎么好像跟你有深仇大恨一样?他身上的伤……该不会是你打的吧?”

    舒允文闻言,懵逼了一下下,然后连忙摆手道:“……我可没打过他,他身上的伤,都是灰原打的!刚才灰原在厕所里面上厕所,柯南他没打招呼就冲了进去,然后……”

    妈蛋!这不是咱的锅,咱才不背!

    “啊咧?是被小哀打的吗?”小兰呆住了,园子也走了过来,咧嘴一笑,在柯南的头上打了一下:

    “……小鬼,居然偷看女生上厕所,被打死也活该!”

    “呃……这是个误会……”柯南又被揭了黑历史,弱弱地想要解释,小兰也板着脸教训柯南:

    “……柯南,你怎么能偷看女生上厕所呢?真是的,你现在怎么学的这么坏?以后不准再那样做了,知道没有?”

    “呃……”柯南苦着一张脸,解释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鼻音重重地“嗯”了一声——

    没办法,自己闯的祸,虽然是个误会,但是他得认??!

    舒允文看看柯南那张苦瓜脸,顿时觉得浑身都舒坦了,又笑眯眯地轻抚柯南狗头,向小兰提议道:

    “……小兰,柯南这种行为很不道德,必须得给予惩罚、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才行!要不……就罚他抄校规吧!”

    尼玛!你给我滚粗!去你妹的校规!

    柯南咬牙切齿中,小兰则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看着柯南:“……没错,柯南你必须得接受惩罚!难怪刚才我问爸爸是不是他打伤你的时候,你一直不说话,原来是自己心虚、不敢说实话……”

    小兰絮絮叨叨地教训着柯南,舒允文目光一扫周围,才发现毛利大叔不在,有点奇怪地问道:

    “……话说起来,小兰,毛利先生他在哪儿?怎么没看到他?”

    小兰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回答道:“……你说我爸爸??!他说他刚才想通了案子的真相,然后浑身没力气,现在还在案发的女卫生间里坐着呢……”

    “呃……”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低头瞄了眼柯南——

    好吧,神特么浑身没力气!这莫名的熟悉感……他是又被柯南小鬼给麻翻了好伐?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然后和小兰热切地商量起??履铣9娴氖露?,两个人越说越起劲儿。

    柯南听了两句后,越听越心塞,索性走到了病床前,听着目暮警官询问案情。

    目暮警官把案子问了个差不多,然后伸手按了一下头顶的帽子,认真地问道:“……佐野小姐,你这次的杀人计划这么周全,一定是早有预谋的吧?”

    佐野泉闻言一愣,目光不经意地瞄了舒允文一眼,然后才回答道:“……什么早有预谋?我这完全是临时起意。今晚在放烟火前没多久,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就想杀掉千寻、嫁祸给国友……”

    佐野泉杀人是临时起意?

    柯南听着佐野泉的话愣了一下,然后立刻问道:“……佐野姐姐你真的是临时起意吗?可是……像是利用五日元硬币模拟‘xiu’的声音,并且利用放烟花的声音混淆视听、诬陷织田先生,这根本不像是短时间内能想到的啊……”

    “……但我确实是临时起意??!”佐野泉微微一笑,“……话说起来也真的很奇怪,我在想到杀人嫁祸后,短短时间内就想到了这个杀人计划,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有死神在指引我一样……”

    死神?

    柯南听到这个词后,忽然想起了舒允文之前吐槽他是死神的话,还有他“诅咒”伊丹千寻“一会儿就死”的事儿,顿时懵逼了——

    妈蛋!咱要不要这么巧的?

    难道我真的是死神?

    柯南忧郁地望着天花板,又开始怀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