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七章 毛利大叔,你怎么能随地乱扔小盆友?~



    “啪啪!”

    “噼里啪啦!~”

    “Duang!Duang!”

    “……”

    卫生间内,在一阵嘈杂的声音中,柯南不断发出“愉悦”的叫声,那叫声清脆、婉转、悠扬,犹如天籁一般,绵绵不绝……

    约莫一分钟后,奇怪的声音终于结束,卫生间的门忽然打开,然后柯南“piaji”一声摔到了地上,随后是萝莉哀的声音:“……变态!”

    萝莉哀骂完,又“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舒允文、冢本数美他们远远地看着趴在地上的柯南,都是一脑门儿黑线,数美更是担心地问道:

    “……允文君,柯南他……没事吧?”

    “……嗯……应该没事吧?”舒允文不太肯定,朝着柯南喊了一声,“……柯南,你死了没?”

    尼玛!你是多希望我死?

    趴在地上的柯南浑身疼痛,不过还是坚持着爬了起来,一路颤悠悠地走到了舒允文跟前,抬起满是巴掌印、皮带印的脸,一双熊猫眼悲愤地看向舒允文:“……你这家伙……明明知道灰原在厕所里面,为什么不告诉我,害我被打……”

    “呃……这个……”舒允文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这不怪我好不好?我刚才想喊住你来着,谁知道你跑的那么快……”

    “唔……”柯南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况,顿时抑郁了——

    妈蛋!舒允文说的没错!这货刚才确实想喊住他来着,结果是他跑的太快了……

    不过,咱这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顿毒打、满身是伤,真特么冤??!

    柯南想着这些,数美则微笑着说道:“……柯南,你的伤没事吧?小哀也真是的,怎么打的这么重……要不让医生给你检查一下吧?”

    “呃……没事的,都是皮外伤而已,不用检查的?!笨履弦×艘⊥?,低头看了一下提在手里面的鞋子——

    嗯!他虽然受了伤,但他也从卫生间里拿到了决定性的证据!

    接下来,就是他揭晓真相、战胜舒允文的关键时刻,一点点小伤……不算什么的!

    他身上的伤,就是他胜利的勋章!~虽然这些勋章和舒允文一毛钱关系都木有……

    柯南正乱想着,舒允文则伸手戳了戳柯南脸上的一个巴掌印,笑眯眯地问道:“……柯南,你真的不要检查一下嘛?你可别忘了,灰原她是一个生物学方面的天才??!你别看你现在没事儿,说不定她把你打出了内伤,今晚回家以后,你就会吐血十几升而死……”

    妈蛋!你巴不得我今天死掉对吧?

    柯南扭头看向舒允文,一脸不开森,冢本数美则哭笑不得地推了舒允文一把:“……真是的……允文君,你别开柯南玩笑啦!~”

    舒允文“哈哈”一笑,柯南眼珠子一转,想到了打击舒允文的办法,装纯卖萌道:“……允文哥哥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啦!另外,偷偷告诉你,我已经……嗯,‘毛利叔叔’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还专门让我过来找关键性的证据,所以……”

    “……你今天输定了!~”

    柯南在舒允文的跟前显摆了一下,然后得意洋洋地一转身,提着鞋子走出了诊疗室。

    一群人看着柯南走出了诊疗室,舒允文有点小惊讶——

    话说,听柯南的语气,还有他专门来找鞋子……这小鬼也终于查出凶手是谁了?

    不过,他在咱跟前秀的哪门子优越感???

    舒允文撇了撇嘴,旁边的高木挠着头说道:“……毛利先生他也查出凶手了吗?可是……他好像晚了一步哎……”

    “嗯……”冢本数美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说道,“……话说起来,柯南刚才离开时的表情好有趣啊,明明顶着熊猫眼、一脸伤,却还装得意,感觉有点滑稽……”

    舒允文眯眯眼笑了笑:“……哈哈!滑稽不是挺好的嘛!我就喜欢这种有朝气、有活力、又有幽默感的小盆友……”

    几个人聊了几句,高木涉才忽然伸手一拍脑门儿道:

    “……对了,佐野泉小姐就是凶手这件事,我得马上告诉目暮警官他们……允文同学,数美同学,请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我马上回来……”

    “好的?!?br />
    舒允文、冢本数美应了一声,高木也转身走出了诊疗室的房门,佐野泉、织田国友则又说起了一些“我永远爱你”、“我会等你一辈子”之类的情话。

    舒允文听了两句,然后忽然想到了之前柯南说自己“不是死神”之类的辩解,心里面恶作剧心起,凑到了佐野泉跟前,笑眯眯地说道:

    “……佐野小姐,抱歉打扰一下,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定下今天的计划的?”

    “今天的计划吗?”佐野泉愣了一下,“……有一个星期了吧?我从约好今天一起陶土射击时就有了这个决定……您问这个干什么?”

    佐野泉话落,舒允文微微一笑,然后开口道:

    “……是这样的,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嗯,只是一件小事儿而已……”

    ……

    案发现场的卫生间。

    柯南手里面提着滑冰鞋,一路挤过人群,冲进了卫生间内,目光一扫依旧还在调查中的目暮警官、毛利大叔,径自跑到了尸体所在的隔间前,低头看起了沾在地上的血迹。

    几秒钟后,柯南终于找到了滑冰鞋冰刀所留下来的痕迹,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里果然也有冰刀踩过的痕迹!看这个位置,这条血迹应该是佐野泉拿着伊丹千寻的手写“S”字母时不小心踩到的……

    柯南正思索着,忽然之间,只听旁边传来一个阴仄仄的声音:“……我说,柯南你又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柯南听到这个声音微微一愣,紧接着头上被人“Duang”的砸了一拳,然后被人提了起来,耳边又传来毛利大叔的声音:“……小鬼头!你能不能给我老实一点?这里是命案现场,不是游乐?。?!”

    柯南捂着脑门儿,委屈地差点没有哭出来——

    妈蛋!咱刚刚才被萝莉哀打了一顿,现在身上还疼呢,毛利大叔你居然又打我……

    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啊魂淡!~

    柯南一脸郁闷,缓缓地扭头,满是伤痕的脸上带着一双熊猫眼,看向毛利大叔,正准备装可怜,只见毛利大叔手一个哆嗦,直接把他扔到了地上:

    “……妈呀!这张脸是怎么回事儿?好吓人……”

    “呃……”脸朝下被“pia”到了地板上的柯南挣扎着爬了起来,两行鼻血流啊流,眼泪也是“哗哗”的——

    毛利大叔,你怎么能随地乱扔小盆友?

    我这朵含苞待放的花朵,真的经不起摧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