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六章 萝莉哀微微一笑,抽出了裤腰带……



    “是??!”

    舒允文看看跟前的人,懒得继续瞒下去了:“……佐野泉小姐,就是杀害伊丹千寻的凶手!我说的没错吧?佐野泉小姐……”

    舒允文话音落下,佐野泉还没来得及回答,织田国友已经抢先说道:

    “……喂!你可不要胡说,小泉她怎么可能会是杀害千寻的凶手?警方不是说过了嘛,千寻被杀害的时间是在开始放烟花以后,那时候小泉她正在溜冰场里面,根本不可能杀人的!”

    织田国友刚一说完,佐野泉也勉强一笑,有些慌张地说道:“……没错,千寻被杀的时候,我已经在滑冰场那里了,你就是我的证人之一,我是根本不可能杀人的。另外,如果你硬要说我是凶手的话,拜托你拿出证据来好吗?”

    舒允文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佐野泉,开口道:“……佐野泉小姐,你利用五日元硬币和枪声制造假象的小把戏我懒得说了,要说证据的话……不就在鞋子上吗?”

    舒允文话落,佐野泉一脸呆滞,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可能,你、你怎么可能会知道,明明不可能有人知道才对……”

    佐野泉的话已经相当于承认,而织田国友难以置信地看了过去:“……小泉,他、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或许是因为被舒允文找到证据、揭穿了身份,佐野泉已经不再掩饰,冷笑着看向织田国友道:“……没错,千寻就是我杀的,而且我还打算把这一切诬陷到你的身上,让你们这对儿狗男女也知道一下成田的痛苦!”

    织田国友听着佐野泉的话,简直是一脸懵逼:“……小泉,你、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佐野泉冷声道:“……怎么?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想装傻糊弄我吗?半年前,千寻和成田分手,还说她和你上了床,成田当时给我打了电话,说是无法承受好朋友之间的背叛,所以就自杀了……你这家伙明明知道成田非常喜欢千寻,却还和千寻那个女人暗中交往,把我们像是傻子一样耍得团团转……”

    佐野泉话落,织田国友继续懵逼中:“……你开什么玩笑?我什么时候和千寻上了床?等等……那应该是千寻在骗成田,千寻她在遇到事情的时候,不是经常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谎话骗人,借此抽身吗?你忘了吗?她之前不也说过几次类似的话?”

    佐野泉闻言,顿时也愣住了,仔细回想了一下伊丹千寻的为人:“……你说的是真的吗?那……那天成田去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他真相,还心不在焉、对他爱答不理的……”

    织田国友愣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道:“……你、你那天不是感冒了吗,我一直很担心你,所以根本没有在意成田说了些什么……”

    织田国友说完,在场的人都有点无语,佐野泉、织田两个人更是陷入了沉默,彼此对视着,目光从惊愕变成了怨岔,又从怨岔变成了幽怨,最后终于释然,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群人沉默了几秒钟,舒允文终于开口打破了沉寂:“……那什么……我就说了嘛,你们俩之间绝对是有什么误会……”

    舒允文话落,一堆集体围观黄金档狗血剧人都是一脑门儿黑线,无语地看向舒允文——

    话说,这货很毁气氛??!好想揍他一顿……

    舒允文无辜地眨了眨眼,旁边的萝莉哀肚子忽然“咕噜噜”了两声,然后萝莉哀皱眉道:“……抱歉,我去一趟厕所?!?br />
    数美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问道:“……小哀,你肚子不舒服吗?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不必了,我自己能行?!甭芾虬孀哦亲?,死鱼眼很不开森——

    她的小肚肚之所以会“咕噜噜”,还不是因为之前这些家伙把她一个人忘到了滑冰场,害她喝了好多水……

    这些坏人!

    萝莉哀捂着肚子走向厕所,佐野泉才幽幽地开口道:“……真是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个样子……我杀千寻,到底是为了什么……”

    织田国友搞明白了一切,神情显得十分颓废:“……要是我当初认真听成田说了什么就好了……或许,今天应该被你杀掉的,是我才对吧……”

    “……我、我怎么舍得杀了你,就算是再怎么恨你,我也不会那样做的……”佐野泉摇了摇头。

    舒允文听着这俩人的话,嘴角一个劲儿地抽搐着——

    妈蛋!这俩货好牛掰,明明是“杀杀杀”这种血淋淋的话题,居然愣是被他们俩搞的满是狗粮味儿……你们这秀恩爱的技能也是666的!~

    舒允文吐槽了一句,也就在这时候,诊疗室的门忽然被人打开,然后柯南跑了进来,目光一扫舒允文等人,最后落到了病床前的那只滑冰鞋上,凑过去捡起鞋子一看,眉头一皱,抬头问舒允文道:“……允文哥哥,佐野小姐的滑冰鞋怎么只有一只?她的另外一只鞋呢?”

    舒允文愣了一下,本能地回答道:“另外一只鞋?在卫生间里呢……”

    卫生间?

    柯南微微一愣,然后站起身来,跑向了诊疗室的卫生间。

    与此同时,舒允文等人也终于反应过来,冢本数美开口道:“……允文君,小哀她好像还在卫生间里面吧……”

    “呃……对哦!”舒允文连忙大声道,“……柯南,你别进去……”

    舒允文话没说完,心急的柯南已经冲到了卫生间门前,“嘎吱”一声打开了门,两眼在地上一扫,看到了另外一只滑冰鞋,还看到了上面残留的血迹,不由得“哈哈”笑了一声——

    滑冰鞋的冰刀上有血迹!这就是铁证??!舒允文你输定了!

    柯南正高兴着,忽然间听到旁边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喂,你好像很高兴?”

    柯南“啊咧”一声,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萝莉哀正站在马桶旁边,提着裤子、一脸杀气地看着他……

    “呃……”柯南看看灰原的表情,又看看周围,顿时明白过来,心里面一阵发毛,然后干笑着说道,“……灰原你在啊……我是来这里查案的……”

    “是吗?”萝莉哀微微一笑,抽出了裤腰带。

    柯南眼皮子跳了两下,嘴角抽搐:“……嗯,灰原,跟你商量个事儿……”

    “……咱能不打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