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里面。

    毛利大叔和目暮警官聊着天,高木涉则和随同而来的条子叔叔开始封锁起了现场。

    看着警方挂上“立入禁止”的牌子,舒允文抬手看了下手表,估摸着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正准备指出凶手时,高木警官忽然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奇怪地说道:“……对了,允文同学,你们的人都在这儿了吧?”

    舒允文听着高木涉的问题愣了一下,然后扭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嗯,咱家数美、作死柯南、小兰、园子还有毛利大叔,一个不少,都在??!~

    舒允文点了点头:“……所有人都在啊,怎么了吗?”

    “呃……也没什么啦!~”高木涉讪笑着挠了挠头,“……你这段时间不是经常带着你表妹嘛,我刚才没有看到她,所以有点奇怪……”

    表妹?

    舒允文、冢本数美、成实、明美脑中都浮现出了一道身影,然后彼此对视,一阵沉默——

    对哦!灰原捏?他们好像都把灰原给忘了!话说,灰原她现在该不会还在……

    舒允文、数美沉默了几秒钟后,一起冲出了卫生间,向着滑冰场跑去。

    高木警官看着跑出去的舒允文、冢本数美,一脸懵逼地挠着头:“……奇怪……他们怎么忽然跑出去了?”

    柯南看着这一幕,一脸呵呵——

    话说,舒允文这货难道一直没发现,灰原不在这儿嘛?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奇葩观察力……

    柯南吐槽了一句,然后两眼重新落到了尸体身上,专心调查起来——

    舒允文去找灰原正好,这家伙浪费时间去找灰原,他就能比那个坑货多调查一会儿,在调查进展上,自然也就能领先一步。

    别小看他在调查上领先的这一小步,这很有可能就是他战胜舒允文大坑货的一大步啊……

    ……

    滑冰场上。

    萝莉哀依旧仰头望天,看着“砰砰”绽放的烟火,继续怀疑着人生,一脸郁闷——

    嗯,又过了好久,烟火都放了一半了,还没人来找她……

    姐姐他们一定都忘了她了,她要离家出走,可是该去谁家呢?她现在只是个小萝莉,万一要是遇到怪蜀黍的话……

    萝莉哀忧郁地思考着未来,忽然之间,萝莉哀感觉到身旁出现了一道人影,然后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哇!今晚的烟火好漂亮??!对不对??!数美酱!”

    “嗯嗯!”冢本数美出现在了灰原的另外一边,微笑着说道,“……确实很漂亮??!对吧,小哀?”

    “……”萝莉哀扭头看了看身旁的两个人,标志性的死鱼眼出现,忍不住吐槽道,“……我说,你们原来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们都忘了我了……”

    “呃……呵呵……”舒允文、冢本数美优雅地尬笑着,宫野明美则飘在灰原身前,一脸歉意地道歉:“……抱歉了,志保,姐姐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留下你一个人了……”

    “唔……”萝莉哀看着宫野明美,几秒钟后才微笑着说道,“……姐姐,陪我一起看烟火好吗?”

    “好的?!惫懊髅牢⑽⒁恍?,虚影般的身体张出双臂,抱住了灰原,然后一起抬着头,看起了烟火。

    萝莉哀旁边,舒允文耸了耸肩,扭头一看,只见数美也抬着头看着空中绽放的烟火,一脸温暖的笑容。

    看着微笑中的冢本数美,舒允文心头一颤,愣了一会儿,然后才伸手环住了数美的肩膀,脑中下令道:“……成实,麻烦你去现场那里,盯着佐野泉,只要她不跑,就不用管她……”

    “好的?!背墒涤α艘簧?,然后问道,“……你现在还不打算告诉警方她是凶手吗?”

    “……那个一会儿再说!”舒允文微微一笑,“……我和数美酱要在这里一起看烟火!~”

    话说,这案子虽然重要,但是咱现在只想陪数美一起看烟火??!

    至于柯南小鬼在跟咱比破案?

    嗯,那个弱渣……我再让他十五分钟!

    ……

    卫生间内。

    经过简单的现场搜查后,目暮警官看着伊丹千寻的尸体,皱着眉头道:

    “……死者名叫伊丹千寻,是站在那边的那四位关系人的朋友。就验尸情况来判断,死者应该是被人以陶土射击用的来复枪击中心脏,直接毙命。至于凶器,则是佐野泉小姐放在储物柜里的私人射击用枪,没错吧?”

    目暮警官话落,高木警官立刻点头道:“……没错,就是这样?!?br />
    高木说着话,又凑到目暮警官耳边道:“……目暮警官,我刚才已经问过了那四位关系人。根据他们的证词,他们的储物柜是四个人共用的,储物箱的密码每个人都知道,还有放在枪盒里的枪还是拆开放的,不会玩枪的人根本连组装都做不到,所以,凶手很有可能就在他们四个人之中……”

    “嗯……”目暮警官沉吟一声,虎目在佐野泉四人身上扫了一圈,然后继续问高木道:

    “……那……卫生间这里的人应该挺多吧?有没有谁曾看到过什么可疑的人?”

    目暮警官话落,小兰立刻微笑着说道:“……要说可疑的人,园子就曾经看到过哦!~”

    “什么?园子她看到过可疑的人吗?”目暮警官两眼一亮,看向园子道,“……园子,能不能麻烦你说一下那个人的特征以及你看到他的时间还有过程?”

    “……嗯,好的?!痹白悠擦似沧?,然后开口道,“……在烟火开始放前不久,我来这里上厕所,结果看到卫生间门上挂着正在打扫的牌子,所以就站在门口等。我等了有一会儿,忽然听到了放烟火的声音,所以就跑到最近的窗口向外看……在那之后,卫生间的门忽然打开,然后里面跑出来一个穿黑色连身帽衣、戴口罩的人,往溜冰场那边跑过去了……”

    “那个人戴着口罩?”目暮警官微微皱眉,“……这么说来,你并没有看到那个可疑人员的长相咯?”

    “嗯,没错!”园子点了点头,高木则扭头看了眼佐野泉、小松赖子四人,然后开口道:

    “……目暮警官,假如说,犯案时间是在放烟火时的话,那犯人的行凶时间,应该就是在烟火开始释放以后,他大概是想利用烟火声来掩盖枪声,那他们四个的不在场证明,似乎有必要调查一下……”

    高木警官话落,佐野泉立刻道:“……如果是不在场证明的话,我和赖子、康治从开始放烟花的时候,就在滑冰场那里了,关于这一点,小兰小姐、数美小姐他们都可以证明……”

    “是真的吗?小兰?”目暮警官扭头看了小兰,小兰立刻点头道:“……没错,是真的……”

    高木低声道:“……目暮警官,这样一来,那位织田国友先生就很可疑了……”

    “嗯……”目暮警官点了点头,然后大手一挥,“……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把他们四个带到不同的房间里面,分别询问吧!”

    “好的,目暮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