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内,柯南小鬼立下Flag之后,又继续凑到尸体前面,观察起了尸体。

    园子躲在舒允文身后,依旧有些畏惧:“……这个小鬼头,明明只是一个小孩子,却假装一副大人的样子……还有,他刚才说话的表情,和新一那家伙好像,越看越欠扁……”

    舒允文听着园子的话,眼皮子跳了两下,然后心里面默默地给园子送上“666”——

    话说,园子你要不要这么牛掰啊,居然一语道破真相,咱墙也不扶就服你!~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园子又忽然压低声音问道:“……允文大人,柯南他真的是死神嘛?!”

    “呃……这个……”舒允文瞄了撅着屁股找线索的柯南一眼,然后顺口胡扯、一通污蔑:

    “……那当然!这小鬼就是一个走到哪里就死到哪里的‘死神’!不过你们放心,我已经在咱们这些人身上施了法术,他的死神光环影响不到我们的,就算是遇到危险,也能逢凶化吉……”

    舒允文话落,园子立刻欣喜地说道:“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了,允文大人!”

    园子说着话,又扭头看向柯南,一双眼睛里面带着些许怒气:“……这小鬼头,刚才吓了我一跳,看我不给他一点儿教训……”

    园子捋起袖子,正准备暴揍死神一顿,人群中忽然传出了“啊啊”的声音,然后小兰拽着毛利大叔的领带跑了进来,领带紧勒着毛利大叔的脖子,把他勒的脸色发青、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

    舒允文看着这一幕,嘴角抽搐了两下,干笑着问道:“……小兰,你爸爸他没事吧?”

    妈蛋!看这脸色儿……毛利大叔今天不是要死在这儿吧?

    小兰“啊咧”一声,然后才发现毛利大叔的异状,连忙动手帮毛利大叔松着领带,一脸紧张地问道:“……爸爸,你没事吧?抱歉,因为这里发生了命案,你刚才又一副很迷糊的样子,所以我就……”

    毛利大叔“咳咳”了两声,终于喘过气来,险些没有流泪:“……废话!我当然迷糊了,那时候我正在车子里面打盹儿??!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拽着我的衣服领口把我拖过来啊……”

    毛利大叔想着自己被小兰拽着领带一路拖过来的事儿,突然好心塞——

    他真的是小兰的亲爹吗?怎么一点儿都感受不到父女之间应有的“爱”?

    “唔,真是非常抱歉!”小兰连忙道歉。

    毛利大叔看着自家的暴力女儿,一脸郁闷地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过,小兰你也要记住了,下次不要这么毛毛躁躁的,命案既然已经发生了,还有允文同学在这里?;は殖?,我稍微晚到一些也没什么的……”

    “嗯,我知道了?!毙±嫉懔说阃?,然后干笑着说道,“……其实我也是看到发生命案、慌了手脚,柯南一说要赶紧喊你过来,我就着急了……”

    “嗯?你说柯南?”毛利大叔愣了一下,目光一扫,两眼落到了正撅着屁股找线索中的柯南身上,心里面的怒火顿时找到了宣泄口,几步走到了柯南身后,狞笑一声道,“……柯南?!”

    柯南回过神儿来,刚一扭头,紧接着便看到一个拳头从小变大,狠狠地砸到了他的头上,然后是毛利大叔的咆哮声:

    “……你个小鬼头!又在案发现场乱转!给我滚远点儿!”

    毛利大叔话落,提拎起柯南的脖子领,把柯南扔到了一旁,高兴地点了点头——嗯!这下舒坦多了!

    尼玛!老丈人你又特么打我!你没完了是吧?

    柯南头顶大包,一脑门儿黑线,小兰立刻不满地抱怨道:“……哎呀!爸爸!你怎么又打柯南……”

    小兰说着话,护崽似的蹲在柯南跟前,关心地问道:“……柯南,你没事吧?”

    柯南看着小兰,感动地点了点头:“……小兰姐姐,我没……啊哟!~”

    柯南话没说完,园子又是“Duang”的一拳砸到了柯南头上:“……死神小鬼,让你刚才吓唬我!”

    园子打完了柯南,小兰立刻“啊”了一声,生气道:“……园子??!你怎么也打柯南?”

    “……这小鬼刚才假装死神吓到我了,所以我给他一点儿教训!”园子理直气壮,为自己暴打小朋友找了个很好的借口,然后柯南泪崩了——

    妈蛋!你这是污蔑,什么假装死神?我怎么就吓到你了?我明明还只是一个孩子……

    小兰瞅了一眼自家闺蜜,皱眉道:“……真是的,不准再打他了!”

    小兰话落,舒允文也微笑着走到柯南身旁,柯南嘴角抽搐了两下,两手捂着脑袋,蹲在地上,一脸警惕地看着舒允文:“……你这家伙想干什么?”

    你这货跑我旁边干什么?不会是也想朝咱头上来一拳吧?我特么都挨了两拳了,我冤不冤……

    舒允文看着柯南标准的“抱头蹲防”姿势,笑眯眯地说道:“……什么想干什么?放心吧,我不会欺负你的!哎,你抱着头干什么?把手放下来给我看看……哇!看你头上的包,一个摞一个,还是宝塔形的哎……”

    舒允文说着话,拽开了柯南护着脑袋的手,伸出手指捅着柯南头上的大包,戳戳戳~~

    尼玛!你特么给我滚一边儿去!

    柯南怒视舒允文,一脸悲愤,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人狠狠捅了一刀,那种被整个世界欺辱的痛苦,让他恨不得“嘤嘤嘤”地哭出声来……

    柯南心中默默地流泪,人群中忽然又是一阵骚动,然后冢本数美重新挤了进来,把手提电话递给了舒允文道:“……允文君,我已经报了警了,警方说他们会马上安排距离最近的警员过来,最多五分钟就能到……”

    “……五分钟就能到啊,我知道了?!笔嬖饰乃底呕?,接过了手提电话。

    舒允文、冢本数美聊着天,柯南继续忧郁着,小兰则蹲在柯南身旁,关心地问道:“……柯南你怎么了?很疼吗?”

    “呃……没有啦……”柯南勉强一笑,然后瞄了眼舒允文手里的手提电话——

    嗯,伦家也好想报警,这里有好多坏人欺负伦家……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