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八章 柯南小迪迪, 你就俯首认罪吧!~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柯南小鬼则眯着眼睛,扭头瞄了舒允文一眼,然后皱眉道:

    “……嗯?允文哥哥,你带着手提电话呢吧?我刚才不是让你报警嘛,怎么还不报警?”

    “哈?”舒允文看看柯南,有点无语——

    我勒个去!柯南小鬼你还指挥上我了,咱又不是你的手下,凭什么让咱听你的??!

    舒允文一脸不爽,拿出了手提电话,递给柯南:“……呐,电话给你,自己报警!”

    “……你这家伙!”柯南白了舒允文一眼,接过电话,正准备拨号,冢本数美伸手拿走了柯南手里面的行动电话,开口道,“……还是我去报警吧,柯南是小孩子,他报警的话解释起来很麻烦,还有可能会被当成是恶作剧……”

    冢本数美拿着电话挤出人群,这时候,伊丹千寻的四个朋友也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小松赖子更是紧张地说道:

    “……你们好,我们听别人说,卫生间里面有一个女人被枪杀了,那个女人该不会就是千寻吧?”

    “嗯,你们说的没错,就是她……”舒允文听到声音,随口回答着,然后扭头一看挤进来的小松赖子、佐野泉四人,不由得“啊咧”一声,呆住了——

    妈蛋!他刚才还想着跑围观群众后面看看凶手是谁呢,没想到凶手居然自己走进来了!

    佐野泉大姐,看你这一身阴气、鬼气的,杀了人还敢跑到咱跟前来……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舒允文两眼盯着佐野泉,小松赖子、三泽康治四人听到舒允文的话,都是一声惊呼,想要冲过来看看,柯南则立刻大喊一声道:“……你们都站??!这里是案发现场,所有人都不能靠近!”

    小松赖子、三泽康治他们顿时停了下来,舒允文则饶有兴趣地继续盯着佐野泉,【阴阳眼】在她的身上扫了一遍,最后停在了她的滑冰鞋上——

    在舒允文眼中,她的滑冰鞋底部冰刀上的阴气、鬼气,似乎要比她身上其他地方更浓一些……

    舒允文盯着佐野泉的滑冰鞋,眯了眯眼,然后脑中下令道:“……成实,麻烦你去看一下佐野泉滑冰鞋的底部冰刀,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舒允文话落,成实想了想舒允文下达的命令,觉得没有什么掉节操的地方,才应了一声,然后钻到了佐野泉的脚底下,认真地看了看,向着舒允文汇报道:

    “……允文大人,佐野泉的滑冰鞋冰刀上……好像沾了血?!?br />
    “血迹?”舒允文微微一愣——

    她的鞋子底部沾了血迹?难道那是她在杀人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这可是足以定罪的铁证??!

    舒允文脑中正乱想着,忽然觉得上衣衣摆被人拽了两下,然后是柯南小鬼的声音:“……喂,你在看什么???”

    舒允文回过神儿来,扭头看了眼柯南,重新看向死者所在的隔间内的地板,看到地面上一个滑冰鞋冰刀留下的血痕后,笑眯眯地低声说道:“……还能看什么?当然是看凶手啦!”

    柯南“嗯”了一声,然后捏着下巴,斜眼看着佐野泉、小松赖子四人,低声道:“……看凶手吗?这么说来,允文哥哥你也发现了吗?”

    “发现?”舒允文愣了一下,看着柯南,“……你说什么发现?”

    难道柯南这货人品大爆发,也和他一样发现佐野泉的滑冰鞋冰刀上沾了血迹?

    这小鬼今天马上就能破案了?

    “……你这家伙又装傻!”柯南先给舒允文扣了一顶帽子,然后指了指卫生间里那把沾满血的来复枪,认真地说道,“……我说的发现,自然是这把来复枪了!你还记得吧?他们之前说过的,他们几个人,是一个陶土射击同好会的人,而且下午还一起去玩了陶土射击,而这把杀害了伊丹千寻的枪,就是用于陶土射击的枪支……”

    “……也就是说,他们几个都有重要嫌疑,而且很有可能其中的某一个人就是凶手!”

    柯南把自己的推理说完,舒允文则是一脸懵逼——

    好吧,柯南大佬你分析的好有道理哎!不过这一切都是然并卵,因为咱是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不是锁定嫌疑人好不好!

    舒允文撇了撇嘴,柯南这时候已经溜达到了园子身旁,开口问道:“……园子姐姐,你是这起命案的第一发现人吧?请问你有没有什么怀疑目标?”

    园子看到柯南走过来,连忙站起身来,跑到舒允文的身后,摆出了一副“害怕.jpg园子限定版”的姿势,看着柯南:“……什么怀疑目标?难道伊丹千寻不是被你这个死神诅咒死的吗?”

    “哈?”柯南听着园子的话,顿时又忧郁了起来——

    妈蛋!咱别提诅咒这一茬好不好?你们老是说诅咒,容易让咱怀疑人生??!

    还有……咱才不是什么死神!

    舒允文看着柯南不开心,顿时就开心了,笑眯眯地轻抚柯南狗头:“……柯南小迪迪,第一发现人都说你是凶手了,你就赶快俯首认罪吧!”

    神特么俯首认罪!咱这就成凶手了?你的逻辑推理都喂狗了?!

    柯南嘴角抽搐了两下,心里面一阵憋屈,然后一咬牙,决定当一个坚定的科学狗,拿起了科学的武器武装自己:“……允文哥哥,拜托你们讲一下科学好不好?诅咒怎么可能会杀人??!伊丹千寻小姐明显就是被人用枪杀死的,刚才我说的话只是凑巧而已……”

    柯南话落,舒允文脑洞大开,又继续笑眯眯地调戏柯南:“……你说的没错??墒?,也有可能是你下了诅咒以后,那个凶手被你的诅咒迷惑住了,所以才跑来杀人的嘛~”

    尼玛!这是什么神理论?你特么就是想逗我玩对不对?诬陷也是要讲究基本法的魂淡~!~

    柯南气急败坏,一脑门儿黑线:“……你这家伙,拜托你仔细看看现场,这明显就是一起早有预谋的预谋犯罪好不好?你看着吧,我一定会比你更快地找出凶手,让凶手亲口承认这起案子是早就计划好的,不是在我说了那句‘诅咒’的话以后才临时起意的!”

    “……我才不是什么死神!”

    哟呵?你这小鬼好有信心??!我就喜欢你这样有志气的年轻人!

    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扭头看向佐野泉,皱了皱眉头——

    话说,咱要不要找这凶手谈谈,让凶手承认她作案完全是临时起意,把柯南坑的继续怀疑人生呢?

    唔……这种专门欺负柯南的事儿,咱这么善良的人,怎么能下得了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