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抱歉!抱歉!”

    被舒允文吼了一声后,园子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话有些不对,连忙道歉,然后叉腰道:

    “……不过,数美学姐你刚才真的太酷啦!那个女人居然敢和你抢允文大人,就得好好吓唬吓唬她!”

    话说,她园子大小姐当初都没有挖墙角成功,伊丹千寻居然也敢来挥锄头?谁给她的信心?

    小兰和附和地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没错,学姐刚才真的太厉害了!”

    “呃……哪里……这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太过分了,我平时都不会这样的……”冢本数美驱走了强敌,立刻恢复成了一副温柔软妹砸的样子,强调了一下自己其实是个“和平爱好者”,然后偷偷瞄了舒允文一眼,似乎还担心吓到舒允文。

    舒允文看看软妹砸版本的冢本数美,嘴角抽搐了两下,心里面默默流泪——

    话说,数美酱,咱知道你对咱很温柔,平时也不会发飙,但是拜托你说这话的时候,先把你的溜冰鞋从冰面里面拔出来成不?

    还有,咱虽然已经见识过N次数美酱变身了,但数美酱每一次发飙,咱的小心肝啊,都是一颤、一颤的……

    果然,有数美酱这位“骑士”守护,所有的妖艳贱货都近不了咱的身??!~

    舒允文哀叹一声,小兰、园子又继续和数美“巴拉巴拉”着,说着一些诸如“干得漂亮”、“怼死贱货、捍卫爱情”之类的话。

    几个人正说的开心,旁边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开口道:“……你们正在说的人是伊丹千寻吧?话说起来,千寻她刚才还在你们这儿,现在怎么不见了?”

    小兰、园子、冢本数美停止讨论,扭头看向旁边,只见两男两女四个人站在一旁,正看着他们。

    园子微微一愣,然后开口问道:“……不好意思,请问你们是谁???”

    “……你说我们啊……我们都是伊丹千寻的朋友,约了一起来滑冰、看烟火的……”那个女人微微一笑,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叫佐野泉,请多多关照……”

    “啊咧?朋、朋友?”冢本数美她们顿时都尴尬了——

    话说,她们三个刚才貌似在说伊丹千寻的坏话,结果却被伊丹千寻的朋友听到了,这可真是……

    “……真是抱歉,我们只是随便说说,不是有意的……”数美她们一起道歉,然后却见佐野泉微笑着摆了摆手,回答道:

    “没什么啦!其实,你们说的没错,千寻那个家伙,确实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抢别人的男朋友、玩弄感情这种事儿,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好啦!好啦!小泉,你说这些干什么?要是被千寻听到的话,又会吵起来了……”旁边一个手戴戒指、主妇打扮的女人眯着眼睛,“……诸位你们好,我叫小松赖子,如果千寻刚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多多见谅……”

    舒允文他们还没来得及回话,佐野泉已经皱起了眉头,看向小松赖子,轻哼一声道:

    “吵架就吵架,又不是没跟她吵过,她有本事就排挤我好了……”

    佐野泉话落,旁边一个男人道:“……那个女人,真要排挤的话,最先被排挤的肯定是我吧?毕竟,她说要排挤我的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说什么‘织田国友根本不适合在我们的圈子里面’之类的话……”

    这几个人说着话,小兰忽然道:“……请问,你们几位就是伊丹小姐之前说的、一起玩陶土射击的朋友吧?”

    “没错?!绷硗庖桓瞿腥说懔说阃?,“……我们都是同好会的人,在下三泽康治……对了,伊丹她现在……”

    “她去卫生间了!”园子伸手指了指场地的出口。

    “千寻这家伙,还是喜欢不打声招呼,就自己随便行动……”佐野泉似乎不太开心,摆手道,“……算了,反正一会儿的烟花我也不想看,我去附近喝杯咖啡,等烟火完了以后,我再回来找你们……”

    “……那我去旁边抽根烟,我对烟火什么的也没有兴趣……”织田国友拿出香烟走开。

    “那我去吃点儿东西。我从刚才肚子就很饿,放烟火以前肯定会回来的?!比罂抵我不邮掷肟?,只留下了小松赖子一个人一脸懵逼:

    “……他们怎么都走了?我本来还想上个厕所来着,都快憋不住了……”

    舒允文等人也是一脑门儿黑线,几秒钟后,才听园子道:“……你想上厕所就赶快去吧!我们几个都要留在这里看烟火,等你的朋友回来以后,我会告诉他们在这里等的……当然,那个伊丹千寻得离允文大人远一点儿……”

    “呃……那真是多谢了!”小松赖子微微一笑,“……话说起来,千寻她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高,明明都快三十岁了,还喜欢像这位先生一样的年轻帅哥……”

    小松赖子话落,舒允文“扑”的一声,当场就喷了:“……什么?她都快三十了?”

    “是??!”小松赖子点了点头,舒允文则是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这女人都快三十了,居然还来勾搭咱?咱今年才十八岁啊,正是粉嫩粉嫩的花骨朵、小鲜肉,她都要下毒手……

    那个臭表脸的妖艳贱货!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两句,小松赖子微微躬身,转身离开,然后数美、小兰、园子她们又凑在一起,闲话了起来,说的内容自然还是关于伊丹千寻的,依旧是一起声讨……

    舒允文在旁边听着,柯南小鬼忽然凑了过来,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哇,允文哥哥,你有数美姐姐一个这么强大的女朋友真是太好了,要不然你会被那个三十岁的大婶儿占便宜哦!~”

    我勒个去!~你这货是专门过来添堵的吧?

    舒允文一脸不开心,狠狠地瞪了柯南一眼,觉得这小鬼又欠收拾、没事找抽了!

    旁边,园子她们继续声讨着伊丹千寻,舒允文听着女生们的唠叨,忽然眼珠子一转,然后一把抱起了柯南,举到了小兰她们跟前,恶作剧地拿着柯南开涮:

    “……咱们好像都不喜欢伊丹千寻,要不就让柯南下个咒吧!柯南他其实是行走在人间的死神,下个咒就能咒死伊丹千寻!~”

    尼玛!你特么又说我是死神?咱怎么是死神了?

    柯南怒视舒允文。

    “啊……允文同学,你在开什么玩笑??!”小兰一把抱过柯南,无奈地笑了笑,“……柯南他怎么可能是死神嘛!他明明只是一个小孩子……”

    小兰话落,柯南则开口翻着白眼说道:“……允文哥哥,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死神,也不存在什么诅咒!所以,就算我现在说了‘伊丹千寻一会儿会死’,她也绝对不会有事的……”

    我擦?这小鬼什么意思?

    你说死神是假的咱信,但你要说诅咒是假的,咱可不赞成!~

    妈蛋,要不是【霉运随身】对你没效果,咱让你天天出门掉沟里,你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