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那个摔倒在地上的女人“哎哟”着站起身来,舒允文身旁的冢本数美忽然“啊”了一声,然后惊讶道:

    “……你、你是伊丹千寻小姐?你怎么……”

    冢本数美说着话,那个褐色卷发的女人也扶着腰看向舒允文他们,一脸惊讶:“……数美小姐?园子小姐?还有允文大人?你们在这里是……”

    “呃……我们是来这里滑冰的?!壁1臼阑卮?,紧接着表情不太好看,伸手抓住了舒允文的胳膊。

    舒允文“嘶”了一声,嘴角抽搐了两下,干笑着看向伊丹千寻道:

    “……伊丹小姐你好,我和数美酱一起约会滑冰,没想到会遇到你啊……”

    舒允文话落,柯南、小兰都有点好奇,柯南更是胳膊肘子捅了捅萝莉哀,低声问道:“……喂,灰原,那个女人是谁?她怎么和允文、数美学姐、园子他们都认识?是朋友吗?”

    萝莉哀扭头看向柯南:“……想知道吗?”

    “嗯?!笨履系懔说阃?,萝莉哀紧接着向柯南比出一根手指:“……100CC血液?!?br />
    萝莉哀说完,柯南“呃”了一声,然后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问你个问题还要抽我血,而且还是100CC……我特么一共才多少血??!

    这黑心的凶残萝莉科学家,平时不都直抽50CC的吗?

    你这一下子翻倍,我贫血了怎么办?你知道不知道,我平时营养都不怎么够的??!

    柯南瞪了萝莉哀一眼,然后丧气道:“……好吧……跟我说说情况呗!~”

    萝莉哀轻笑一声,然后悠然道:“……还记得上个星期四晚上在铃木家的酒会吗?当时铃木家邀请了一些宾客,这位伊丹千寻就是伊丹财团董事长的女儿,我们是在酒会上认识的……至于关系,有些微妙吧……”

    上周四的酒会?关系微妙?

    柯南愣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伊丹千寻,只见伊丹千寻整个人亲热地往舒允文的身上贴去:“……哈哈!允文大人,我下午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去玩陶土射击,结束了以后就约好一起来滑冰场这里滑冰顺便看烟火……”

    “……允文大人,我们两个今晚居然能在人海之中奇迹般地相遇,你说这是不是命运的指引、命中注定的缘分??!~”

    伊丹千寻又往舒允文跟前凑了一点,舒允文有点尴尬,冢本数美则黑着脸往前走了一步:

    “……伊丹小姐,你应该想多了吧?我可没觉得这是什么命中注定,只是巧合而已……”

    “巧合也不容易??!整个东京有一千两百万人,能在这里凑巧遇到……”

    伊丹千寻盯着冢本数美说着话,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冢本数美打断道:“……嗯,就算有缘分,我觉得也是你和我之间的缘分,伊丹小姐,你想和我谈谈缘分吗?”

    “呃……”冢本数美、伊丹千寻针锋相对,旁边围观的小兰、园子连忙干笑着挡在冢本数美跟前:

    “……哈……哈哈,数美学姐说的没错,我们能遇到真的好有缘哦……哈……哈哈……”

    妈蛋!数美学姐这副表情,哪里像是要和伊丹千寻谈“缘分”,明明是要谈“骨折”好不好?

    柯南看着跟前这一幕,有点懵逼地扭头问萝莉哀:“……灰原,这是个什么鬼情况?”

    萝莉哀幽幽地说道:“……这不是一目了然吗?那个叫伊丹千寻的女人,似乎看上了除灵师,想要挖数美的墙角……”

    “挖数美学姐的墙角?”柯南听着这句话,眼皮子一阵乱跳,无语地看向伊丹千寻——

    话说,这女人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挖数美学姐的墙角……你倒是不怕被数美学姐打死!

    还有,这个叫伊丹千寻的眼光也有问题啊,看上谁不行居然看上舒允文,难道就不怕被这坑货偷拍你一堆小电影吗?

    柯南心里面吐槽了几句,萝莉哀又继续说道:“……上周四的酒会过后,那个女人就经常去事务所那里找除灵师,似乎还想私下里约他吃饭、看电影,结果被数美发现了……你明白了吧?”

    柯南“嗯嗯”地点头——萝莉哀这说的已经是再清楚不过了,他怎么可能还不明白?

    小兰、园子身后,数美依旧黑着脸,舒允文的嘴角依旧抽搐着,认真地说道:“……伊丹小姐,今天咱们只是偶遇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是和朋友一起来玩的嘛,麻烦你去找你的朋友一起玩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舒允文说的客气,其实就是在委婉地告诉伊丹千寻,让她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别在这儿碍眼!~

    伊丹千寻微微一笑,然后开口道:“……允文大人,不要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嘛!今天既然刚好遇到,要不一会儿一起吃饭怎么样……”

    伊丹千寻话还没说完,冢本数美黑着脸打断伊丹千寻,声音低声道:“……喂,伊丹小姐……”

    “嗯?怎么了?”伊丹千寻看向冢本数美,冢本数美脚下忽然一个用力,滑冰鞋下的鞋刀整个踩入了坚实的冰面里,踩出了一地冰渣,然后冰面传来一阵“卡拉卡拉”的声音,一道道龟裂的痕迹向着四方蔓延,紧接着是冢本数美的声音:

    “…………你是不是当我这个允文君的女朋友不存在???”

    “呃……”

    周围的人感受着裂开的冰面,都是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这可是滑冰场的冰面??!你居然一脚踩裂?要不要这么强大?

    众人沉默了几秒钟,舒允文嘴角抽搐着,把自己的胳膊从数美的手里面拽了出来,然后顺手一搂数美的腰,让数美靠到了自己怀里,又看向懵逼中的伊丹千寻道:“……伊丹小姐,我之前就和你说过的,我有女朋友,而且我也很喜欢她,所以请你不要打扰我们,可以吗?”

    “呃……”伊丹千寻看看冢本数美,又看看脚下裂开的冰面,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开口道,“……抱歉,我去趟厕所……”

    “唔……”几个人看着伊丹千寻走开,园子忽然很八卦地说道:

    “……这个女人不会是被数美学姐吓尿了吧?”

    “园子??!”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

    话说,你是铃木财团的千金大小姐啊,说话怎么这么粗俗?拜托你能不能注意一点儿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