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伦敦。

    日本此刻虽然已经是天色漆黑的下午,但伦敦正是上午。

    伦敦火车站内,旅客、行人来去匆匆,声音嘈杂,周围显得有些混乱。

    车站的站台内,平泽唯、平泽忧还有平泽夫妇走在一起,打量着周围来往的人,低声交谈着:

    “……这里就是伦敦火车站吗?人好多哦!”

    “是??!是??!我们现在是在第二站台,第九站台还在前面吧?”

    “嗯!没错!只要找到第九站台,就能找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到时候我们就能去魔法学院了!”

    “……现在才上午十点钟,等我们进入魔法世界后,是不是能吃到魔法世界的美味???”

    “……哇!想想也好激动啊……”

    “……”

    平泽姐妹俩YY着未来入学魔法学院以后的幸福生活,两张小脸上满是兴奋,就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姐妹俩推着自己的行李,很快走到了第九站台前,然后激动地一边数着站台柱子,一边往前面走。

    在数到第三根柱子的时候,平泽姐妹俩停了下来,一起向前看了看,拍手道:“……就是这里了!从第九到第十站台之间的第三根柱子,就是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唔……”平泽夫妇两个也走了过来,用力伸手按了按那根粗壮的柱子,皱眉道,“……这里真的是通往魔法世界的大门?我怎么感觉……它就是一根柱子?”

    “这不是柱子!这就算是柱子,也是有魔法的柱子!”平泽姐妹纠正了一下父母的话,然后推着行李走到了那根柱子前面,脸上满是兴奋——

    接下来,只要她们一起进入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就可以前往魔法学院,成为马猴烧酒了!

    平泽唯、平泽忧对视一眼,然后平泽忧问道:“姐姐,你还记得那个蜀黍说的话吧?我们要一起大喊着‘我是麻瓜’,然后朝着柱子冲过去才行!”

    “嗯嗯!我当然记得!”

    平泽唯点了点头,然后和平泽忧并排站着,站在第二根柱子旁,大声喊起了“我是麻瓜”,向着柱子冲了过去。

    姐妹俩的的喊叫声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周围过往的行人有的好奇地扭转头,还有人停步驻足,看着姐妹俩一路冲了过去,“DuangDuang”两声撞到了柱子上,然后“啪嗒”两声,晕倒在了地上。

    周围一片静寂,几秒钟后,平泽夫妇大喊一声“小唯、小泽”,一起冲到了平泽姐妹俩的旁边,扶起姐妹俩一看,只见姐妹俩脑门儿上都撞出了一个大包,脸上表情依旧带着兴奋和期待……

    平泽夫妇喊着女儿的名字,周围本来静寂的人群也骚动起来,一群人议论纷纷,还有的人拿出手机报警并且喊了救护车:

    “……那两个东方女孩在干什么?怎么头往柱子上撞?”

    “……不知道啊,可能是智障吧?”

    “……”

    一群围观群众发表着看***敦汽车站的条子叔叔很快赶到,维护起了周围的秩序,并且询问了一下情况,然后一位年轻的条子叔叔用英语说道:

    “……你们就是这两个孩子的父母吧?两位请放心,我们的医生正在赶来,她们会没事的?!?br />
    “谢谢,谢谢?!逼皆蠓蚋玖Φ佬?。

    年轻的条子叔叔满面同情地摇了摇头:“不用谢,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另外,她们两个是有什么精神方面的疾病吧?你们别担心,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她们的病一定会治好的,上帝会保佑她们的……”

    “什么精神方面的疾???”平泽夫妇一脑门儿黑线,大声咆哮道,“……她们没有??!”

    “嗯?她们没有???那这难道是……自杀吗?”旁边另外一个上了年纪的条子叔叔一脸严肃,“……两位,自杀在我们英国是非常严重的罪行,最高可判处死刑!”

    自杀还判处死刑?

    平泽夫妇无语地看向条子叔叔——

    妈蛋!人都自杀了还判死刑?你们英国人都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吧?

    ……

    下午六点出头。

    滑冰场内,小兰、园子、冢本数美和《人类观察》节目组的人愉快地交谈着,在他们旁边,柯南靠着栏杆蹲下,生无可恋地画着圈圈,身旁还有舒允文、萝莉哀默默围观:

    “……喂,柯南,咱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嘛,看看你这表情……啧啧……”

    柯南扭头瞪了舒允文一眼,伸手摸了下一头杂乱的头发——

    这也叫玩笑?我特么现在觉得我已经死啦!

    妈蛋!要不是我现在这个形态打不过你,咱非得打死你!

    柯南心里面YY着“手撕舒允文”之类的情节,继续伸手画着圈圈,咬牙道:“……你这个家伙,真的很可恶哎!我没招你、没惹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好啦好啦!是我错了,行了吧?”舒允文眯眯眼笑着,“……其实你换个角度想想,这些录像不是挺好的嘛,等你老了,这都是美好的回忆??!~”

    回忆?回忆你妹??!我特么恢复成工藤新一以后估计直接就被打死了,还哪儿来的老了以后的回忆?

    这回忆是你为自己老了以后准备的吧?

    柯南想着想着,又差点没哭出来,可怜兮兮地说道:“……允文同学,算我求你了,你以后别再这么坑我了行不行?小兰收藏了那盒录像带,以后绝对会打死我的……”

    舒允文看着柯南一脸惨绿,有点同情地点了点头:“……好吧,我尽量……”

    尽量?尽量你妹??!

    柯南嘴角抽搐了两下,正准备继续吐槽,旁边小兰忽然凑了过来,微笑着说道:“……对了,允文同学,之前柯南抹防晒油的那份录像带我给弄丢了,我想跟村下导演再要一份,但是他说得你同意才行……”

    “抹防晒油的录像带?”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立刻点头道,“……没问题,你让村下导演给你就行!”

    “啊……真是太好了!这些录像带好有纪念意义,我以后能和柯南一起看……”

    小兰开心地走开,舒允文一扭头,看到了柯南满是杀气、悲愤欲绝的目光:“……坑货舒允文!你特么不是说了不再坑我了吗?”

    “呃……”舒允文为之语结——

    话说,他和柯南说的话,怎么转头就忘了?好奇怪啊……

    难道这是世界意志在作祟?

    舒允文心里面嘀咕着,然后挠头干笑一声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是‘尽量’……”

    “呃……”柯南嘴角一阵抽搐,捋起袖子准备开干——

    妈蛋!你还跟我扯什么“尽量”?咱们还是同归于尽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