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神明?”

    房间里面,除了冢本数美、萝莉哀之外,其他人都是动作一僵,一脸骇然。

    铃木史郎、铃木朋子等人都知道舒允文拥有超乎常人的“恐怖”能力,相交的朋友也不一般,但现在骤然听说舒允文有一个神明朋友要来东京,还是吓了一大跳。

    舒允文点了点头,整了整衣服,笑着说道:“……没错,就是神明。她是我去鸟取县蜘蛛岭时认识的,现在还在鸟取县,过段时间才会过来……”

    铃木史郎等人对视一眼,然后才听铃木史郎开口道:“……我知道了,允文大人,我们会尽快把神社建好的……”

    舒允文微微一笑:“……麻烦你们了?;赝返人吹蕉┮院?,我问问她的意思,她要是愿意的话,我介绍你们认识?!?br />
    “真是太感谢了,允文大人?!绷迥臼防伤橇Φ佬灰簧?。

    一行人一起走到了别墅玄关前,只见武田信赖也站在那里。

    众人简单地客套了几句后,一起走出玄关。

    院子里面依旧在下着雨,松下平三郎把车停在了玄关前,拿着雨伞下了车,帮舒允文、冢本数美他们拉开了车后门。

    舒允文向着松下平三郎点了点头,让冢本数美、萝莉哀先上车后,自己正准备上车,忽然间听到头顶“轰隆隆”的一阵巨响,顿时吓了一跳,无语地抬头看了看头顶——

    妈蛋!刚才怎么忽然就打雷了?差点没把咱吓死!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然后上了车,旁边的萝莉哀瞄了一眼舒允文,一脸冷漠——

    话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装逼遭雷劈吗?不过这雷好像没劈下来啊……

    ……

    晚上,十点钟出头。

    新出家的浴室里面,悲催的毛利大叔又被柯南迷晕,躺在浴缸里。

    柯南则站在浴缸旁的角落里,手里面拿着蝴蝶结变声器,用毛利大叔的声音解释着案情,最后才看着站在门外、手拿充电式刮胡刀的新出阳子,开口道:

    “……所以说,真凶就是你了,阳子太太,错不了的!”

    “呵……”新出阳子无奈一笑,神情有些颓唐,“……我本来以为,这个手法万无一失的,没想到还是被识破了……”

    目暮警官神情一凛:“阳子太太,请问你为什么要杀掉你的先生呢?”

    “那是因为……他是一个混蛋!一个只知道玩弄女人的混蛋!”新出阳子脸上闪过一道恨意,“……我的同学、他过世的夫人千晶就是因为他才会死掉的……”

    新出阳子“巴拉巴拉”地说起了杀人动机,柯南听了两句,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整个人陷入了抑郁中——

    唉!案子破了、凶手也认罪了,可是他现在就是高兴不起来,心里面真的好难受……

    呜呜呜……我的小兰就这么被人撬走了,好心塞!~

    柯南抑郁着,警方则根据新出阳子的证词,开始进行收尾调查。

    没过多久,警方带着阳子太太收队离开,毛利大叔也幽幽地醒转过来,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奇怪了!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儿?”

    “啊……”柯南小鬼回过神儿来,连忙看向毛利大叔,干笑着说道,“……毛利叔叔你醒了?这里是新出家的浴室,刚才毛利叔叔又破获了一起凶杀案,抓到了凶手,好厉害哦!~”

    “又是我破的案?”毛利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脑门儿雾水,“……奇怪了,我怎么什么都没记得?”

    “呃……这个……”柯南干笑着正准备解释,毛利大叔已经摆了摆手道:

    “……算了,管他那么多!不过话说起来,破了案以后真是神清气爽,要是能喝两口小酒就更美了……对了,小兰在哪儿呢?我们是时候回去了……”

    “小兰姐姐她在起居室那边……”柯南随口回答,毛利大叔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吧,我们过去喊她回家!~”

    毛利大叔、柯南一前一后地走出浴室,刚一走到走廊转角,毛利大叔忽然停了下来,退回到了转角墙后,偷偷探头看着起居室门前:

    “……他们两个在干什么?”

    毛利大叔身后,柯南“啊咧”一声,也探头看了过去,只见小兰、新出智明站在起居室的门口,小兰一手拿着新出智明的西装外套,新出智明正在脱着他的蓝色毛衣??履峡凑庖荒?,顿时内牛满面——

    妈蛋!这又是个什么鬼情况?这家伙脱衣服想干什么?

    柯南醋罐子打翻,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小兰立刻扭头,发现了毛利大叔和柯南:“……爸爸,柯南,是你们啊……”

    “嗯……”毛利大叔沉闷地点了点头,从拐角走了出来,“……小兰,我们这就要回去了……对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没、没什么啦!~”小兰眯眯眼笑着,转身向着新出智明行礼道,“……抱歉,智明先生,我知道我的要求很失礼……您放心,我会把您的衣服洗干净送过来的……”

    柯南闻言,血量瞬间清空,一脸悲愤地掩面泪奔——

    我还是搬回自己家去住吧!小兰都要帮别的男人洗衣服了,我还留在她家干什么?

    ……

    晚上,十点半多。

    舒允文家中,舒允文、萝莉哀一进了家门,明美立刻跑去浴室那边,放起了泡澡的热水。

    舒允文打开电视,和萝莉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知不觉说到了柯南身上,然后萝莉哀开口道:

    “……除灵师先生,你好像真的很喜欢欺负那位名侦探啊……不过,你之前在铃木家说的谎言,真的是漏洞百出,那位名侦探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会知道,你是在骗他的……”

    “……是??!那小鬼那么聪明,肯定骗不了他多久的……”舒允文笑了笑,然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一拍脑门儿,“……你倒是提醒我了!谢谢你了,灰原!”

    “嗯?”灰原有点奇怪,“提醒你?我提醒你什么了?”

    “嘿嘿,柯南之前说了,只要我帮他打听小兰的事儿,他就欠我一个人情,可以让他做一件事情……”柯南捏着下巴,“……我得赶在这小鬼发现我骗他以前,先把他的这个许诺兑现了,要不然他肯定要反悔了……”

    舒允文阴险地笑着,拿出了手提电话,萝莉哀的嘴角一阵抽搐——

    好吧,可怜的名侦探,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