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取县,一家旅店内。

    平泽唯没心没肺地趴在榻榻米上,吃着零食、看着电视,平泽忧则和父母坐在小茶几前,听着父母絮絮叨叨地说着家里的事情。

    “……所以说,我们一家人都要回滋贺县了吗?明明我和姐姐才来鸟取县不到一年……”

    平泽忧的父亲无奈地说道:“……没有办法啊,毕竟我们在鸟取买的房子都被泥石流毁掉了,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而且,因为这次的事情,我也向滋贺县公司总部提出了申请,要求调回总部,总部也批准了……”

    “……话说起来,蜘蛛岭这地方确实很怪,我和你们的妈妈也不愿意让你们继续留在这里……”

    “唔……好吧?!逼皆笥堑懔说阃?,然后扭头看向平泽唯,“……姐姐,我们可能要转学回滋贺县了!”

    “噢……”平泽唯点了点头,继续吃着零食、看着电视。

    好吧,某个人的意见貌似可以直接无视掉了。

    姐妹俩的母亲又说道:“……你们两个转学回去,可以回到原来的学校继续读书。另外,因为……嗯,那些大判金、小判金的缘故,我们家的经济条件好了许多,你们要用功读书,等上高中的时候,可以入学好一点的私人学院……”

    “嗯?爸爸、妈妈把那些大判金、小判金买掉了吗?”平泽忧好奇地问道。

    “是??!今天下午卖给了一位收藏家,一共卖了两亿五千万,这是很大的一笔钱了?!苯忝昧┑母盖椎懔说阃?,“……对了,你们两个回滋贺县的入学手续还需要一段时间,这几天,你们可以去想去的地方玩一玩……”

    姐妹俩一听这话,顿时都激动了起来,齐声道:“我们要去伦敦!我们要去九又四分之三车站!我们要去学魔法!”

    “呃……”平泽夫妇看着一脸激动的两个女儿,对视一眼后,才开口道:

    “……好吧,那这段时间,我们就去英国伦敦……”

    如果没有这一箱大判金、小判金,平泽夫妇老是听到两个女儿想当魔法少女,肯定已经把姐妹俩送精神病院了。

    正是因为有这一箱大判金、小判金的出现,平泽夫妇心中隐隐相信了姐妹俩口中那位“魔女姐姐”的存在,也想让姐妹俩去伦敦试一下。

    毕竟,没人会用一箱大判金、小判金来骗人不是?

    万一姐妹俩说的是真的,她们真的能入学魔法学院成为魔法少女,一下子多两个魔女女儿,那得多带感???

    至于他们原定计划中、姐妹俩的首选高中——樱丘女子高中?

    管它去死!

    平泽夫妇心里面打着算盘,平泽唯、平泽忧姐妹俩已经开心地蹦跶了起来,大喊着“魔法学院”、“马猴烧酒”,对即将到来的伦敦之行充满了期待——

    嗯,她们是要成为马猴烧酒的女生!

    ……

    新出家。

    所有人到齐后,在警方的指挥下,一群人重现了一次案情。

    柯南一边乱想着、一边看了一遍案情重现,然后眼睛瞄了一眼新出智明,心里面不爽:

    “……根据刚才的案情重现,唯一可以确定没有嫌疑的,就是这个家伙了!因为从灯灭了以后,小兰一直都挽着他的手,他根本不可能离开跑去杀人……”

    “……除了他之外,剩下的佣人小光、阳子太太、新出老太太都有可能杀人,其中嫌疑最大的,应该就是小光小姐了……”

    “……毕竟,从起居室跑到总闸那里来回只需要三十秒,而小光她居然用了一分钟……”

    柯南想着这些,扭头看向了小光——

    话说起来,小光小姐的胳膊是怎么受伤的?胳膊内肘居然都能烫伤,还是一个印子,感觉像是夹过什么很烫的东西似的……

    对了,还有老太太,她的脚似乎是踩到了什么东西,刺伤的……

    柯南思索着,起身离开了起居室,走到了通往二楼的楼梯前,一边走向二楼、一边查看着,在看到二楼地板上的一块碎片后,顿时愣住了——

    这个是……什么东西的碎片?茶碗蒸?

    这么说来,老太太的脚就是因为踩到了这个,所以才会受伤的吧?看样子,在停电以后,小光小姐应该来过二楼,她胳膊肘子内侧的烫伤,应该是夹着茶碗蒸留下的伤痕。

    不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是茶碗蒸摔破了而已,清理掉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

    柯南眯了眯眼,又溜达回了起居室里面,正巧听到新出智明向目暮警官说道:“……下午吗?没错,下午的时候,小光小姐确实不小心打碎了家里的花瓶,我父亲还跟小光小姐说,再打碎什么东西就让她走人……可是,这应该和这起案子没有关系吧?”

    柯南闻言一愣,然后心中了然——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就很清楚了!凶手就是那个人了!

    不过……咱这次为啥破了案,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捏?

    ……

    铃木家,一间安静的小会客室内。

    铃木史郎、铃木朋子专程把舒允文叫到小会客室里面,无非就是想私底下聊聊,联络一下感情而已。

    众人简单地聊了一会儿,铃木朋子又关心地问了下他们家座敷童子铃木智佳子的事情后,铃木史郎的秘书西野真人敲门走了进来,躬身道:“铃木先生,武田先生准备回去了……”

    “信赖他这就要走了吗?”铃木史郎愣了一下,抬手看了看手表,笑着说道,“……现在时间确实不早了……”

    “……允文大人您请稍等,我去送一下信赖,马上就回来?!?br />
    舒允文也抬手看了下手表,惊讶道:“……哟!这都快十点了???铃木先生,我和我女朋友也是时候离开了,毕竟明天周五还得上学……”

    “唔……那好吧,我送送您?!绷迥臼防捎α艘簧?。

    舒允文、冢本数美和铃木家的人一起向小会客室外走去,眼瞅着走到了门口,舒允文才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道:

    “对了,铃木先生,我这里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帮个忙……”

    “嗯?允文大人请讲?!绷迥臼防晌⑽⒁恍?。

    舒允文笑着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请铃木先生帮忙物色一块儿地方,然后建一个神社,最好可以在两个月内完成……我有一个朋友,打算以后来东京生活……”

    “神社?”铃木史郎楞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这个容易,请您稍后让人把神社的要求转交给我的秘书西野就可以,他会帮您办好一切的?!?br />
    铃木史郎话落,语气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对了,允文大人,冒昧地请问一下,您的朋友是神社的主持吗?”

    “主持?不是主持……”舒允文摇了摇头,然后微笑着回答道:

    “……我的朋友,是一位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