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九章 帮忙虐狗咱不做,要不然良心会痛的!~



    舒允文身旁,冢本数美听着园子的话,有些尴尬地说道:

    “……园子,这里面是不是有些误会?其实,成实刚才是得到了允文君的命令去找你的……”

    “找我?”园子愣了一下,然后叉腰道,“……就算是为了找我,他一个男鬼难道就能乱闯女厕所嘛?!~他就是在偷窥,那个变态!~”

    “呃……”冢本数美干笑一声——

    好吧,园子说的好有道理,她居然无言以对……

    舒允文看看一脸不岔的园子,轻咳两声,打着哈哈道:“……好了,园子,这事儿是成实不对,回头我会教训他的……”

    “好吧?!痹白拥懔说阃?,然后又不满道,“允文大人,您的手下真的好没礼貌哎,居然做出这么龌蹉的事儿来,一定得好好管教才行……”

    舒允文连连点头,一脸正气地说道:“我知道了!我也没想到,他居然会做出这么恶心、下流的事情来,真是给我丢脸……”

    暗中观察的成实泪崩——

    妈蛋!勇闯女厕所神马的,真的是个误会??!

    还有,舒允文这货好无耻,居然还敢说咱给你丢脸?

    你说这话的时候,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嘛?你想过你让咱帮你拍的那些小电影吗?!

    舒允文配合着园子骂了成实几句,园子怒气才终于消减了下来,又好奇地问道:“……对了,允文大人,你让他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呃……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儿……”舒允文想了想,示意园子坐下,然后才又继续问道:

    “……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知道不知道小兰最近放学以后都在忙什么?”

    “小兰吗?”园子微微一愣,然后奇怪地问道,“……这个我倒是知道。不过,允文大人你问这个干什么???”

    “这个……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而已……”舒允文摆了摆手——

    话说,他总不能说,他是在替变小的洗衣机打听的吧?

    “这样啊……”园子轻笑一声,然后低声道,“……其实也没什么啦!现在不是冬天了嘛,小兰想送新一那家伙一份特殊的礼物,所以每天放学以后都会去她妈妈的事务所织毛衣……”

    “……唔,我想小兰大概是想,新一那家伙能穿上她亲手织的毛衣,一定也会感受到她浓浓的爱意吧!~”

    园子说着话,两手握拳压在胸口,又成了一副花痴相。

    “呃……”舒允文听着园子的话,嘴角抽搐了两下,“……你是说……她在给工藤新一织毛衣?”

    妈蛋!这可真是猝不及防的一口狗粮??!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口狗粮还不是工藤新一、小兰亲自喂的,而是园子帮忙喂的,味道还特么齁甜……

    “是??!是??!”园子连连点头,冢本数美也在旁边连连点头,还偷偷地瞄了舒允文一眼:

    “……没错,这真的好浪漫的!~”

    能为心爱的人织毛衣,她之前怎么就没想到?

    园子和冢本数美凑在一起,叽叽喳喳了起来,舒允文则无语地撇了撇嘴,心里面念叨起了那只幸福的柯南狗——

    话说,洗衣机这货真是的!

    看看人家小兰,白天要忙着上课,晚上还要忙着织毛衣,就为了送他一件特别的礼物,结果这家伙居然老觉得小兰劈腿!

    真是岂有此理??!

    舒允文想着这些,又扭头瞄了一眼自家的数美酱,心里面有点酸酸的——

    唉!咱家的数美酱怎么就没想到要给咱织件毛衣穿穿呢?

    嗯,咱才没有在羡慕那只柯南狗!

    不过,像是这种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怎么能把实话告诉他?这不是要咱在虐狗的路上助纣为虐嘛!~

    不行,帮忙虐狗这种事,咱绝对不能做,要不然咱的良心会痛的??!

    还有,柯南这个凶残的虐狗犯,咱也不能放过他,绝对不能让他舒坦……

    卧槽?谁特么说我在嫉妒柯南狗?你有种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

    新出医生家。

    庭院中,雨水落在地面上,带起“哒哒”的声音。

    新出家的浴室里面,目暮警官、高木警官站在毛利大叔、柯南他们跟前,一脸“尼玛又是你们”的表情:“……毛利老弟,你今天又在??!”

    “哈哈哈……是??!”毛利大叔挠着头,“……我今天凑巧在这里看病,然后新出医生就留下了我们,顺便吃个晚饭……”

    “新出医生?就是这家的主人吗?请问是哪位?”目暮警官两眼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毛利大叔又干笑一声,伸手指了指地面上的尸体:

    “……这位死者就是新出医生,新出一声的儿子智明刚才已经对他进行了抢救,不过看样子是没救了……”

    “呃……”目暮警官脑门儿上挂着一滴汗珠,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

    唉……你说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居然敢把这家伙带到家里来……

    目暮警官懒得吐槽了,下令让鉴识人员开始调查现场,柯南则站在一旁,故意装傻卖萌,提醒着毛利大叔和目暮警官他们,同时目光不时地在新出家的众人身上来回看着——

    没错!从现场的种种迹象来判断,新出义辉表面上像是自己不小心触电身亡,但实际上却是被人谋杀!而凶手……

    就在在场的这些人里面!

    案发现场,在柯南的提示下,毛利大叔、目暮警官也开始怀疑这是一起谋杀案,让所有相关人士到了起居室,调查起了新出家每个人的不在场证明,柯南小鬼也跟在一旁,认真听着、分析着。

    柯南听了一会儿,扭头瞄了眼小兰,却发现小兰居然又在盯着新出智明看个不停,顿时心里面一阵泛酸——

    话说,小兰怎么一直盯着这家伙看??!

    还有,现在想想,刚才停电以后到来电的那段时间里,小兰居然一直都抱着新出智明的胳膊……

    她怎么就没抱着我捏?!

    柯南心里面正吐着酸水,目暮警官忽然开口道:“……对了,智明先生,冒昧地请问一下,你最近每天下午的五点到七点好像都不在家,请问你是去做什么了?”

    “警察先生,你这是在怀疑我吗?”新出智明皱着眉头,一脸不高兴,“……我在这段时间,是去当高中篮球社的教练了,一位高中时期很照顾我的老师受伤了,所以让我暂代教练之位……”

    “当篮球社的教练?你不是一位医生吗?”目暮警官有点奇怪。

    新出智明开口道:“……我在高中的时候,也是篮球社的一员。关于我当教练这件事情,你们大可去调查!对了,小兰小姐她或许就知道一点儿……”

    柯南闻言一愣:“……啊咧?小兰姐姐怎么会知道?”

    新出智明微微一笑:“……因为我说的那间学校,就是帝丹高中??!”

    “呃……”柯南看看小兰,又看看新出智明,有点发懵——

    话说,小兰这段时间说是参加空手道社训练的时间,貌似也是五点到七点??!

    难道说……

    应该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