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家,山根胜彦在简单的问询、搜证后,大手一挥,逮捕了罗伯特,还让柯南、毛利大叔、小兰、服部他们一起回县警本部配合调查。

    至于舒允文、冢本数美他们,则一起到了鸟取县的市中心,简单地逛了起来。

    转眼间,时间到了下午四点钟,舒允文等人玩的虽然不尽兴,但也到了回去的时候。

    鸟取县的高速站外,越水七槻把车停在了路边,舒允文、冢本数美、小泉红子他们则站在一旁,和武田美莎道别:

    “……好了,武田美莎小姐。非常感谢您今天带我们逛了逛鸟取,我们这就回去了,您也请回吧……”

    “好的?!蔽涮锩郎懔说阃?,脸上带着微笑,“……允文大人,关于那个供奉我的神社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这个好说?!笔嬖饰奈⑽⑿α诵?,“……我回去以后找朋友帮忙,要不了多久就能建好的……对了,美莎小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东京?”

    “唔,这个还不确定……”武田美莎思索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道,“……我估计,大概要在两个月后吧?等罗伯特的案子了结以后,我就会去东京了……当然,要是我的神社提前建好的话,我也会过去看一下的,那毕竟是我以后住的地方……”

    “那成,我会让人在两个月内完工的?!笔嬖饰牡阃繁硎久靼?,又简单地聊了两句后,才一起上车离开。

    越水七槻开着车上了高速公路,立刻迫不及待地问道:“……允文同学,现在有时间了,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这一次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呃……”舒允文微微一愣,撇了撇嘴——

    好吧,今天越水七槻跟个好奇宝宝似的,一直追问着昨晚那起案子的内幕和真相。不过舒允文当时只顾着和数美酱玩了,就推说等回去的路上再说。

    这不,现在越水妹砸又开始问了……

    舒允文想了想,心里面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开口道:“……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这起案子的源头,要从三年前说起……”

    舒允文“巴拉巴拉”地把武田家的案子还有蜘蛛仙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

    “……武田绢代夫人并不想让智惠老太太知道她和信一之间的感情纠葛,让我们想办法帮她隐瞒信一先生是被她(蜘蛛妖)杀害的事儿,再然后,在美莎小姐的劝说、还有我和数美的感化下,罗伯特决定自首,还替已经成佛的绢代夫人顶了杀害信一先生的罪……”

    “……嗯,事情就是这样!~”

    舒允文讲完了整个过程,越水七槻脑门儿上挂满了黑线——

    妈蛋!你还说感化?狗屁的感化!你和数美是不是都习惯用拳头感化人了?

    还有,他们昨天晚上辛辛苦苦调查,最后查出来的真相,居然都是武田美莎布置好的假象,那他们的调查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亲爱的委托人大姐,咱不带你这么坑人的??!

    另外舒允文这货也好坑,你明明知道我们都搞错了,居然也不打声招呼,咱们到底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越水七槻心里面一阵吐槽,然后忽然觉得心好累,觉得不会再爱了。

    越水七槻沉默了一会,紧接着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眉头一皱,认真地问道:

    “……允文同学,既然罗伯特是帮绢代夫人顶罪,那信一先生的死亡时间是在什么时候?”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武田信一的死亡时间啊……大概是在晚上九点五十分左后吧……你问这干什么?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这问题大了!”越水七槻嘴角抽搐了两下,“……罗伯特开车前往墓地的时间是在临近九点钟,假如警方采用了我和柯南、服部他们的推理,那武田信一先生的死亡时间就是在九点钟前后……然而,武田信一先生的真正死亡时间却是在九点五十分,这其中整整有五十分钟的时间差啊……”

    越水七槻说到这里,语气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

    “……像是这一类的命案,警方的调查会非常严格、认真,武田信一先生的尸体百分百会被解剖!想要确认尸体的死亡时间,除了正常的生理性判断外,还可以通过死者食物的消化情况来判断?!?br />
    “只要鉴识人员调查过死者肠胃内食物的消化情况后,就可以根据死者的进食时间,确定死者的正确死亡时间,最终误差不会超过半个小时!而我们推理中的死亡时间和武田信一真正的死亡时间却差了整整五十分钟,这根本不合理的!”

    “呃……原来是这样??!”舒允文了然点头——

    话说,他还真没太在意死亡时间神马的,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漏洞……

    “……这个麻烦不小的?!痹剿邩灿纸馐偷?,“……如果是厉害一些的律师,完全可以抓住这个漏洞,帮罗伯特洗脱杀害武田信一的嫌疑……”

    “靠这个就能洗脱嫌疑?”舒允文微微一愣,“……那我这儿倒是简单了!我之前还答应美莎小姐要帮罗伯特找律师,让他的这条罪名不成立呢……”

    “……越水侦探,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儿??!”

    “呃……”越水七槻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你憋谢窝!咱才没想帮你!

    这货特么到底知不知道,这个时间差漏洞一曝光,他们几个侦探都会背上制造冤假错案的帽子?

    咱本来是个睿智的名侦探,直到遇到了舒允文……

    一切全特么变了!

    ……

    与此同时,鸟取县警本部,搜查一课的办公室里面。

    山根胜彦看着武田信一的尸检报告,一脸懵逼:

    “……鉴识科的人没有搞错吧?尸体死亡时间和那几个侦探推理出的预估死亡时间怎么差这么多?”

    “没有搞错?!备员玖剂Φ阃?,“……鉴识科的人第一次得出结论时也觉得不对,专门做了第二次尸检,结果依旧和第一次尸检时一样……山根警官,罗伯特先生他……真的会是杀害武田信一先生的凶手吗?”

    山根胜彦又想到了罗伯特那一身伤,嘴角抽搐了两下,连忙起身到了审讯室,看着罗伯特问道:

    “……罗伯特先生,毛利侦探他们都已经离开鸟取县了。你不要怕,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被他们一群人暴打、最后屈打成招的?”

    罗伯特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笑道:“……山根警官,您开什么玩笑??!我真的是自愿自首,而且根本没有人打过我,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说的话!”

    “呃……”罗伯特有点崩?!?br />
    大哥,这特么不是我信不信的事儿吧?

    就你现在这惨样儿、还有尸检报告上的死亡时间,我们信了,别人也不信??!

    唉,本来以为是捡个便宜、轻轻松松就能破案,结果现在看着情况……

    亲娘咧!这是要影响仕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