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九点半。

    蜘蛛岭的某条道路上,三辆警车鸣着警笛,向着武田家开去。

    最前面的一辆警车上,冈本良把着方向盘,两眼盯着正前方,听着山根胜彦“巴拉巴拉”地抱怨道:

    “……真是的,昨天晚上蜘蛛岭这里怎么出了那么多事?华明师傅埋东西的地方被泥石流淹没、无法现场取证不说,通往武田家的路还塌掉一段,害得我们只能绕远路……”

    因为今天的事情比较多,山根胜彦、冈本良他们一大早七点就从县警本部出发,赶到了蜘蛛岭,首先去华明师傅埋钓鱼线、注射器的地方转了一圈,结果却发现,那里居然被泥石流掩埋了——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是被更早的一次泥石流掩埋掉的,只以为这是昨晚才被埋掉的……

    冈本良一边开车、一边笑呵呵地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毕竟蜘蛛岭这里本来就是很容易发生地震、泥石流的地方……不过,这次蜘蛛湖周围那里整个都陷了下去,确实还是第一次……”

    “……算了,反正华明师傅认罪态度很积极,缺了现场指证这一环也应该没什么……”听着冈本良的话,山根胜彦头疼地摇了摇头,然后忽然问道:

    “……对了,武田家快到了吧?”

    “马上就到了,前面就是,最多还需要一分钟?!备员玖夹ψ呕卮?。

    没过多久,警车终于开到了武田家门口。

    山根胜彦等人下了警车,一起走进了武田家里面,和毛利大叔以及武田家的人客套了几句后,山根胜彦才笑着说道:

    “……毛利先生,我可是久仰您的大名了,尤其是您的名推理,我更是听目暮警官说起过多次。这次武田家的案子能告破,和诸位侦探的帮助是分不开的,真的非常感谢……”

    毛利大叔听着山根胜彦的夸奖,恬不知耻地挠头道:“哪里哪里,不管是多么困难的案件,只要落到我名侦探手里,都是小菜一碟啦!”

    柯南、服部平次闻言,心里面都翻了翻白眼——这个臭不要脸的大叔!你昨晚有发挥一丢丢作用吗?

    几个人又聊了几句,山根胜彦又问道:“……对了,请问案件的嫌疑人罗伯特现在在哪里?”

    “他?他被关在杂物室里面?!蔽涮锪卮?,然后笑着说道,“……诸位请跟我来,我这就带你们过去?!?br />
    “好的,麻烦您了?!鄙礁ぱ宓佬灰簧?,然后一行人一起向着杂物室走去,冈本良来回打量着四周,奇怪地问道:

    “……对了,允文同学昨晚不是也在这里吗?怎么没看到他?”

    “允文同学??!他听说附近有户叫平泽的人家被泥石流掩埋了,所以过去帮忙了……”和叶笑着回答。

    “去帮忙了?”冈本良感慨一声,“他还真是个好人??!”

    几个人说着话,很快走到了杂物室前。

    武田龙二拿着钥匙打开了门,露出了杂物室内的景象,只见罗伯特蓬头垢面、满身灰尘,一手拿着半个白面馒头、一手捏着一根咸菜,正吃着东西。

    房门打开后,罗伯特也抬起了满是青肿和淤青的脸,惊喜地看着山根胜彦他们,手里的馒头、咸菜掉在了地上,激动地冲到了山根胜彦跟前:

    “……你们、你们就是警察先生吧?我昨天晚上杀了人,还有六天前的根岸正雄也是我杀的,你们快点逮捕我吧……”

    “呃……”山根胜彦看着跟前惨兮兮的罗伯特,嘴巴张得老大——

    话说,这人看上去怎么这么惨?这一身的伤……被打的不轻??!

    还有,正常杀人犯看到警察后,明明应该是垂头丧气、非常畏惧才对,这个罗伯特怎么这么开心,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看到了亲人、大救星一样……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他看到警察都觉得这么亲切?

    冈本良此时也是一脸懵逼,结结巴巴地问道:“……罗伯特先生,您、您这是……”

    “你是问我身上的伤吗?”罗伯特微微一笑,“……这都是我自己摔的,没人打我……”

    罗伯特说着,生怕山根胜彦他们不信,又加重音强调一遍:“……我说的是真的,真的没人打过我!”

    “唔……”山根胜彦看看满身是伤的罗伯特,又扭头看向毛利大叔、柯南他们,一脸狐疑,“……诸位,罗伯特先生真的是自首的吗?”

    妈蛋!罗伯特这一身伤,怎么看都像是屈打成招的吧?!

    ……

    上午九点半,被掩埋的平泽家附近。

    鸟取县消防厅的人已经赶到,操纵着机械清理被掩埋的道路,把平泽家一点点的挖开。

    旁边的道路上,平泽唯、平泽忧还有连夜赶回来的父母站在一旁,和前来围观的邻居一起看着消防员工作,品格夫妇神情担忧,低声讨论着自己家该如何是好。

    平泽唯、平泽忧姐妹俩听着父母讨论着悲观的未来,平泽忧也跟着担心,平泽唯则浑然不在意,迷迷糊糊地说道:

    “爸爸,妈妈,没事的!昨天晚上,魔女姐姐在救了我们以后说,咱们家虽然被泥石流掩埋了,但是会有人赔偿的……”

    小唯又在说魔女了……

    平泽夫妇看了眼自己家呆萌的闺女,轻叹一声道:“……对了,除了房子,还得存钱给小唯、小忧看病……”

    平泽唯撅起了嘴,一脸不开心,也就在这时候,旁边一辆轿车开了过来,停在了旁边。

    平泽唯在看到车子副驾驶上的人后两眼一亮,向着平泽忧摆了摆手道:“……小忧,你看那辆车子,车上的人好像是魔女姐姐哎!”

    平泽忧闻言望去,也是两眼一亮:“真的是魔女姐姐!姐姐,我们一起去跟魔女姐姐打个招呼吧!”

    “嗯嗯!”平泽唯点了点头,和平泽忧手牵着手,一起向着车子跑去,结果才跑了没几步,平泽唯忽然“piaji”一声摔倒在了地上,连带着把平泽忧也给拉倒了。

    平泽忧连忙爬了起来,一脸无语地看着自家姐姐:“……姐姐……”

    “唔……”平泽唯迷糊地爬了起来,指着空无一物的地面,“……刚才有东西绊倒了我!”

    不远处的车子上,舒允文看着迷迷糊糊的平泽唯,一脑门儿黑线:“……小泉同学,那女孩儿就是你昨晚救出来的小女生?”

    话说,怎么会有这么呆的极品女生?走平地都能摔倒……她的平地摔技能满级了吧?

    小泉红子还没回答,武田美莎已经微笑着回答道:“那是平泽家的小唯,平时就是呆呆的,不过很可爱,不是吗?”

    舒允文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瞄了一眼正在抱怨“地不够平、害我摔倒”的迷糊女生——

    好吧,有道是呆到深处自然萌嘛!就这萌蠢萌蠢的生物,好像确实挺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