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上午,九点钟出头。

    因为昨晚案件折腾到很晚的缘故,舒允文等人起床都比较晚,正坐在一起边吃早饭边聊天。

    舒允文坐在冢本数美身旁,听着武田阳子说着闲话:

    “……我早上刚才听邻居说,昨天晚上的泥石流、地震都很严重,好像还差点出事了……”

    舒允文、冢本数美、小泉红子他们依旧淡定地吃着东西,毛利大叔则惊讶地问道:“……什么?还差点出事了吗?”

    “是??!附近邻居家的那位先生在市区里面上班,早上开车去上班时才发现,我们附近的那个蜘蛛湖,周围居然全都塌掉了,往下面足足塌了一百米呢!天呐,想想也可怕……”阳子太太惊讶地说着,柯南、服部平次他们都没什么反应,倒是越水七槻扭头看向了舒允文、小泉红子——

    话说,她可是知道的,舒允文、小泉红子他们昨晚真的是去斩妖除魔了……

    难道说,这就是他们制造出来的动静儿?未免太恐怖了吧?

    妈蛋,这人物设定明显违规了好不好?!

    越水七槻心里面嘀咕着,服部平次也紧张地问道:“……湖的周围全都塌掉了?没有人受伤吧?”

    “没有!那里发生塌陷的时候,应该是在晚上。大晚上的,没有谁会去蜘蛛湖那里……”阳子太太笑着回答,然后又继续说道,“……话说起来,蜘蛛湖那里没什么大事,倒是附近的平泽家出了事。昨晚十点半多的时候,他们家后面的山坡发生了山体滑坡,整个家都被淹了……”

    “……好在啊,在山体滑坡之前,平泽家的两个女孩儿都跑了出来……”

    “整个家都被淹了吗?”小兰一脸惊愕,然后庆幸道,“……不过,人没事真是太好了……”

    “是啊,人没事真是太好了!”阳子太太点了点头,又托着下巴道,“……对了,她们两个也不能说没事吧?我听邻居说,她们两个好像被吓傻了,一直在说什么‘一位紫色头发的魔女姐姐救了我们’、‘魔女姐姐好厉害’、‘我们以后也要当魔法少女’等等之类的话……”

    武田阳子话落,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扭头看向小泉红子,其他的人也都有点诧异——

    要说紫色头发的魔女,这里貌似就有一个……

    小泉红子无视了周围的目光,淡定地喝着粥,舒允文则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数美道:“……唔,数美,等一会儿咱们一起去那户叫平泽的人家一趟,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话说起来,平泽家昨晚会被泥石流淹没,和舒允文、小泉红子脱不了干系,他至少得给一些赔偿……

    舒允文话落,冢本数美立刻点头答应一声,佣人盐谷则说道:

    “……你们要去平泽家吗?可是,警察刚刚打电话过来说,他们很快就会到了,让所有人都不要离开……”

    “呃……反正这里人多,有毛利先生在,我们先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笔嬖饰幕肴徊辉谝獾匕诹税谑?,然后扭头看向越水七槻,“……越水侦探,能麻烦你一会儿开车送我们去平泽家吗?”

    “……这个倒是没问题……”越水七槻愣了一下,点头答应下来——

    她现在有不少问题,想要好好地问一下舒允文。

    众人很快吃完了早饭,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小泉红子还有越水七槻收拾了一下行李,一起告辞离开。

    车子开出武田家没多久,只见武田美莎追了上来,巨大的身躯趴到了车顶上,探头进来道:“……允文大人,昨天平泽家会出事,有多半是因为我的缘故……您要是想补偿平泽家的话,金钱方面就由我来吧……”

    “嗯?你有钱?”舒允文微微一愣。

    武田美莎点了点头:“……我这三年闲着无聊的时候,也会到处逛逛,在地底下找到过几个宝藏……”

    “呃……”舒允文无语——

    好吧,他差点都忘了,每一个幽灵,其实都是寻宝小能手……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想了想点头道:“……那好吧,赔偿就你来出吧!”

    “好的,麻烦您请司机在前方的树林那里停一下,我找到的宝藏就藏在那里……”

    武田美莎话落,舒允文向着开车的越水七槻吩咐一声,越水七槻实在是忍不住问道:“……允文同学,你这是在和谁说话?”

    舒允文抬头看了眼武田美莎,开口道:“……嗯,一个朋友吧?!?br />
    越水七槻无语地翻了翻白眼,然后把车子停到武田美莎说的树林前。

    舒允文、冢本数美跟着武田美莎下了车,没过多久,冢本数美抱着一个箱子走了出来,“Duang”的一声放到了车上。

    “这个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越水七槻看着箱子有点好奇,伸手打开看了下里面,然后呆住了——

    箱子里面,居然装着满满的一堆大判金、小判金,粗略估算了一下,至少也有上百块儿!~

    等等!大判金?!

    越水七槻微微一愣,一下子想到了自己收到的“委托费”,身上一阵发毛,嘴角抽搐了两下,看着舒允文问道:

    “……允文同学,你的那位朋友,该不会就是……我的委托人吧?”

    “呃……”舒允文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眼连连摆手的武田美莎,又看看一副已经了然于胸的越水七槻,干笑着回答道:

    “……那个……我说不是,你信不信?”

    越水七槻眼皮子一阵乱跳——

    妈蛋!你说我信不信?

    咱的三观虽然已经因为你们碎成渣了,但咱是一个睿智的侦探,不是智障!

    ……

    与此同时,东京,铃木家的书房内。

    铃木史郎、铃木朋子、武田信赖坐在沙发上,听着秘书西野真人讲着昨晚发生在蜘蛛岭的事情。

    等西野真人说完,铃木史郎才开口问道:“……除灵事务所那边对此有什么解释吗?”

    “……暂时没有解释?!蔽饕罢嫒嘶卮?,“……不过,松下先生说,允文大人是应朋友相邀,一起前往鸟取县除妖的。他的那位朋友,是一位强大的魔女……”

    “和魔女朋友一起去除妖吗?”武田信赖沉默了几秒钟,才开口道,“……允文大人居然靠个人力量制造了地震、引发地面塌陷,真是太强大了!”

    “是??!简直太强大了!”铃木朋子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吩咐道:

    “……西野秘书,请你回头找管家商量一下,在最近挑选一个合适的日子,在铃木家办一场酒会,到时候邀请允文大人来参加……”

    铃木朋子已经想到要尽快和舒允文联络感情了。

    西野真人闻言,立刻点头道:“好的,铃木夫人,我这就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