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八章 柯南不想和你说话,并朝你丢了只狗~



    晚上十二点半多。

    鸟取县警本部,搜查一课的办公室内。

    山根胜彦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刚刚整理好的卷宗,笑着打了个哈欠,对旁边的冈本良道:

    “……唔,忙活了一晚上,总算把华明师父的笔录做完了!接下来只要等鉴识科的证据鉴定结果,还有现场指证,这个案子就可以结案了……”

    “哈哈,是??!”冈本良坐在一旁喝着咖啡,笑着回答,“……这个案子说起来,还要多亏了那位来自东京的允文同学。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们恐怕根本不会想到,和善的华明师父居然是凶手……”

    “呃……允文同学啊……”山根胜彦愣了一下,想到自己之前“吃手提电话”的豪言,嘴角抽搐了两下,转移话题道,“……算了,不说他了。对了,听说蜘蛛岭的那个蜘蛛之家今晚又出命案了,是真的吗?”

    “没错,是真的?!备员玖嫉懔说阃?,然后又补充道,“……不过,今晚蜘蛛岭那边又下起了大雨,爆发了泥石流还有地震,所以咱们这边暂时不能出警,要等明天一早才能过去了……”

    冈本良说着,语气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话说起来,之前允文同学他们说,他们要去的就是武田家。对了,之前打电话来报警的女佣还说,他们家里面好像还有三个侦探,听说有一个还是毛利小五郎先生,他们要是联手的话,这个案子说不定已经破掉了……”

    山根胜彦闻言一愣:“……毛利小五郎?就是那位名侦探嘛?我听目暮警官说起过他,听说有他参与的案件,破案率是百分之百……”

    山根胜彦话没说完,桌子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他连忙接起了电话,开口道:

    “……你好,我是搜查一课的山根……您说什么?刚才武田家的人打电话过来,说他们家的命案已经破了,犯人还认罪自首了?好的,我明天会去蜘蛛岭,这个案子就交由我来负责吧……”

    山根胜彦“巴拉巴拉”了两句,挂掉了电话,冈本良立刻惊讶道:

    “……冈本家的命案已经破掉了吗?允文同学还有那些侦探真是厉害啊……”

    “……是??!”山根胜彦点了点头,惊叹道,“……早就听目暮警官说过,毛利侦探一贯以高超的推理来迫使犯人俯首认罪,也不知道这一次毛利先生的推理会是什么样的,到时候一定要请教一下……”

    “嗯……一定会很精彩吧!”

    ……

    晚上,一点钟出头。

    武田家,舒允文、柯南、服部、毛利大叔等人的客房内。

    柯南、服部平次已经钻了被窝,两个人都是一张标准的郁闷脸,正在一起声讨着舒允文,内容无非就是“舒允文是个王八蛋”、“狗鈤的又抢我们破案”、“明天家暴被打死”之类的。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服部平次又深深地出了口气:“……工藤,今天这个案子,绝对是我这辈子最憋屈的一个案子了。案子虽然破了,但我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柯南“呵呵”一声,郁闷地说道:“……你也这算憋屈?”

    妈蛋!你再憋屈还能憋屈得过我?

    你想想我!只要我和那家伙同屏出现,那货总是会抢我的风头……呜呜,我特么都变小了,还被那货各种欺负……

    这日子没法过了!

    服部平次看看柯南的郁闷脸,不由得嘿嘿一笑,默默地补刀:“……对??!我这其实也没什么!毕竟我住在大阪,平时遇不到那家伙,工藤你就不一样了!”

    尼玛!

    柯南瞅了服部一眼,给服部平次送上了“问候”,服部平次又笑眯眯地伸手轻抚柯南狗头:“小迪迪别郁闷了,一切会好起来了!这不,刚才帮佣盐谷小姐多贴心,还把她的抱枕绒毛狗给你送来了,让你抱着睡觉觉……”

    去你妹的!你这货没完了吧?

    柯南拍开了服部平次的手,瞄了一眼自己身旁的绒毛狗,忽然正色道:“……服部,别这么无聊啦!话说起来,你有没有觉得,好像少了点儿什么……”

    “嗯?你有什么东西忘在哪儿了嘛?”服部平次奇怪地来回瞄了两眼,然后说道,“……唔,我没觉得少了什么啊……”

    “嗯……我总觉得怪怪的……”柯南正嘀咕着,忽然之间,只听房门“哗啦”一声打开,然后舒允文走了进来,拿着毛巾擦着头,向着他们俩打招呼道:

    “柯南,服部,你们好??!唉,现在泡了个澡,真是舒服多了……”

    你舒服关我们毛事?!

    柯南、服部平次对视一眼,都是一脸不爽,柯南更是抓起身旁的绒毛狗,朝着舒允文丢了过去——妈蛋!就知道抢我的风头!~

    舒允文看着柯南丢了个东西过来,手忙脚乱地接住,然后一看——

    卧槽?绒毛狗?

    柯南你这货什么意思?你不想跟我说话,并且还朝咱丢了条狗?

    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扭头看看看是怨念的柯南和服部,撇了撇嘴——

    算了,这两个家伙推理出了“真相”,结果一句都没说出来,现在肯定憋得要命,咱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舒允文顺手一丢,把狗丢了回去,然后走到自己的铺盖前,铺着铺盖,扫了一眼周围,奇怪地问道:

    “……对了,房间里面怎么只有你们两个?毛利先生呢?上厕所了?”

    舒允文话落,柯南、服部平次对视一眼,沉默了几秒钟后,两个人一起喊了声“糟了”,然后爬出被窝,拉开房门,朝着木偶仓库那里跑去——

    他们两个终于想起少了什么了,他们貌似都忘了,毛利大叔刚才被柯南迷晕了,现在还在仓库二楼晕着呢……

    舒允文看着柯南、服部平次一起跑了出去,一脸奇怪:“……这两个家伙怎么了?忽然跑出去干什么?”

    “呃……”成实飘在舒允文跟前,无语地回答道,“应该是去找毛利先生了吧?毛利先生在仓库二楼,现在好像昏迷着……”

    “啊咧?昏迷着?”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想明白了前因后果,顿时一脑门儿的黑线——

    妈蛋!这绝逼是被柯南给迷晕的!

    可怜的毛利大叔,你这造的什么孽啊……我要是你,回头就把柯南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