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居室里面,众人懵逼了几秒钟,武田龙二才结结巴巴地问道:

    “……罗伯特先生,您、您这是怎么了?您这身上的伤是……”

    “啊……你说我的伤??!~”罗伯特微微一笑,一双熊猫眼眯了起来,笑着说道,“……我身上的伤,是自己刚才不小心摔的……”

    现在,在的罗伯特眼里,舒允文就是他的大恩人!

    别说他现在只是受了一些皮肉之苦而已,哪怕是被打断了胳膊腿,也绝对会自己扛下来,绝对不会牵扯到舒允文和冢本数美。

    “摔、摔的?!”周围的人又上下打量了罗伯特两眼,都是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你这伤居然是摔的?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到底是用什么姿势摔出的这一身伤?

    你脸上那双熊猫眼就不多说了,大哥你衣服上的鞋印还在呢!~

    你家自己摔倒能摔上这一身鞋印??!

    你这是把我们所有人都当成智障了吧?

    一群人心里面疯狂吐槽,罗伯特却根本没有在意,继续挠头笑着说道:“……是??!我这真的是摔的……”

    “呵呵……”柯南干笑一声,服部平次则已经伸手指向了舒允文、冢本数美道:

    “喂!你开什么玩笑?你这是被他们两个打了吧?!你看你衣服上的鞋印,和我之前看到的舒允文的鞋子底一模一样!”

    服部平次话落,冢本数美立刻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舒允文则扭头看了过去,一脸不开森——

    话说,服部平次你这是闲着无聊、没事儿找事儿吧?罗伯特都说是自己摔的了,你还非得把咱揪出来???

    还有,你这家伙居然偷看了咱的鞋子底?真是个hentai!

    舒允文撇了撇嘴,正准备随便说句话转移话题,机智的罗伯特已经开口道:“鞋???你是说我衣服上的这个吗?说起来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摔倒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摔到了允文大人的脚底下,所以才会留下鞋印的……”

    罗伯特话落,整个起居室的人都呆住了——

    你特么摔倒能直接摔到别人脚底下?这又是哪个位面的高端技能?

    你说瞎话也讲究一下基本法好不好?!

    服部平次看着罗伯特,嘴角抽搐了两下,正准备再说些什么,越水七槻忽然道:“……服部,不要再说了。我们还是快点带大家去仓库,说出推理吧。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越水七槻话落,服部平次也平静了下来,站起身来:“……算了,罗伯特身上的伤等会儿再说。现在还请大家和我们一起去仓库,接下来,我们将说出我们的推理,揭露谁是凶……”

    服部平次话没说完,罗伯特忽然开口道:“等一等,我还有话要说!”

    柯南、服部平次、越水七槻都“啊”了一声,然后一起看向罗伯特,看看罗伯特脸上的表情,心里面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厉害了……

    桌子旁边,武田阳子立刻问道:“罗伯特先生,您想说什么?想说出打伤你的凶手吗?”

    “不不不!我已经说过了,我的伤是自己摔的……”罗伯特连连摆手,然后向着众人鞠躬道:

    “……诸位非常抱歉,我想告诉大家,今天晚上杀害武田信一先生并且袭击了和叶小姐的人,就是我!这一切都是我做的,给大家添麻烦了,真的很抱歉……”

    罗伯特话落,柯南、服部平次、越水七槻都是一个踉跄,险些没摔倒——

    我勒个去!果然、果然又是这样!

    他们三个辛辛苦苦准备好了一切,推理一句都没说,犯人居然自首了!那我们准备那一切有什么意义?

    呜呜呜……不待这么欺负侦探的??!

    柯南他们一脸悲愤和郁闷,看看满身伤的罗伯特,又看看坐在罗伯特身旁一脸淡定的舒允文,忽然明白了什么——

    等等!这家伙刚才该不会专门跑去暴打罗伯特,让罗伯特屈打成招的吧?

    不过,如果罗伯特是屈打成招的话,他现在脱离“魔爪”,应该控诉舒允文、冢本数美的暴行,并且坚决不认罪才对,怎么可能会直接认罪,还帮忙维护打他的凶手?

    嗯……难道他被打成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或者脑子被打的瓦特了?

    三个人愣了好一会儿,服部平次才又问道:“……罗伯特先生,你该不会是被打的受不了,所以才认罪的吧?”

    “怎么会?!当然不是!”罗伯特连忙否认,然后又忽然凑到了和叶跟前。一双熊猫眼非常诚恳地道歉:

    “……对了,我今天晚上袭击了你,真的非常抱歉!我现在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呃……那个……”和叶看着跟前鼻青脸肿的罗伯特,脑子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罗伯特则步步紧逼,继续往和叶跟前凑:“……和叶小姐,你该不会不相信我吧?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是凶手,今晚我看你一个人的时候,拿着电击器把你电晕的,伤痕就在你的后腰上对不对?我真的觉得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嗯,要不你打我一顿,出出气吧!随便你怎么打!快,打我啊,打我啊……”

    和叶看着跟前罗伯特那真诚的“讨打”眼神儿,嘴角抽搐了两下,心里面一阵发毛,手忙脚乱地向着旁边躲去:

    “……啊啊??!你别过来!不要靠近我!”

    柯南、服部平次、越水七槻看着这一幕,都是一脑门儿黑线,心里面仿佛有千万头可爱的羊驼奔腾来、奔腾去——

    妈蛋!罗伯特的脑袋绝对坏掉了,要不然怎么会求着别人打他?

    你看看这把和叶给吓的……

    舒允文也无语地看着这一幕,有点看不下去了,站起身来:“……那什么,现在罗伯特先生也认罪了,这案子算破了吧?还有,我从外面回来以后,身上就湿哒哒的,老难受了。我先去泡个澡……”

    舒允文话落,摆了摆手走出了起居室,柯南、服部平次、越水七槻他们三位侦探差点没吐血——

    去你妹的!(╯‵□′)╯︵┻━┻

    这也叫破案?你家破案的时候是这样??!

    这个可恶的家伙,你不搞事情能死啊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