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二点半。

    罗伯特的客房外,舒允文、冢本数美站在走廊上,“巴拉巴拉”地低声说着话,然后冢本数美忽然“啊”了一声,惊讶地捂着樱唇,低声道:

    “……你说什么?美莎小姐有可能在里面向罗伯特先生告白吗?真的假的?”

    “呃……应该是真的吧?”舒允文瞄了眼客房大门,然后低声道,“……绢代夫人‘成佛’之前,劝告美莎小姐要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至少不留遗憾……所以美莎小姐她至少会说出自己的心意吧?”

    “唔……是这样啊……”冢本数美点了点头,“……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人鬼恋神马的,数美已经见过了一对儿,但是她现在对武田美莎、罗伯特的感情走向,依旧十分好奇……

    舒允文看看冢本数美,开口问道:“……要不我让成实偷偷去里面,偷听一下?”

    舒允文身旁,成实无语地瞅了舒允文一眼,心里面默默地骂了一句“妈卖批”……

    冢本数美则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那样不好……”

    舒允文、冢本数美正闲聊着,忽然之间,只见小兰快步走了过来,微笑着说道:“……允文同学,数美学姐,原来你们两个在这里??!”

    “嗯?是小兰??!”冢本数美点了点头,“……小兰你有什么事情吗?”

    小兰微微一笑,眼睛成了月牙状,开口解释道:“……是这样的,刚才柯南、服部还有越水侦探他们说是知道了犯人的犯罪手法,知道凶手是谁了,所以让所有人去起居室集合,然后一起去木偶仓库二楼听他们推理,我是来这里喊罗伯特先生过去的……”

    “呃……原来如此?!笔嬖饰牡懔说阃?,然后一脑门儿黑线——

    推理?你们推理个毛线啊推理!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找的凶手根本就是错的!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两句,然后笑着对小兰说道:“……喊罗伯特去起居室对吧?我知道了。小兰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会转告罗伯特,然后和他一起过去的……”

    “嗯,好的?!毙±夹α诵?,然后转身走开。

    小兰一走开,舒允文立刻“DuangDuang”地敲了敲房门,开口道:“……美莎小姐,你们两个说完了没有?”

    舒允文话落,门“哗啦”一声打开,然后只见武田美莎和罗伯特站在一起,两个人都在傻乐着——

    得!不用问了,这俩货肯定是决定在一起了!

    人鬼恋啊,这儿又来了一对儿……

    舒允文心里面嘀咕着,然后笑着说道:“……看你们的样子,先恭喜你们两位了……嗯,另外,柯南、服部还有越水他们似乎都把罗伯特当成了杀害武田信一的凶手,打算推理了……”

    “???是、是吗?”武田美莎愣了一下,然后哀求地看向罗伯特。

    罗伯特哈哈一笑,立刻说道:“……事情我都听美莎说了,我愿意替绢代夫人顶罪,一会儿我会主动认罪的……”

    罗伯特话落,武田美莎又向着舒允文说道:“……抱歉,允文大人。妈妈她在成佛以前说过的,她并不想让奶奶知道她和爸爸之间互相杀害的事情,所以,请你们帮忙保密,可以吗?”

    “嗯……好吧,我知道了!”舒允文撇了撇嘴,答应下来——

    得嘞!武田美莎都和罗伯特商量好了,罗伯特也愿意顶罪,他也犯不着多事儿了!

    看看傻乐中的罗伯特,舒允文想了想,又随口说道:“……这事就这么定了吧。另外,回头我会帮罗伯特找个好律师,争取让武田信一的这个杀人罪不成立。不过,罗伯特杀了根岸正雄、袭击和叶的事儿,我可不会让律师帮他脱罪,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不多管……”

    “好的,真的多谢您了!”武田美莎连忙道谢一声,然后扭头对罗伯特道:

    “……罗伯特,你袭击和叶的事情,真的做错了!所以,你一会儿在看到和叶后,必须向她诚恳地道歉,任打任骂……”

    罗伯特立刻点头道:“……我知道的,我会很认真地道歉……”

    几个人说了几句,舒允文摆了摆手:“……好了,不多说了!咱们快点去起居室那边吧!赶紧把案子解决了,我还想泡热水澡、早点睡觉呢!”

    武田美莎、罗伯特连忙点头道:“嗯,好的。今天真是麻烦您了,允文大人?!?br />
    ……

    起居室内。

    柯南、服部、小兰、和叶还有武田家的所有人都已经到齐,坐在一起低声说着话。

    和叶身体依旧有些虚弱,但精神头很不错,得知一会儿就要揭露凶手后,挥着拳头表示,一会儿一定会让凶手好看!

    至于柯南、服部、越水七槻他们三个则凑在一起,表情紧张中带着一些不安。

    越水七槻捏着下巴,瞄着起居室的门口:“……现在只剩下允文同学、数美还有罗伯特没过来了。小兰她刚才说,允文同学他们好像就在罗伯特的门前……”

    “我说……那家伙该不会是自己去找罗伯特,揭露真相、让他认罪了吧?”服部平次有些担心——

    他们刚才辛辛苦苦在木偶仓库二楼准备了好久,要是白准备的话……嗯,会很心塞的??!

    “嗯……我觉得不太可能……”柯南眯了眯眼,“……那家伙根本没怎么调查,就算知道凶手是谁,也根本不知道凶手的作案手法,无法给出推理,让凶手认罪。另外,你们忘了吗?我们手里面其实都没有证据的……罗伯特这次是有预谋犯案,没有证据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认罪的……”

    “这话倒是也对……”服部平次点了点头,“……话说起来,也不知道我们引诱罗伯特自己说漏嘴、承认自己是凶手的计划能不能行得通……”

    三个人“巴拉巴拉”地说着话,忽然之间,只听起居室的房门“哗啦”一声打开,然后舒允文、冢本数美、罗伯特一起走了进来,道歉道:

    “非常抱歉,我们来晚了……”

    “没什么……呃……嗯?”起居室内,众人简单地回着礼,然后在看清罗伯特的样子后,全都懵逼了——

    等等!眼前这个顶着熊猫眼、鼻青脸肿、浑身是伤的家伙,居然是罗伯特?

    罗伯特,你这是肿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