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房内,舒允文看着罗伯特狰狞的样子微微一愣,然后笑着说道:

    “哦?我为什么不能提美莎小姐的名字?我想想……嗯,你是不是自己也觉得,美莎小姐要是看到你现在的作为,一定会很失望?毕竟,美莎小姐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才不会去伤害无辜的人……”

    “……够了!你家伙知道什么?美莎她实际上是被人杀死的!”罗伯特打断了舒允文的话,怒目吼叫,“……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帮她报仇!只要能帮她报仇,其他人会怎么样,我才不管……”

    罗伯特话落,舒允文听的一肚子火,武田美莎也一脸伤心和失望地飞到了舒允文、冢本数美跟前,开口道:

    “……允文大人,数美,帮我再揍他一顿!”

    “呃……”舒允文、冢本数美对视一眼,点头道:“……好!”

    紧接着,冢本数美又一脚把罗伯特踹倒,然后两个人“噼里啪啦”地就是一顿乱揍——

    妈蛋!这家伙真是被仇恨烧坏了脑子,伤及无辜还振振有词,别说他们俩了,现在武田美莎都看不下去了!

    舒允文、冢本数美才打了没多久,武田美莎已经不忍心,挡在了罗伯特的跟前,微微摇头道:“……好了,允文大人,数美同学,不要再打了……”

    “美莎小姐,你还维护这家伙???”舒允文看了武田美莎一眼,“……你听听他刚才那话……”

    武田美莎又摇了摇头,抱歉一声,罗伯特则抬起头来,顶着熊猫眼、青嘴角道:“……该死,我说过了,不准你提说美莎的名字……”

    罗伯特说着话,武田美莎扭头看向了罗伯特,声音传入了罗伯特的耳中:“……罗伯特,不要再说了!”

    “嗯?美、美莎?这是美莎的声音?”罗伯特茫然地抬头看着四周,然后目光居然落到了武田美莎所在的位置,表情欣喜起来,“……美莎?你在这里对不对?我、我感觉到你了……”

    客房里面,武田美莎的鬼体一点点地显露了出来,巨大的蜘蛛女妖身体出现在了罗伯特的跟前,目光复杂地说道:“……罗伯特,是我。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吓到你了?”

    “美、美莎?真的是你吗?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罗伯特又挣扎着爬了起来,看着跟前的蜘蛛女妖模样,很快就接受了武田美莎的这个样子,眼泪“刷”地一下流出来了,“……算了,不管了,我知道的,你就是美莎……能、能再见到你真的太好了,我好开心、好开心,真的好开心……”

    武田美莎似乎松了口气,然后低声道:“……可是,我对你好失望……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因为我,杀了根岸先生,还袭击了和叶……你应该知道的,我并不喜欢你这么做……如果你杀根岸先生、袭击和叶的时候我在旁边的话,我一定会阻止你的……”

    罗伯特动作一僵:“……美、美莎,我、我……”

    罗伯特看着美莎,说不出话来,武田美莎正准备说什么,忽然想到了在旁边围观的舒允文和冢本数美,微笑着道歉道:

    “……抱歉,允文大人,数美小姐,能麻烦你们给我和罗伯特一点私人时间吗?我有一些话,想单独和罗伯特谈谈……”

    “呃……好吧?!笔嬖饰钠擦似沧?,拉着冢本数美走出了房间。

    ……

    木偶仓库二楼。

    柯南他们顺利地放下尸体,然后拿着钓鱼线、绳子、图钉什么的,快速地在案发现场布置着。

    约莫十几分钟后,柯南、服部平次、越水七槻准备妥当,抬头看了下已经布置好的机关,笑着说道:“……大量钓鱼线悬挂在了屋顶,只要有剧烈震动,就会掉下来……”

    “……利用带小圈的钓鱼线和图钉固定在窗框上的绳子……”

    “……还有穿过绳子绳结的钓鱼线,一切都没问题了!”

    服部平次趴在通风窗户上,向外瞄了两眼:“……再然后,只要有人把头伸在窗户这样合理,外面有人用力拉动绳子,自然就会把里面的人吊起来了……嗯,真是非常厉害的手法……”

    “是??!”柯南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现在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接下来就把所有人都请到这里,向他们说出我们的推理吧!”

    “嗯,没错?!痹剿邩参⑽⒁恍?,“……我们侦探的表演时间,到了!”

    三个人说着话,一起往门外走去,忽然之间,只见毛利大叔从门外走了进来,“啊咧”一声:“……你们三个在这里干什么?查案吗?等等!谁让你们把尸体放下来的?你们这是在破坏案发现场??!该死!明天鸟取县警方一定要唠叨我们了……”

    毛利大叔两手抓头,然后看向柯南,一脸凶相:“你个小鬼头,不要老是在凶案现场转来转去的!赶快给我滚回去睡觉!”

    毛利大叔说着话,挥手就想朝柯南的头上来上一拳。

    柯南“哈”了一声,连忙躲开,心里面一阵无语——妈蛋!毛利大叔你为毛要揍我?咱又没招你、没惹你,一直都是一个安静可爱的小公举……

    毛利大叔一拳挥空,愣了一下,又盯住了柯南,看样子还想来一拳。

    我勒个去!毛利大叔你没完了吧?咱都躲开一次了,你还想再打?

    柯南见状,嘴角抽搐了两下,默默地抬起了手腕,打开了手表型麻醉枪,瞄准了毛利大叔的脑门儿,“biu”地一声在毛利大叔的脸上来了一发,然后毛利大叔“啊~啊~啊~”地叫唤着,倒在了墙角。

    “呃……毛利先生这是怎么了?”越水七槻有点奇怪。

    柯南连忙干笑挠头道:“……哎呀呀?毛利叔叔的样子,好像是他看破真相、成功破案时的样子哦!~”

    柯南说完,又立刻拿出了蝴蝶结,模仿着毛利大叔的声音开口道:“……没错!刚才走进这间屋子以后,我忽然灵光一闪,全都明白了!”

    “……柯南、服部、越水侦探,接下来就麻烦你们,把所有人都请到这里,我们一起揭晓真相吧!”

    “呃……好?!痹剿邩财婀值刂辶酥迕纪?,不过还是走出了房间,向着楼下走去。

    柯南、服部平次两个人跟在后面,服部伸手捅了捅柯南的头,低声道:“……工藤,你怎么把那位大叔也放倒了?你是想借他的口,说出推理吗?”

    “呃……没错……”柯南干笑着点了点头——

    好吧,他其实只是不想挨毛利大叔的铁拳而已……

    毛利大叔的拳头和舒允文那货的拳头一样,打在头上真的好疼的??!

    嗯,这两个只会欺负小孩子的混蛋,简直太可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