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身旁,武田美莎愣了几秒钟,才一脸羡慕地低声道:

    “……是、是吗?真是羡慕他们啊……”

    “呃……”舒允文看看武田美莎的表情,不再添油加醋,武田绢代却看出自己的女儿有些心动,开口劝道:

    “……美莎,如果你真的喜欢的话,就要当着他的面,勇敢地去说出一切,有的人,有的爱,只要错过了,那就不会回来了……所以,就算会被拒绝,也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可以吗,美莎?”

    “呃……妈妈……”武田美莎依旧有些犹豫,也就在这时候,武田绢代的魂体忽然又是一阵激荡,鬼体的最下方忽然崩裂了一些,化为阴气、鬼气,慢慢消散。

    舒允文见状微微一愣,低声道:“……绢代夫人,你的身体……”

    武田绢代的灵魂,已经开始溃散了……

    “我知道的,我的时间到了吗?”武田绢代低着头,看了下自己渐渐溃散的鬼体,又看向武田美莎,微笑着说道:

    “……美莎,看样子,我们是时候说再见了。我最后还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如果可以的话,不要让你奶奶他们知道信一杀了我还有我杀了信一的事情,尤其是你奶奶,她要是知道这一切,一定会很伤心的……”

    “妈妈!”武田美莎看着武田绢代的样子,伸手抓了过去,结果她抓中的位置,居然直接溃散,化为的一团阴气、鬼气。

    武田美莎动作一僵,一双眸子里面忽而泪光闪动,表情都显得有些扭曲:“……妈妈,你、你……”

    “……我没事的,只是要离开了?!蔽涮锞畲⑽⒁恍?,“……今晚能从蜘蛛妖的控制中脱身,再看到美莎,妈妈感觉真好,真的很开心……”

    武田绢代低声说着话,又抬起手来,放到了武田美莎的头上,温柔、慈爱地笑着:

    “……妈妈不在了,你以后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这一生能有你当妈妈的女儿,妈妈真的很幸福,妈妈永远爱你……”

    武田绢代话落,放在武田美莎头上的手轻轻抚动了两下,紧接着她的手掌突然崩裂,一张温柔的笑脸凝固,整个灵魂就如同是被戳破的泡泡一样,瞬间消失,化为了一团阴气、鬼气,慢慢地向四周散逸而去……

    武田美莎看着母亲消失,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滴落,撕心裂肺般地喊叫道:

    “……妈妈??!”

    ……

    武田家,院子里面。

    柯南、服部平次他们都在找寻着和叶,服部平次整个人更是暴躁的要命:

    “……该死!和叶、和叶她到底被犯人带到了什么地方?怎么忽然就消失了?”

    “嗯……服部,你不要着急,我们一定会找到她的……”柯南说着话,两眼落到了木偶仓库的方向,然后低声问道:

    “……服部,我们刚才离开木偶仓库时……是把门关上的吧?现在木偶仓库的门怎么又开了?”

    “???什么?”服部平次连忙看向木偶仓库,然后快步跑了进去,只见和叶身上绑满了钓鱼线,旁边还有一个绳子做的套环。

    服部平次瞳孔一缩,大喊一声“和叶”,然后和柯南一跑到了和叶身旁,伸手在和叶的鼻子下面探了探,松了口气:

    “……太好了!还有呼吸?!?br />
    柯南、服部联手,清理起了和叶身上的绳子,这时候越水七槻也跑了进来,一看跟前的景象,立刻朝着木偶仓库的二楼跑去。

    没过多久,越水七槻从二楼走了下来,柯南、服部也救出了和叶,两个人一起抬头问道:“……越水侦探,楼上有人吗?”

    他们刚才冲进仓库来的时候,和叶的脖子还没有套上绳子套环,这也意味着,犯人很有可能是正在这里布置这一切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他们的声音,然后扔下和叶逃走了——不过,木偶仓库能供常人进出的门只有一扇大门,所以犯人逃到二楼的可能性极大……

    “没有,二楼没有人?!痹剿邩惨×艘⊥?。

    “什么?没有人?”柯南、服部平次对视一眼。

    “是??!上面只有信一先生的尸体……”越水七槻低声回答,然后扭头问服部道,“……和叶她怎么样了?”

    “她……她应该没事……”服部平次一脸担心,“……算了,我们还是先把和叶送回房里休息,然后再说其他吧……”

    ……

    蜘蛛湖附近,刚刚形成的大坑旁。

    武田美莎哭泣不已,成实、明美都在旁边低声安慰着。

    约莫五分钟后,武田美莎的哭泣声小了许多,舒允文才慢悠悠地走到了武田美莎身旁,开口道:

    “……好了,美莎小姐,你母亲已经成佛了,你接下来只要遵从你母亲的遗愿,幸福地生活下去,她一定也会替你开心的……”

    “……我、我知道的……”武田美莎点了点头,然后向着舒允文、小泉红子道谢道,“……除灵师大人,魔女大人,今天、今天真的谢谢你们了?!?br />
    “嗯,不用谢?!毙∪熳铀嬉獾赜α艘簧?,舒允文则瞄了一眼武田美莎的魂体:

    “……没什么好谢的。美莎小姐,蜘蛛妖已经死了,往后你有什么打算?对了,我得先提醒你一下,你之前打蜘蛛妖的时候,胡乱消耗了太多的香火之力,现在灵魂受到了影响。所以,你最好在一个月内重建蜘蛛仙的祠堂或者神社,接受民众的香火供奉……”

    “……要不然,你的身体也会溃散的……”

    “是、是吗?”武田美莎微微一愣,然后低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允文大人,要不,我以后就跟着您吧……”

    “什么?跟着我?”舒允文微微一愣,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点懵逼——

    话说,妹砸你这是讹上我了?

    “是??!我之前说过的,只要您能帮我救回我的母亲,我就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武田美莎低声说着,“……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但我以后不想留在蜘蛛岭了……”

    得!你这是对未来感到迷茫了好伐?

    舒允文撇了撇嘴,然后开口道:“……好吧!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这样吧,你要是想跟着我去东京,那就当是普通朋友了,我帮你找个地方,给你建立属于你的祠堂或者神庙,以后我有什么事儿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能帮就帮一下,你有什么麻烦,也能找我帮忙,怎么样?”

    “唔……”武田美莎思索了一下,然后又道谢一声,“那真是多谢了……”

    舒允文点了点头:“好了,不说这些了,我现在要回武田家,你要不要一起回去?”

    “当然要一起?!蔽涮锩郎α诵?,“……妈妈她还交代了一些事情,我得去处理一下。另外……”

    “……我也想见一见罗伯特,和他说几句话……至少……”

    “……不留下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