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起来,自从来到蜘蛛岭以后,舒允文着实听说了不少关于传说中的那位修行僧的事情,像是建立广丝寺、要求村民修建蜘蛛仙祠堂还有请村民修了蜘蛛岭的复杂的路等等。

    现在想想,如果只是处理一只已经死掉的妖怪尸体,哪里用得着那么麻烦?

    就算是妖怪死后残留了不少妖气、怨气,直接在妖怪巢穴那里建一间寺庙,要不了多久自然就能“清理”干净了,建祠堂、修路什么的,怎么想都不合理??!

    尤其是修路,那个修行僧要求修的路,刚好就是蜘蛛网的样子,而且还诡异的形成了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舒允文脑中思索着,原本的不合理之处,也都渐渐清晰了起来,心中也有了一个猜测——

    四百多年前,那正巧是末法时代开启后没多久的时代。

    在那个时代,很多实力强大的修行中人因为前路断绝,陷入了绝望,还有一些强大的修士,则想到利用旁门左道的办法,来延长自己的生命,让自己继续“活”下去。

    而那位传说中的修行僧,很有可能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了!

    他在这里建立寺庙什么的,根本就是个幌子!他真正的目标,应该是想利用那具蜘蛛仙的尸体和蜘蛛仙祠堂里的香火之力,变成一个“神明”,永远地生存下去。

    不过,看情况他应该是失败了,只留下一个残魂苟延残喘着,不仅没有得到一点儿香火之力,反而还受蜘蛛妖的妖性影响,成了一只妖怪,被自己修建的蜘蛛仙祠堂镇压在地底之下,直到蜘蛛仙祠堂被拆毁、武田美莎吸收掉雕像里的香火之力后,才控制了武田绢代的灵魂,逃了出来……

    舒允文渐渐理清了一切,不远处,光头蜘蛛妖“嘶嘶”地叫着,一双眼睛中闪着奇异的光芒,忽然看向武田绢代的灵魂,然后八条腿一撑,向着舒允文他们的位置冲了过来。

    成实、明美见状,一人化身恶魔、一人化身骑士,一起冲向光头蜘蛛妖,将蜘蛛妖挡住,至于小泉红子,她飞在空中,挥舞着魔法杖,一连串的火球轰了过去。

    三人集火之下,光头蜘蛛妖又是一阵“嘶嘶”的惨叫,身上出现了大量伤痕,不过却强硬地冲破了成实、明美的封锁,继续向着舒允文他们冲来。

    看着这一幕,舒允文“卧槽”一声,然后扭头看向身旁的武田美莎和武田绢代,忽然有点明白了:

    “……美莎小姐,这只蜘蛛妖好像是冲着绢代夫人来的……”

    “我知道,我看出来了……”武田美莎两眼盯着快速冲来的蜘蛛妖,体内的香火之力涌动,八条大长腿也变得如同刀刃一般,脚下更是出现了一张完全由香火之力凝聚出的巨大蜘蛛网,一双美丽的眸子里露出了妖异切仇恨的光芒:

    “……这个该死的妖怪,居然、居然一直控制着我的母亲,害得妈妈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武田美莎低声呢喃着,光头蜘蛛妖已经冲进了香火之力凝聚而成的大网中,然后大网瞬间收缩,把光头蜘蛛妖困在了里面。

    “……该死的秃头妖怪!给我去死!”

    武田美莎咆哮着冲向光头蜘蛛妖,双手也变成了蜘蛛的前肢模样,锋利如刀,和腹部的八条堪比刀刃的腿一起刺入了光头蜘蛛妖的体内,直接把光头蜘蛛妖的上半身刺出了一片窟窿,险些没有直接斩断。

    舒允文看着这一幕,嘴角抽搐了两下——

    我勒个去!武田美莎这是疯了?居然把体内九成的香火之力都激发了出来,她难道不担心以后没了香火之力消散掉吗?

    妈蛋!女人疯起来果然好恐怖……不过也真强大??!

    浮空之中,小泉红子、成实、明美看到武田美莎发飙,默默地从空中飞了下来,武田绢代则迷茫地飘在舒允文身旁,嘴巴张合了两下,然后成实立刻帮忙传达了一下:

    “……允文大人,绢代夫人在问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呃……”舒允文扭头看向武田绢代,解释道,“……你死以后,灵魂被那个妖怪控制住了,你女儿现在在帮你报仇呢……”

    “唔……”武田绢代有点迷茫。

    前方,武田美莎一通发飙后,再度用力一刺,这一次直接把光头蜘蛛妖的上半身切了下来,随意地抛到了一旁。

    舒允文、小泉红子他们看着这一幕,嘴角又抽搐了两下——

    好吧!光头蜘蛛妖这特么都被凶残的分尸了,那肯定是死定了??!

    话说,他们是来这里专门除妖的好不好?结果现在妖怪居然被一个“同类”神明给嫩死了,这可真是……

    舒允文有点无力吐槽,武田美莎杀了光头蜘蛛妖,只是冷漠地看了一眼,急匆匆地飞回到了武田绢代身旁,欣喜地喊了一声“妈妈”——

    她可是记得的,舒允文说了,她母亲的时间不多了。

    武田美莎和武田绢代交谈了起来,舒允文无语地看了两眼,然后扭头对小泉红子道:

    “……小泉同学,你去看看那只蜘蛛妖的吐丝器能不能用吧……”

    “呃……好?!毙∪熳优ね房戳搜畚涮锩郎?,默默地走到了蜘蛛妖的下半身旁边,找到了吐丝器和丝囊的位置,把吐丝器、丝囊取了出来。

    也就在这时候,光头蜘蛛妖奄奄一息倒在一旁的上半身忽然一声惨叫,然后两手用力一撑地面,跳到了蜘蛛湖上空那根没有断掉的蜘蛛丝上,似乎还想逃走。

    卧槽?你都这样了还想要跑?这爬虫类的命就是够硬的??!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连忙道:“……成实、明美,你们两个去拦一下它,别让它……”

    舒允文话还没说完,忽然之间,只见一根蜘蛛丝突兀地飞出,缠绕住了空中的光头蜘蛛妖上半身,然后用力一拽,“piaji”一声摔倒在了武田美莎跟前。

    紧接着,武田美莎两条手臂仿佛变成了柴刀,一通乱剁,把蜘蛛妖的上半身切成了几百节,成了一地的零零碎碎,然后武田美莎抬头看向武田绢代,微微一笑:

    “……妈妈,这就是一直控制着你的那个该死的蜘蛛妖……”

    “呃……”武田美莎看看那一团碎了一地的不可名状物体,摇了摇头,“……我、我不认识它……”

    舒允文、小泉红子站在旁边,脑门儿上挂满了黑线——

    废话!这特么都切成肉末了,谁能认得出来?!

    舒允文、小泉红子心里面吐槽着,忽然觉得地面一阵晃动,两个人都是一愣,紧接着明美飘到了两个人跟前,紧张地比划道:

    “……允文大人,小泉同学,刚才美莎小姐拉蜘蛛妖下来的时候,好像、好像把那根蜘蛛丝给拉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