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家,院子里面。

    武田龙二依旧站在车前,看着从副驾驶上走下来的智惠老太太,一脸惊讶:

    “妈?您怎么也在车上?刚才您也陪他们三个一起出去了吗?”

    “嗯……”智惠老太太沉闷地应了一声,回想着舒允文之前说的那句“蜘蛛妖可能来过了”,脸色难看地吩咐道,“……龙二,我觉得有点累,先回房间休息了。至于你,就去木偶仓库那里看看,问一下除灵师大人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啊咧?什么?那个除灵师吗?”武田龙二皱了皱眉头,“……他们不是在故作神秘嘛,有什么可帮忙的?话说起来,他刚才居然说什么‘蜘蛛妖可能来过’,真是太好笑了……”

    “龙二,你觉得这很好笑吗?你有没有想过,蜘蛛妖它或许真的来过了?”智惠老太太扭头看向武田龙二,脸上依旧很难看,认真地说道:

    “……那位除灵师大人,是一位真正有灵力的大人,你和他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恭敬,知道吗?”

    “呃……是!”武田龙二看看老太太认真的表情,不由得点了点头。

    智惠老太太没有再管武田龙二,继续走向自己的房间,武田龙二则不屑地撇了撇嘴,看着跟前的车子:“……什么除灵师嘛,母亲她还真的信了,真是可笑……呃……呃……”

    武田龙二说着话,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跟前的车子,脑门儿上忽然冒出了冷汗——

    他记得,之前那个除灵师和他的女朋友还有小女孩儿,都是从车后座上下来的。他的母亲智惠根本不会开车,坐在副驾驶上,而驾驶座上一直都是空荡荡的,根本就没人……那……

    刚才到底是谁在开车?!

    ……

    晚上,九点五十五分。

    舒允文、冢本数美、灰原哀一起走出了木偶仓库,瞄了一眼在站在院子里面发呆的武田龙二,快步走进了附近的储藏室内。

    储藏室里面,武田美莎躲在一堆杂物里面,看到舒允文他们后,悄悄地想往地底下躲去。

    舒允文让成实、明美挡住武田美莎的去路,开口问道:“武田美莎小姐,你想去哪里?还有……我不是让你跟着小兰、和叶、越水侦探她们?;に锹??你怎么会在这里?”

    武田美莎眼看着躲无可躲,只能从杂物堆中走了出来,低声道:“……允、允文大人……”

    舒允文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武田美莎,看的武田美莎一阵心虚,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舒允文又继续问道:“……好吧,你既然在这里,那我就问一下,在大概五分钟前,武田信一先生在木偶仓库二楼的房间里面被杀了,你知道不知道是谁做的?”

    武田美莎张了张嘴,然后沉默地低着头,没有回答。

    舒允文看了看武田美莎身上的死气和妖气,冷声道:“……美莎小姐,你可能并不知道,我的一双【阴阳眼】,不仅能看到灵魂,而且还能看到、分辨出所有不同种类的气息。武田信一先生真正死因,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他是被蜘蛛妖杀掉的,没错吧?”

    舒允文顿了顿,又继续看着武田美莎:“……蜘蛛妖杀掉了武田信一,你为什么要毁掉现场,伪装成是被人吊死的?她已经杀掉了你的家人,你还要?;に??”

    “……她、她……我……”武田美莎一脸悲伤,然后低声道,“……对不起……我、我不想让家人看到父亲被蜘蛛丝吊死的样子,我怕、我怕会吓到他们?;褂?,她、她毕竟是我的妈妈……”

    “但它已经杀了许多人了!”舒允文认真地看着武田美莎,“……美莎小姐,你难道还想任由它去继续杀人吗?我已经找到了蜘蛛湖,在那里发现了被它吃掉后残留下来的人皮……你,真的愿意再看到新的人皮吗?!”

    舒允文冷声质问着,武田美莎也想到了蜘蛛湖里的人皮还有之前差点被蜘蛛妖吃掉的武田信一,神情挣扎,大声地吼了出来:

    “不、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我帮你们……”

    “……我帮你们找到她,杀了她!”

    ……

    木偶仓库二楼。

    案发的房间内光线很暗,柯南、服部平次让武田勇三站在门外,两个人一起查看着尸体的情况。

    服部平次站在凳子上,摸了下尸体的脖子,开口道:“……不行了,人已经死了。不过,从尸体的遗温来判断,死者应该是刚死没多久……”

    柯南趴在地上,一边观察一边说道:“……死者在被吊死以后,凶手又故意在尸体的周围布置了许多钓鱼线……呵,服部,你还记得之前龙二先生他们说的蜘蛛仙的传说吧?”

    “没错,我当然记得,而且记的很清楚……”服部平次点了点头,“……可笑的犯人,他是想利用这些小伎俩,制造出蜘蛛仙作祟杀人的假象吗?他未免太小瞧我们侦探了……”

    柯南“嗯嗯”地点了点头,然后忽然从地上捡起了一个东西,一脸奇怪:“这是……”

    “图钉?”服部平次皱了皱眉,“……这是你在地板上捡到的吗?”

    “是??!你说这东西有什么用?”柯南随口一问,服部平次捏着下巴思索着,然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都想不明白。

    柯南眯了眯眼,扭头一看身后:“……可恶!舒允文那个家伙跑哪儿去了?他要是在这儿的话,说不定能发现一些线索……”

    “……谁知道?那家伙刚才就出去了……算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报警吧!”服部平次说着话,扭头看向武田勇三:

    “……勇三先生,可以麻烦你先去报警吗?”

    “呃……好的?!蔽涮镉氯懔说阃?,一脸狐疑地看着服部平次,“……我记得,你之前曾经说过,你是一位侦探?”

    “没错,我叫服部平次,是一位在大阪还算小有名气的侦探?!狈科酱巫晕医樯芰艘幌?,“……我之前接到了一封匿名的委托信,说是在这里又会有活生生的木偶惨遭蜘蛛杀害,没想到现在真的出现了……”

    柯南站起身来,缓步走到服部身旁,微笑着说道:“……不过,这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起凶手假借蜘蛛仙之名犯下的杀人案罢了。虽然还不清楚凶手是谁,但凶手应该是从那扇开着的小窗户潜入这个房间,然后把信一先生吊死、摆成这副模样,再从小窗户离开的吧……”

    “什么?从小窗户进出?”武田勇三微微一愣,开口道,“……可是,那根本不可能吧?这间屋子的小窗户,最多只能容纳一个小孩子通过而已……”

    “你说什么?”

    柯南、服部闻言,一下子神情大变,快步跑到了小窗户下面看了一眼,然后表情严肃了起来:

    “……呵……现在好像更有意思了……”

    “是??!”服部平次点了点头,“……我记得,在我们进入这个房间之前,房门是从内部上锁的吧?”

    “嗯,没错?!笨履吓ね房戳艘谎凼?,“……信一先生的体重可不轻,想要把信一先生吊在横梁上,可不是一个小孩子能够办得到的。这样看来,这就成了一件……”

    “……密室杀人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