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家。

    起居室内,毛利大叔终于喝晕了,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柯南、服部平次无聊地靠在桌子上,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推理剧,一脸无聊:“……这也叫侦探推理剧吗?凶手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真是太幼稚了……”

    “是??!真是好弱智的手法……”平次也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向门外,“……话说起来,允文同学和他的女朋友还有那个小女孩儿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谁知道?我刚才好像听到车子的声音,他们可能开车出去了吧?”柯南随口说道。

    “开车?他们好像还没到拿驾照的年龄吧?”服部平次默默地吐槽一句,然后忽然问道,“对了,工藤……那个小女孩儿,真的是你说的那个什么组织的人吗?”

    “……绝对是!”柯南肯定地点了点头,“……她就是那种APTX-4869的研究人,我现在正在配合她研究……”

    “唔……是被她研究吧?”服部平次哈哈大笑。

    柯南扭头瞪了平次一眼,心里面骂了句“尼玛”,然后默默流泪——

    是??!他确实是在被研究……不过,为了能早点搞到解药,他忍了!

    ……

    木偶仓库二楼。

    武田信一看着窗户口的那张脸,整个人都在哆嗦着,两手撑着地面,不断地向门的位置挪动,结结巴巴地求饶:

    “……绢、绢代,你、你听我说,我、我、我当初也没想要杀你的……美莎的死不能怪我,虽然我打她、骂她,但、但她是自杀的,你却把这件事情怪罪到我的头上,还威胁我要举报我贩卖麻药的事情,所以、所以我才会……”

    武田信一说着话,两眼死死地盯着窗户口,身体也终于挪到了门口,偷偷地伸出手去,想要开门逃走。

    不过他的手才一伸过去,却发现抓到了一些黏糊糊的丝线。

    武田信一连忙缩回了手,低头看了下自己的手掌,顿时懵逼了:“……这是……蜘蛛丝?”

    武田信一扭头看向门口,仔细一看才发现,门口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十几只手掌大的蜘蛛,在门口那里织满了蜘蛛网。

    看着这一片蜘蛛网,武田信一心里面一阵发毛,脑袋就像是机器人似的,一点点地扭转,只见武田绢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入了房间里面,头部虽然是人脸,但躯体部分,却是一只巨大的蜘蛛!

    “蜘、蜘蛛仙……这、这怎么可能……”

    武田信一一脸惊恐,刚想张嘴大叫,只见蜘蛛妖的腹部忽然一缩,一张蜘蛛网突兀地飞出,封住了武田信一的嘴巴。

    武田信一惊恐地站起身来,顾不得管门口的那些拳头大的蜘蛛,想要开门逃走,结果身后又出现了一根长长的蜘蛛丝,缠住了武田信一的脖子,用力一抽,直接把武田信一吊到了横梁上,脑袋也在横梁上重重地撞了一下。

    武田信一拼命挣扎,一双眼睛看着紧紧扯着蜘蛛丝的绢代,目光中先是哀求,然后是怨恨、绝望……

    没过多久,武田信一终于断气,悬挂在横梁上来回晃动着。

    武田绢代嘴角露出一丝稍显疯狂的笑容,然后那张人脸慢慢消退,又成了蜘蛛的模样,露出狰狞的口器,向着武田信一的尸体咬去!

    也就在这时候,仓库内突兀地出现一道透明的身影,挡在武田信一的跟前,一张透明的蜘蛛网网住了蜘蛛妖的头部:“……该死!你给我住手!”

    蜘蛛妖低声嘶叫一声,妖力很快撕扯掉了头部的透明蜘蛛网,又露出了武田绢代的那张人脸,看了武田美莎一眼后,身体慢慢地后退,然后缩小,带着一群拳头大的蜘蛛,从窗口快速离开……

    武田美莎看着蜘蛛妖离开,连忙把武田信一放了下来,看了眼武田信一身旁离体的灵魂,满脸的悲伤和茫然,想哭却一滴泪都流不出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妈妈她真的杀了爸爸……这件事情要是被奶奶知道的话,肯定会被吓坏的,而奶奶的身体……还有叔叔、纱绘、绘未他们,肯定也都会被吓到的……”

    “……对了,还有……还有除灵师大人和魔女大人,他们要是知道妈妈今晚来过武田家还杀了爸爸,他们两个……”

    不行!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必须得想办法掩盖过去!

    不过,爸爸今天又是邀请侦探来家里调查,又是帮客人做木偶,伪装成自杀的话,未必能骗得了他们……

    武田美莎低着头,强忍着悲伤,脑中思索着对策。

    几秒钟后,武田美莎忽然想到了罗伯特之前的杀人计划,又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心中有了决定——

    罗伯特他的杀人手法天马行空,那些侦探就算是看出是他杀,也未必能想的到。

    她现在的情况,也只能借用一下罗伯特的手法,先蒙混过去了……

    武田美莎想着这些,看了一眼房间里的一堆蜘蛛丝,两手飞快地清理起来……

    ……

    晚上九点五十分,武田家。

    柯南、服部平次依旧坐在起居室里面,无聊地看着推理剧,忽然之间,院子里面传来了喊叫声。

    柯南、平次微微一愣,然后一起站起身来,拉开房门,只见武田勇三正站在院子里面,不断地喊着“大哥”。

    柯南见状,好奇地问道:“勇三先生,您在找信一先生吗?”

    “是??!大哥他刚才说了要去工作室做木偶,结果却一直都找不到他的人……”武田勇三皱着眉头,“……你们有看到我大哥吗?”

    “没有??!我们一直在起居室这边,没有看到他……”服部平次说着话,旁边的房间里走出了一个人,是武田龙二:“……干什么?吵吵闹闹的……勇三,你去大哥的房间里找过了吗?”

    “当然找过了,我到处都找了一遍,根本没看到他!真是奇怪了……”

    武田勇三嘀咕着,柯南、服部平次对视一眼,表情都认真了起来:

    “……那个木偶仓库的二楼,你去找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