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蜘蛛妖它刚刚离开了?”

    蜘蛛湖旁边,冢本数美站在舒允文的身旁,警惕地看着四周:“……那它现在去哪里了?”

    “……不知道?!笔嬖饰囊×艘⊥?,“……我也只是从这里混乱的阴气、妖气判断出,它刚刚才‘动’起来而已……”

    萝莉哀一双胳膊捂着单薄的衣服,皱着眉头说道:“……这里好冷……话说起来,那只蜘蛛妖不会现在跑去武田家吧?”

    智惠老太太闻言一颤,扭头看向舒允文:“……除灵师大人……”

    舒允文则微微一愣,然后沉吟一声回答道:“呃……这还真说不定……不过,美莎她之前不是说了嘛,这只蜘蛛仙现在已经很少去武田家了,一个月一般也就去个一次而已……”

    舒允文说着话,转身道:“……算了,反正现在咱们也找到蜘蛛妖的老巢了,现在还是先回武田家守着吧。今晚它要是没有送上门,那咱们明天再过来找它……”

    “……对了,这事儿也得和小泉同学打个招呼……”

    舒允文话落,示意冢本数美、萝莉哀调头往回走,他自己则摸出了手提电话,拨通了小泉红子的号码。

    ……

    晚上,九点四十分。

    墓地外树林中的树屋里面,小泉红子和小兰、和叶、越水七槻她们聊着天,不过信号却老是对不上,越聊越尴尬。

    树屋内,四个女生又一次终结了一个关于化妆品的问题,正在大眼对小眼时,忽然之间,小泉红子眉头一皱,然后伸手从自己的裙子里掏出了一个正在“嗡嗡”震动的……手提电话!

    “呃……”小兰、和叶、越水七槻她们看着那个震动的手提电话,顿时又是全脸懵逼,大腿一紧,嘴角抽搐个不停。

    小泉红子倒是一脸无所谓地站起身来,向着小兰、和叶、越水七槻她们微微躬身道:“……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

    “呃……好的?!毙±?、和叶、越水七槻她们点了点头,看着小泉红子走出树屋,和叶瞄了眼摆在桌子上的黄瓜,低声道:

    “……小兰,你说小泉同学裙子内的口袋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我、我怎么知道?”小兰一脸干笑,回想着刚才小泉红子那条齐膝裙——那裙子,怎么看也不像能装三根那么长黄瓜的样子??!

    嗯……或许、或许是因为口袋很深吧?

    和叶又继续说道:“……可是,可是真的好奇怪??!还有,她居然连手提电话都装在裙子内的口袋里面,还是震动的哎……”

    和叶不经意间开起了小火车,扭头看向越水七槻:“越水侦探,你是侦探,你能不能看出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越水七槻干笑两声,“……我觉得,应该是什么魔法吧……”

    越水七槻可是亲眼见过小泉红子骑着扫帚在天上飞的景象……

    “魔法?你是说魔术吧?”和叶手指点着下巴,“……就算这真的是魔术,感觉也真是……真是……”

    够污的??!

    和叶默默地在心底说了一下这个评价,与此同时,小泉红子也走到墓地里面,看了眼远处浮在空中的武田美莎,随手驱散了墓地中汇聚着的阴气,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我是小泉红子?!?br />
    “小泉同学,是我啦!”电话里面传来了舒允文的声音,“……你现在还在墓地那边吧?”

    “没错,我还在墓地这里?!毙∪熳拥懔说阃?,“……刚才毛利同学、远山同学她们还给我送来了便当……”

    “便当的事情等等再说?!钡缁傲硗庖徊?,舒允文和数美、灰原、智惠老太太走在林间小路上,“……我刚才发现了一些线索,现在找到了那只蜘蛛妖的老巢,就在武田家附近的蜘蛛湖这里……”

    舒允文“巴拉巴拉”地把发现人皮娃娃、然后一路找到蜘蛛湖的事情说了一遍。

    墓地这边,小泉红子脸上浮现出了笑容,扭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飞到她身旁、一脸紧张和担忧的武田美莎:“……那蜘蛛妖现在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我找到蜘蛛湖的时候,它正巧离开了自己的巢穴?!笔嬖饰牧⒖袒卮?,“……不过,咱们既然找到了它的老巢,要收拾它就很容易了。就算今晚遇不到它,咱们明天也能找过去……”

    “……嗯,我打电话就是把这事儿告诉你一声而已……”

    舒允文说了两句后,让小泉红子继续守在墓地,然后挂掉了电话。

    电话一挂断,小泉红子立刻扭头看向武田美莎:“……美莎小姐,你一定早就知道它藏在蜘蛛湖对不对?你之前为什么说‘不知道’,欺骗我们?”

    “……你……是在挑衅我们吗?”

    天空之中,月亮已经彻底被云朵遮住,甚至出现了沉闷的雷声。

    武田美莎低垂着头,低声道:“……她……她真的是我的妈妈……”

    小泉红子依旧盯着武田美莎,不过一张冷峻的面孔和缓了许多:“是吗?”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忽然之间,罗伯特走了过来,操着一口古怪的口音问道:“……小泉同学你好,请问小兰、和叶还有越水侦探她们在什么地方?现在天气不好,似乎要下雨了,我打算开车回去……”

    “嗯……”小泉红子看了眼罗伯特,又扭头看了眼武田美莎,开口道,“……她们在树屋里面,我带你过去?!?br />
    “好的,多谢了?!?br />
    罗伯特跟在小泉红子身后,向着树屋那边走去。

    武田美莎则失落地趴在了地上,神情担忧且复杂,回想着之前舒允文在电话里说过的话,然后忽而脸色大变——

    等等!除灵师先生现在既然在蜘蛛湖那边,那也就是说,武田家现在根本没人?;ち??

    那妈妈要是回家去的话……

    武田美莎看了眼已经走进树屋里的小泉红子,微微咬牙,八条腿支撑着身体跃入空中,落在了一根若隐若现的蜘蛛丝上,微微颤动着,似乎在感应什么。

    几秒钟后,武田美莎整个人呆了一下,然后缠在蜘蛛丝上的腿用力一撑,眨眼间跳出了老远,方向直指武田家……

    ……

    与此同时,武田家的木偶仓库二楼。

    武田信一无聊地靠在门上,皱眉道:“……罗伯特这个家伙怎么还没来?都已经这么久了……可恶!他该不会是耍我玩吧?”

    “……哼!那个混蛋要是敢耍我,那就让我的‘合作伙伴’给他一些教训……”

    武田信一正思索着,忽然之间,只听换气窗外又出现了一些声响。

    武田信一一脸不开心,快步走到了换气窗前,拉开窗户:“……可恶,到底是谁一直在恶作剧?真是不……呃……呃……”

    武田信一说着话,在看清楚窗户外的情况后,一双眼睛瞪得老大,“piaji”一声摔倒在了地上,两手撑着地面,惊恐地向后躲闪:

    “……绢、绢、绢代?怎么、怎么会……怎么可能……”

    窗口那里,一颗女人的脑袋凑在那里,忽而一笑,眼中满是怨恨和杀意……

    PS:正文里求下订阅!~这几个字没占字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