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里面。

    在服部平次、越水七槻“热心”地讨论下,柯南心里面一阵发毛,最后决定远离这群想让他不得好死的变态,默默地逃到另外一边的小兰那里撒娇求抱抱,抚慰自己受伤的身心去了。

    服部平次、越水七槻又讨论了一会儿,然后和毛利大叔一起,问起了关于蜘蛛仙的事情和五天前死亡的根岸明雄死亡时的现场情况,在客厅作陪的武田龙二也都一一作答。

    在这调查问答中,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已经到了六点半,天色也已然擦黑。

    桌子旁边,服部、越水、柯南、毛利大叔都是一模一样手托下巴思索的姿势,忽然之间,客厅内响起了“咕噜噜”的声音,然后服部平次不好意思地挠头道:“……呃,真是抱歉,因为我今天中午就迷路了,一直没吃东西还到处走,所以肚子有点饿了……”

    “哪里,是我们招待不周才对?!蔽涮锪ξ⑽⒐?,“……因为今天客人比说好的要多了一些,所以晚餐到现在还没做好,请诸位暂时忍耐一下……”

    “哈哈,没事啦!”服部平次干笑一声,然后又说道,“……话说起来,你们这里的路还真是难走啊,感觉就像迷宫一样,怎么绕都绕不出去……”

    越水七槻也笑着说道:“……没错,这里的路真的挺麻烦的。我中午从东京开车过来的时候还专门找了这里的地图,结果还是走错了好几次……这里的路,真的就像地图上画的一样,跟蜘蛛网的形状差不多……”

    “是啊……”武田龙二笑着点了点头,这时候,只见小泉红子忽然站起身来,向着舒允文点了点头:“……允文同学,天已经快黑了,我先去墓地那里守着了……”

    “呃……现在就要走吗?”舒允文微微一愣,然后也站起身来,“……也不用这么着急吧?现在天色也只是开始变黑而已,而且这都晚上了,一会儿就要吃晚饭,不如你吃了晚饭再走?”

    小泉红子摇了摇头:“……不必了,吃的东西我会自己解决,还是盯紧那个蜘蛛仙要紧……”

    “嗯……好吧,那我送送你!~”

    舒允文说着话,和小泉红子一起走到了房门外面,冢本数美也起身跟了出去。

    舒允文三人一离开,服部平次一手托腮,歪着头说道:“……什么蜘蛛仙?什么墓地?那个叫小泉的女生,该不会打算现在去墓地里面吧?”

    “……这个……不清楚……”武田龙二摇了摇头,“……不过,我们这里确实有传言,广丝寺的墓地,就是蜘蛛仙经常出现、活动的地方……”

    小兰干笑一声,然后低声道:“……拜托能不能不要说蜘蛛仙还有墓地什么的,天黑以后这么说,我总有一种蜘蛛仙就在旁边的错觉……”

    萝莉哀喝了口茶,扭头看了眼待在屋子里的武田美莎,默默地给小兰点了赞。

    和叶则皱着眉头说道:“……蜘蛛仙什么的另说啦!不过,那位小泉同学不吃晚饭真的没事吗?我看她出去的时候,根本没有带什么吃的啊……”

    “是不是正在减肥?”

    房间里的人“巴拉巴拉”着,武田家的院子里面,小泉红子已经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从裙子里面掏出了魔法扫帚,又向着舒允文、冢本数美道别后,才打量了一下四周,低声道:

    “……允文同学,这里就交给你了?;褂?,武田美莎虽然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你也不要太信任她。那只蜘蛛妖的灵魂,毕竟是她母亲的……”

    “嗯,我知道的?!笔嬖饰牡懔说阃?,然后又问小泉红子道,“……你真的不吃了晚饭再走?”

    “真的不必了,我自己带了吃的?!毙∪熳优牧伺淖约旱娜棺?,舒允文也不由自主地看向小泉红子的裙子,脑中莫名乱想——

    话说,小泉红子的裙子里面到底都装了些什么?又带了点儿什么吃的?

    嗯……她想吃东西的时候,该不会直接从裙子里面掏出一只烧鸡(囧)吧?(都别释放污能量)

    舒允文和小泉红子又说了几句,看着她骑着扫帚飞上天空离开后,伸手牵着冢本数美往回走,却看到智惠老太太站在她卧室的房檐下,默默地看着舒允文他们。

    舒允文微微一愣,然后微笑着打招呼道:“……老太太,你好啊……”

    智惠老太太“嗯”了一声,然后微微躬身,说了句“谢谢了”,又佝偻着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

    ……

    武田家的晚餐也没让舒允文他们等太久。

    晚上时间临近七点半的时候,舒允文等人走进了用餐室,吃起了晚餐。

    武田家准备的晚餐非常丰盛,除了米饭、烤鱼之类的,还有一大堆各式各样的菜肴,把桌子摆得满满的,舒允文等客人则围坐在餐桌旁,吃个不停。至于毛利大叔,他已经开心地和武田信一、武田龙二、勇三他们三个喝了起来,一副打算变成“喝醉的小五郎”的架势。

    餐桌旁,舒允文大口地吃着东西,冢本数美则拿着公筷,往舒允文的碟子里面夹着一些他们两个爱吃的菜肴。

    和叶好奇地瞅着舒允文、冢本数美,伸手拉了一下身旁的小兰,八卦道:“……小兰,允文同学和数美学姐他们平时就是那样吗?”

    “嗯?”小兰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舒允文他们那里,眯眯眼笑着,低声回答道,“……没错??!允文同学和数美学姐一直都是这样的……对了,允文同学自己一个人住,平时学校的午餐便当都是数美学姐帮忙做的,而且两个人几乎每天都一起吃便当……”

    “哇哦,那感情真的好好啊……好羡慕……”和叶说着话,扭头看了眼自己身旁的黑娃——

    这块木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开窍。

    和叶瞅着服部,忽然发觉服部的眼睛似乎在盯着别人的碗盘发呆,不由得愣了一下:“平次,你在看什么???”

    “呃……没什么啦!”服部平次回过神来,然后低声问和叶道,“……和叶,阳子太太之前说过,晚餐鱼的数量,是根据提前约好要来的人的数量买的吧?”

    “嗯,没错?!焙鸵兜懔说阃?,不好意思地说道,“……正是因为咱们这些不速之客,武田家的人只能不吃鱼,把鱼都让给我们了……”

    “嗯……”服部平次皱了皱眉,又扫了一遍餐桌,有点奇怪——

    晚餐的鱼真的是根据提前约好的人的数目买的吗?

    可是,这鱼的数量,怎么好像多了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