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房门外,柯南一看舒允文那危险的眼神儿,忽然觉得身上一阵发凉,然后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扭头看了眼房间里面,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妈蛋!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想打他吧?

    不过,小兰和数美学姐可都在房间里面呢,他就不怕咱挨打以后痛哭两声,然后小兰、数美学姐怒气值爆发,直接怼死他?

    柯南正奇怪着,舒允文已经忽然伸手,捂住了柯南的嘴巴,然后把这小鬼头拖到了旁边的和室,直接关上了房门,然后“DuangDuang”就是两拳,砸到了柯南的头上:“……小鬼,你很喜欢挑事儿???”

    卧槽?这货居然把他拖到和室里面暴打?好无耻!

    不过,小兰他们一定都看到这家伙把咱拖走,咱现在只要大叫两声救命,小兰一定就会来救咱的!

    机智地柯南怒视舒允文,然后“啊啊”叫了两声:“……小兰姐姐,允文哥哥他打我,快点来救……”

    “Duang!”舒允文又是一拳。

    “……卧槽?你这货还打?”柯南瞪着眼。

    舒允文二话不说,又是“Duang”的一拳,柯南终于忍无可忍,冲向舒允文打算拼命,舒允文则一只手按着柯南的头,看着柯南挥舞着小胳膊小腿儿,一脸鄙夷——

    这个战五渣,居然还敢反抗?这是谁给他的勇气?梁静茹嘛?

    舒允文在和室里面满足着柯南的“需求”,客厅里面,小兰坐在冢本数美、和叶的身旁,微微皱着眉头:“……奇怪了,数美学姐,和叶,我好像听到了柯南的喊叫声和求救声……”

    “柯南的喊叫声?”和叶微微一愣,然后扭头看向门口,微笑着说道,“小兰,那是你听错了吧?你看,柯南他不是站在门口,和允文同学聊天吗?”

    “呃……可是……”小兰还是觉得不对,冢本数美也笑着说道:“……看他们两个交头接耳地说悄悄话,关系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好呢!”

    “呃……”小兰眨了眨眼,然后展颜一笑,“……也对?!?br />
    数美、小兰、和叶她们低声说着话,旁边的小泉红子也瞄了一眼门口,嘴角抽搐了两下——

    好吧,门口哪里有人了?那明明就是幻象好不好?

    还有,这隐隐传来的叫声……舒允文居然喜欢打小孩儿?这是什么爱好?

    五分钟后,“需求”得到满足的柯南和满足了柯南“需求”的舒允文一起回到了客厅门口,然后柯南向着客厅里面看了一眼,看到小兰一脸微笑地和和叶、数美聊天后,嘴角抽搐了两下,一脸伤心——

    咱刚才在隔壁叫的那么大声、那么凄惨,小兰居然都没有过去找咱,小兰是不是已经不爱咱了?她是不是有别的狗了?

    柯南伤心地走到服部平次、越水七槻身旁坐下,然后服部平次立刻道:“喂,小鬼,你刚才和允文同学说了什么悄悄话,怎么现在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要是有不开心的事儿,一定要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哦!”

    尼玛!你眼瞎??!谁刚才和他说悄悄话了?

    还有,咱刚才被这家伙打的时候,你个非洲黑人居然不知道去救驾!差评!

    柯南斜了服部平次一眼,舒允文也走到旁边坐下,暴力地搓着柯南狗头:“……喂,小鬼,不就是刚才不小心掐了你两下嘛,你居然咬我?”

    “咬你?我恨不得咬死你!你这家伙力气那么大,倒也不怕把我掐死!”柯南怒视舒允文,拍掉了舒允文的手臂,“……真要掐死我怎么办?”

    “呃……”舒允文微微一愣,然后陷入了沉思,“……要是不小心掐死你,那我就把你的尸体吊起来,然后伪装成是蜘蛛仙做的……”

    “哈?”柯南闻言一脸懵逼,旁边的武田美莎嘴角抽搐了两下——这人好无耻啊……

    舒允文没有在意武田美莎,而是盯着柯南:“……怎么?不可以吗?”

    柯南还没有回答,服部平次忽然凑过来说道:“……允文同学,柯南,虽然不明白你们在说些什么,但请容我说一句,被掐死的尸体和被吊死的尸体是有区别的,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假如柯南是死于吊死,那他就不会有什么挣扎的痕迹,但是如果柯南是被人掐死的话,他肯定会留下很多挣扎的痕迹,尤其是他的脖子上,更是会留下手的印子……”

    服部平次“巴拉巴拉”地说了一通,把柯南说的一脸懵逼——

    卧槽?服部平次你忽然插什么嘴?还有,你要说掐死和吊死的区别咱没意见,不过你在打比方的时候,为毛要用咱的名字?这很惊悚的好不好?

    柯南心里面吐槽着,舒允文又忽然开口问道:“……这样??!那……如果是你的话,掐死柯南后要怎么善后?”

    “……这个啊……首先如果是我的话,我绝对不会用自己动手掐死他,因为这很容易留下痕迹?!?br />
    服部平次捏着下巴,越水七槻也参与讨论:

    “……没错,掐死太容易留下痕迹了。如果是我,我会选择一个没人的地方,用氰化物毒杀他,这样杀人更简单一些……”

    越水七槻顿了顿,然后又继续说道:“……当然,如果已经把人掐死的话,伪装成上吊自杀也是很傻的办法,别人一眼就能看出破绽。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深山老林,把他的尸体切成好几块儿,然后找地方分别埋起来,这样就算以后有人发现了尸体,也绝对无法确定尸体的身份……”

    “……对了,如果为了保险起见,还可以把尸体烧一遍,这样能有效破坏尸体的DNA……”服部平次提出建议。

    “……还有他的牙齿最好全部敲掉,丢到海里,毕竟警方也有可能靠牙齿治疗痕迹来确定死者身份……”

    “……”

    越水七槻、服部平次热情地讨论着“掐死柯南该如何善后”这个很有深度的问题,说的柯南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你们这几个魂淡在讨论什么鬼?而且你们讨论这事儿到底有什么意义?

    还有,舒允文你特么看我的眼神儿是几个意思?

    你还真想掐死我毁尸灭迹啊魂淡~!~